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恭喜啊?!?br />
    “哦,谢谢?!崩詈兔幻靼姿囊馑?,女人心最是难猜,何况又是这种脑回路与众不同的女人,“你也不能一直这么飘着吧,该有着落了吧?”

    “你觉得我这种还能找到什么样的?”一直很傲气的叶芝,也难免的底下了头,“女人看重的是男人的明天,男人看重的是女人的昨天?!?br />
    李和笑着道,“也有不看重女人昨天的?!?br />
    他想直白一点说,男人挑女人,用的是眼睛,这么漂亮的女人,除非男人眼睛瞎了,去瞎纠结什么过去?

    谁没点过去?

    “这真让你说对了?!币吨ネ蝗挥趾茏孕诺牡?,“年前有人给我介绍了一个,四个兜的,不差吧?人家局非要跟我处?!?br />
    “提干了???不错,不错?!崩詈透胶?。

    “我没同意?!?br />
    “为什么?”李和笑着道,“很有前途的小伙子,为什么就不行呢,你这眼光也太挑了?!?br />
    “那不能,人家还是个黄花大小伙呢。鱼找鱼,虾找虾,土豆找地瓜,癞蛤蟆找青蛙,乌龟找只大王八,这才成?!币吨ゴ涌诖镒チ艘话压献?,递给李和,“要吗?”

    “伤嘴皮,不要?!崩詈托ψ诺?,“你真会比喻,还黄花大小伙。那你这要求也简单啊,找个门当户对的就是?!?br />
    “富人讲究门当户对,可是像我这种穷人啊,最怕的就是门当户对。像咱们这种人,请客没人到, BB机没人叫,混的叫什么?前几天同学聚会,我就没去,忒没劲。我要再找个门当户对的,和我一个水平的,要啥没啥,万一再带个累赘,我过不过了?与其一家子穷,还不如一个人舒服?!?br />
    叶芝手拿个废纸叠成的三角包放在嘴边,另一只手捏瓜子也没见牙齿使劲,舌头一卷,就圆润的滚入口中。

    左边进右边出,源源不断,运之如飞。

    壳、肉完整,各归其所,整个流程行云流水,让人眼花缭乱,就这还不耽误她说话。

    李和看得目瞪口呆,他没那份功力,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有人嗑瓜子能磕的这么好看的。

    “慢慢来,不着急?!?br />
    他都不知道是该赞扬她这种心态还是批判她这种心态。

    处对象的时候,有的人会认为自身经济条件差的女孩可能没有那么高的要求,会更容易有结果,其实不是的。

    有时候恰恰相反,有些女孩子有一种穷怕了的潜意识,所以对男方的要求反而会更高.....

    “我是从开始就拿一手好牌,却打烂了?!闭饩拖嗟庇诒纠雌鹆烁龃笤?,后来睡了个回笼觉。叶芝难得的停下了嗑瓜子的速度,认真的道,“你是拿到一手烂牌打赢了,那才叫牛逼?!?br />
    “哈哈,谢谢,真的谢谢?!崩詈捅徽饣八车暮芨咝?,虽然这是他两辈子最引以为傲的事情,但是从来没有人这么夸过他。

    “但是呢,”叶芝突然话锋一转,笑着道,“你现在开始算,你这里都是好牌,还装孙子地打?什么意思?”

    “我这是不脱离群众?!崩詈鸵⊥坊文缘牡?,“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反之亦然。利而诱之,乱而取之?!?br />
    “瞎扯吧你。明明是面带猪相,心头嘹亮?!?br />
    两个人有说有笑的进了县城。

    “给我指路?!倍杂谙爻?,李和远没有叶芝熟悉。

    “把我送到棋盘街就行?!?br />
    “你不回家?”

    叶芝送个白眼道,“开什么国际玩笑,现在才几点钟?我还得出摊,不然喝西北风啊。你别管我,把我送过去就行?!?br />
    “遵命,小姐,听你的吩咐?!崩詈吞嘎?,给送到了摆摊的地方。

    叶芝把自己临时放在别人家的三轮车推了出来,在摆货的同时,又熟练的打开了大喇叭。

    “你回吧,有时间我请你吃饭?!?br />
    “我跟你商量件事情吧?!崩詈退媸止亓死?。

    “喂,别耽误我生意啊?!币吨ブ匦麓蚩?,“有什么事直接说?!?br />
    “声音太吵?!袄詈透亓撕?,见她还要开,就直接捂着开关,笑着道,“跟你商量完就走?!?br />
    “那你说吧?!币吨ケё鸥觳?,戏谑的看着李和,“看你能说出什么道道?!?br />
    “叶芝同学?!北徽庋⒆?,李和有点不好意思,点着烟后,才缓缓的道,“鉴于咱们的友谊,我决定跟你合伙做生意?!?br />
    “跟你有友谊的多了去了,你去跟他们合作啊?!?br />
    “边梅和我合作的就挺不错的啊?!崩詈托ψ诺?,“严格来说,不是和我合伙,是和我弟弟合伙,金谷酒店和县百货公司,你都知道的,都是他们盘下来的合伙生意?!?br />
    “哦?!彼淙簧裉弦廊皇悄茄?,但是叶芝这个口气却是意味深长,笑着道,“我就说呢,你弟弟叫李隆是吧?我见过,在金老师家?!?br />
    “市里的方便肉分厂你知道吧?”李和见她摇头,就耐心的解释道,“原本是是中国食品工业总公司与市肉联厂的合资厂,说是生产西式系列方便肉食品,其实就是生产火腿肠和灌肠的?!?br />
    他也是前几天看见小孩子手里拿着火腿肠在那吃,才想起来豫皖地区的生猪养殖和火腿肠产业一直都是不差的,特别是漯河及其周口、商丘一带。

    “这些我都知道?!币吨ハ凶盼蘖?,又抓起来瓜子继续嗑。

    李和笑着道,“这两年生猪涨价厉害,原本1.7一斤,现在都是2块起步,还不一定收的到,开工都保障不了,所以这些年都是赔本,我就买下来了?!?br />
    “既然不是经营的问题,而是原料的问题,你就能买到便宜的生猪了?”叶芝一下子就找出了毛病。

    李和笑着道,“所以我说你聪明,原来不是找不到生猪,而是收购不起,赔不起。按照我的预期,最艰难的时期,肯定要过去,他们心里也明白,但是他们熬不起,只有我这种资金充足的,才能熬。何况,他们不能像我这样继续增资,然后扩大生产规模实现规模效益,这个行业没有规模就没什么效益?!?br />
    他本来不想参与到此刻的国企改革中,但是外资来的太多太猛,他刚好顺着潮流来。

    外商入市收购国有企业已成为外商来华投资的一个新趋势。

    最先是香港中策公司从1992年5月起,在短短的两年时间内斥资33亿人民币,把国内百余家不同地区国有企业成批地改建成为35家全部由中策公司控股51%以上的中外合资公司的国有企业,制造了著名的“中策现象”。

    之后又有五十铃收购北旅,福特收购江铃,全国大概有5000多家国有企业被收购。

    当黄炳新把这个数据拿给李和的时候,李和亲眼看到,都吓了一跳?;票禄鸺被鹆抢吹脑蚓褪歉嫠呃詈?,别再犹豫了,再迟点就连汤都没了。

    而且在收购中往往只要核心资产,对于企业中的破旧设备、附属设备扔给中方,更不用说企业债务了。更加多的下岗职工也留给了政府。

    所以李和此刻也不矫情了,与其便宜别人,不如自己留着。

    他已经让旗下的所有集团和集团子公司在国内开展收购行动,不管是意大利的电信公司还是位于马来西亚的加油站,甚至芬兰的手机厂商,有本事就都来吧。

    就是他自己都没闲着,哪怕他的皖北再生资源公司不是外资,但是收购一家方便肉厂,还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可是这些都和我有什么关系?”叶芝的瓜子始终就没停。

    李和认真的道,“我想让你负责来经营这家厂子,你知道,值得我信任的人不多,我是请求你帮忙的?!?br />
    叶芝瘪瘪嘴,“李老二,你真想的出来,让我做杀猪佬?”

    “是厂长?!崩詈途勒?。

    ps:月底双倍月票!决战到天亮!老帽想飘一飘!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