叶芝摇摇头道,“李老二,你的好心我领着,这事吧,我真不能做,不是我这人不识抬举。你先别着急,听我说完。你的心意,我十分十分的感激,真的,从来没人对我这么好过。只是无功不受禄,没这个必要。

    再说,我自己几斤几两,自己还不清楚?没那金刚钻,我就不能揽这活。

    你瞅我这样?能做厂长?笑话啊?!?br />
    李和叹气道,“可没可玩笑,是认真的,很认真的,你千万不要妄自菲薄,我很信任你的,上学的时候,你就是班里成绩最好的。我觉得你能做这个职位,相信我,我看人很少能看错的,要是随便看错人,能有今天这样的摊子?”

    有时候他在想,但凡他大姐能多识得几个字,能知道东南西北不迷方向,他都想给李梅弄个厂子做做。

    不过,其实对他来说也是无所谓,家里人能做出什么事业不事业的都无所谓,他要的是他们的安稳,挣多挣少,反正都有他做靠山,倒是无虑。

    “光你知道我有能耐有什么用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没处投奔,是去你那讨饭的呢?!币吨サ淖宰鹦姆⒘俗?,还是推辞。

    “我这么说吧,这棋盘街做生意的有很多,可是像你这么利索的不多。你倒是还谦虚了?你要是真没点本事,我可是不会找你的?!崩詈涂晌绞强嗫谄判?。

    “这么说你是看中我的才华了?”叶芝哈哈大笑,“李老二你别逗了,我一个连大学都考不上的人,能有什么指望!”

    “我是男的,你是女的,不一样?!?br />
    人不能对比,也不能攀比。

    她的起点原本比他高,但是却输给他了,她又怎么可能没怨气!

    “你看不起我?”

    “我没这个意思!”李和无语,这还怎么好好的聊天!

    “那你是什么意思?”叶芝反问。

    “哎,你就当我报恩吧?!崩詈蜕钗豢谄?,动情的道,“我这辈子欠的人不多,我大姐,还有金老师,当然你就是其中那一个?!?br />
    “你欠我什么?”叶芝不解。

    “我上学的时候,全班的女生只有你和边梅瞧得起我,肯和我说话,我这种农村来的,还是吃不上饭的,有多少人笑话吗?”李和没提那饼子的事,这显得太不靠谱,虽然实际上只是因为一个饼子,但是他的话都是出自真心的,“你晓得的,那个时候,挺敏感的,你还鼓励我说让我好好学习?!?br />
    “我有鼓励过你?”叶芝闭着眼睛,抖着长睫毛,想了好几分钟的样子,“我怎么想不起来了?”

    但是,她有一点很清楚,李老二说的是事实,那会城里的人确实瞧不上他们这些乡下来的孩子,连一件没有补丁的衣服都找不到,成为很多人笑话的对象。

    “那是,你那会是全班男生的女神,大家都想办法和你说话,你当然记不得我这样的无名小卒?!崩詈退档睦硭比?。

    叶芝噗呲笑道,“女神?这又是什么词?你嘴里尽是些乱七八糟的话,肯定不是好的?!?br />
    “仙女下凡的意思?!?br />
    叶芝神色古怪的道,“李老二,你不能那时候暗恋我吧?”

    “那不能...”李和急忙否认,至于到底有没有,鬼才知道,不过情窦初开倒是有可能。

    “没事?!币吨ス笮?,大度的摆摆手道,“暗恋我的人多了,我早就见怪不怪了?!?br />
    “得,大姐,你也别自恋了,猴年马月的事了,咱说正经的呢,这厂子我就交给你了。份子我不给你多,一成。如果你后面业绩做的好,再给你加?!崩詈图绦?,“工资是另外的。其实做起来也很简单,会管人,会管钱,知道进销存,就行,没什么复杂的?!?br />
    “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叶芝这会的态度又是一个样子,“接了吧,谁让你这么诚心呢。不过我要是给你做破产了怎么办?”

    “本来就是一个正在走向破产边缘的厂子!”李和大气的道,“再差也不能比这更差了?!?br />
    “说的好像挺有道理?!?br />
    “那你赶紧收拾下,明天去接班吧?!崩詈偷莞桓龊怕?,“过去找这个人,姓齐,喊他齐华就行,该交代的我都会交代好,你尽管过去就行,如果有什么为难的,让他办就行,有什么不懂得,也可以找他,他可是个高材生?!?br />
    “行,听你的?!币吨タ戳艘谎酆怕?,装进了腰间的钱包。

    “那你赶紧回去吧,别站着了?!崩詈痛叽?。

    “怎么可能,我还有这么多货的,小千把块钱呢?!币吨ゼ岢值?,“卖多少算多少,这次卖不完,等我有时间,抽个空,慢慢会清空的,肯定不耽误你事情,你放心吧?!?br />
    “那随便你吧,我先走了,明天就去?!?br />
    李和和他挥挥手,就开车走人。

    等红绿灯的时候,在一个靠公路而建的餐馆旁,透过餐馆的玻璃窗他竟看见了他老表黄浩,戴着眼镜,依然是那德行,正和一群陌生人推杯换盏呢!

    他没停留,装作没看到,自己走自己的。

    回到乡里,家里是冷锅冷灶,不要说人,连个耗子都找不到。

    潘广才过来道,“二和,晚上到我那喝盅?你一个人还想烧饭???”

    “不用,我去我奶那对付去?!崩詈筒茸乓巫影押崃荷系南倘馊∠吕?,带上门,就去了老太太那里。

    老俩口已经在堂屋门口摆上案子,上面只有一盆面条,一盘豆腐渣拌雪里蕻。

    太阳都没下去,颜色都很正,但是老俩口和许多人家一样,早早的吃饭,不但可以节省电费,还可以让孩子早吃点,空空肚子里的水,不至于晚上尿床。

    “你怎么来了?”老太太惊讶李和怎么回来了。

    “奶,我在这吃,你不能只让我吃这个吧?!毖├镛淙幌路?,可明显不是他的菜,李和不乐意。

    “你再来晚点,俺和你爷都吃好了?!崩咸庸詈褪掷锏南倘?,道,“等会,给你咸菜炒肉,还要要什么不?”

    “中,就这吧,其它的不要了,多了也吃不完?!崩詈拖茸约菏⒘送朊嫣?,看了看门口的堆积的砖头,问李福成,“爷,这点砖头不够两套房吧?多拉点就是,钱不用省,不够我这有?!?br />
    还是按照自己的规划,盖两套房子,一套给老俩口,一套给李阔。

    “这个老地基给李阔?!崩罡3晌锿暌煌朊嫣?,停顿下来,不再吃了,才道,“拿了乱葬岗的那块旱地跟冬梅家换了一块宅基地,同驼子做邻居。离你二伯,三伯远点,也能清静?!?br />
    李和赞赏道,“那是好的很,你们还能经常扯闲话,倒是好得很?!?br />
    吴驼子和李福成虽然不是穿开裆裤长大,但是两个人算是老兄弟,感情自然是极好。

    李福成突然问,“前会儿,那个桑永阳和你说话,你咋不搭理?不能这么的?!?br />
    “那种人懒得搭理?!崩詈突卮鸬拿靼?。

    桑永阳和桑永波都是桑老太的儿子,一个庄上的,自从这两个人在桑老太和吴驼子搭伙过日子的事情上闹腾过,李和就不怎么搭理过。

    “你啊,不能这样,脸面就要给人顾住,再怎么样都是一个庄子的?!崩罡3捎镏匦某さ牡?,“俩人都不坏,就是有点转不过弯,认谁搁这事情都不能这么大度,闹啊都是情有可原的?!?br />
    “嗯?”李和闹不明白老爷子是什么意思,因为要等老太太的炒菜,他就放慢了吸溜的速度。

    “俺娘,你太太改嫁的那会,我就也想不明白,一辈子就很少那边联系?!崩罡3筛障朊詈头旁谧雷由涎?,却没李和手快,已经被李和拿手里了。

    李和道,“要戒烟就戒的彻底,不然奶看见又骂你?!?br />
    李福成在老太太的强迫下,不得不戒烟了。

    “俺十来岁就死了老子,好歹是个半大小子了,你太太改嫁之后,俺都嫌弃丢人,就一心跟着李家过,没事还跟吴驼子一起给地主家打短工,抓鱼摸虾,倒是潇洒自在?!袄罡3筛锌溃?br />
    “你太太改嫁的这一家是黄家圩陈家,黄家圩你晓得吧,就公社大桥往前面一点拐个弯,大郢子的下面,结果是个短命鬼,病死了。

    她没有李家这么好的婆婆了,只能带着一个男孩子,也就是你二爷爷最后又改嫁到了一个姓孙的人家,接着生了一个男娃,一女孩子。

    结果不知道怎么的,孙家男人想不开又自杀了。

    这下子就是一下子带三个孩子??!现在想想,都不知道她怎么熬过来的,一个女人??!现在才明白,俺娘一辈子是个苦命人啊,是俺不晓事?!?br />
    “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李和压根就没听过说过这种事,他一直以为他爷爷就是独苗一个,“你是同母异父兄弟姐妹四个?”

    “可不是?!崩罡3肾犯龌瓢逖?,说不出是想哭还是想笑。

    李和凭着直接问,“爷,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要是没事,李福成不会说这么多。

    李福成朝着厨房张望了一下,然后偷偷摸摸的从口袋摸出一个信封递给李和,低声的道,“别给你奶瞧见了。这信是刘传奇给的,让他读过的?!?br />
    他一辈子就识不得几个字。

    李和在桌子底下偷偷的展开,信封和信纸除了褶皱,都是崭新的,日期落款就是最近两天,虽然字体间架结构不够工整,但是字迹清秀,潇洒流畅,他大概把里面的内容读了。

    写信的人大概是抱着试试的态度,如果李福成还在此居住,请速去开封,其母蒋阿花病重,落款的姓名是一个叫孙长如的人,备注是其孙女,最后一行是联系的电话号码。

    “咱太太这会有九十多了吧?”李和把里面的电话号码默记了,然后才把信递给李福成。

    他真的想不到他爷爷的老娘,也就是他的太太还能在世。

    而且,李福成病世的时候,他是守着床边的,从始至终,都没听见有什么交代,比如去哪里联系什么亲戚之类的。决然想不到还有这种家族秘辛。

    “89岁?!崩罡3芍刂氐牡愕阃?,“大孙,俺家就你有出息,你爹,二伯三伯,都指望不上,你能不能陪着俺去一趟开封?难为你一下?!?br />
    “爷,说的什么话呢,只要你说去,咱们就去?!崩詈褪翟诓蝗绦木芫?,而且上辈子的李福成也从来没有提过这个要求,“那怎么跟阿奶说?”

    他不知道李福成为什么要背着老太太。

    “她没事,晚上再跟她说说,她想跟着,不想烦你,可她那那身体不好,不能让她陪着。她识得的字不限定比俺多呢,靠她认路,也是白瞎?!?br />
    “那什么时候走?”既然准备走,李和不再犹豫。

    李福成指着信封道,“刘传奇说上面有电话?!?br />
    李和点点头,“嗯,你说什么时候走,我就提前打电话通知过去?!?br />
    “明天好不好?”李福成像个小孩子一样,问的小心翼翼,生怕李和不答应。

    “那就起来早一点,俺们六点钟出发,大概中午就能到?!崩詈陀α?。

    老奶的端菜上来,不但有咸肉,还有一盘黄花菜炒蛋,爷孙俩就不再多说。

    李和吃好饭就回家,先是用手提电话打信上的电话,好久都没有人接,接着打了好几遍,还是都没有人接。

    因此就不再管,随便烧了点水,洗完脚就睡了。

    他感觉都没有睡多大会,门就被拍响了。

    “爷,这才几点?!崩詈脱劬Χ济挥姓隹?。

    “怕你睡过了?!崩罡3傻?,“赶紧刷牙洗脸,你奶烙了饼子,吃点就走?!?br />
    趁着李和去刷牙洗脸的功夫,他还贴心的帮着给倒了开水,泡了茶。

    李和哭笑不得。

    刷牙也极快,连饼子都顾不得吃,从行李箱里找了几件换洗衣服,拿了一副出门必备的地图,就带着李福成走人,一边开车一边吃饼子。

    怕路上没有加油站,在公社就把几个备用的大油桶都加满了。

    ps:二合一章节!争一口气??!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