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真喘上了?!币吨ジ桓隹腿苏彝炅闱?,笑着问,“再给你一个机会!到底几个零!”

    “8个!”李和还是回复的毫不犹豫。

    “到底几个?”叶芝还是急促的问。

    “8个?!崩詈途醯妹幻?。

    “哈哈....”叶芝笑的前俯后仰,“3.5亿有8个零?你真是笑死我了!”

    看到她这夸张的模样,李和迟疑了一下,然后快速心算一下,良久才喃喃道,“7个?!?br />
    “你真有意思?!币吨グ汛罄却蚩?,问道,“你今天来做什么?我听人说,你昨天不但请客了,还捐款了,还一次性三千万?就这种数学都算不好的人,都那么有钱?”

    她虽然是笑着问的,但是内心的震惊,只有她自己清楚了。在万元户还需要大家仰望的年代,陡然身边的人出现这么一个富豪,总让她觉得不真实。

    “不带这么瞧不起人的?!崩詈屠硐乱铝?,笑着道,“站你面前的,如假包换的亿万富豪?!?br />
    “真的假的?”叶芝抱着胳膊笑道,“老天到底有没有眼睛?”

    “怎么没有?”李和笑着道,“如果没有眼睛,怎么会把我这样的一个有钱人送到你面前?!?br />
    叶芝噗呲笑道,“李老板能不能传授点发财经验?”

    李和笑着道,“看你这么诚心的份上,倒是可以勉为其难的传授一点?!?br />
    “少给我得瑟?!?br />
    “我没得瑟?!?br />
    “我发现你变化真大,和以前一点都不一样了?!痹谒募且渲?,那是个腼腆,不善言辞的男孩子。

    李和笑着道,“我现在也不差吧?”

    “现在?现在看你就不像个好人!”

    “冤枉人啊,这是。你没听过一句话吗?”李和盯着她继续道,“毁掉一本好书的方法就是把它划进考试范围,毁掉一个暗恋对象的方法就是向他表白,毁掉一个好人的办法就是让他特别的有权有钱?!?br />
    “本小姐自力更生,绝对不仇富,也没什么偏见!”叶芝笑着道,“对于你嘛,我是实话实说而已。我就好奇了,人家有钱的走路带风,后面恨不得跟上一长串,你倒好,我就瞧着和我没啥区别呢?”

    “我可干不出来这土鳖事?!崩詈桶诎谑?,“再说,本来就是泥腿子,也没必要装什么大尾巴狼?!?br />
    “你不是大尾巴狼,那我问问,你这只小尾巴狼,你今天来干嘛了?”

    “好好说话会死???”李和没好气的道,“像你这种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困难群众,我是始终牢记在心里的...”

    “你要做对口帮扶???”叶芝抢话,“希望你彻底贯彻先富带动后富的精神,借点钱花花呗?!?br />
    “说个数,哥不差钱?!崩詈颓笾坏?,要是不在乎人家自尊什么的,钞票就砸过去,一定让对方眼花,省的这么多啰嗦的废话。

    “真的?”

    “废话,君子一言快马一鞭?!?br />
    “你是我谁???”叶芝冷不丁的问。

    “同学啊?!崩詈湍涿?。

    “那不就得啦?!币吨グ汛罄鹊纳舻鞔罅?,随后‘你还我血汗钱!还我血汗钱!’的绝望惨叫响彻云霄。

    看着被一团团客人围着的叶芝和那个火热的摊位,李和只能无奈朝她耸耸肩,在她面无表情中离开。

    他再一次踏进门槛,是瞅准赵春芳带着小儿子出去开小灶的机会。

    他亲眼见着赵春芳娘俩在沿街的门市部和摊子上,连吃带拿,一路嘴巴就没停歇过。

    可怜他儿子,小小的人儿,在门口闷头玩弹珠。

    “什么玩意!”他气愤的朝着赵春芳的背影吐了口唾沫!

    招娣袖子捋的高高,正在院子里晒衣服,正准备看一眼在门口玩耍的何舟,却没成想看到了李和。

    “你来干嘛?”

    “多稀奇,我看自己儿子有什么不能的?”李和决定化被动为主动,起码在何招娣这里,他从来没有厚脸皮主动过。

    “小点声!”招娣急忙间左右看看,才收下心道,“你不怕人听见??!”

    李和得意的道,“你老娘带着你弟出去了,来弟和你爸回乡下去了,我看他们上的是刘老四的车子?!?br />
    “那你要怎么样嘛?!闭墟纷硪晃娑钔?,叹口气,继续晾衣服,“麻烦,让着一点?!?br />
    李和退后一步道,“我想在县里办个物流公司?!?br />
    “跟我有什么关系?!闭墟访挥谢赝?。

    “我想让你来管,将来留给何舟?!崩詈妥芟朊植剐睦锏睦⒕?。

    “谢谢你呐,我自己有手有脚呢,用不着你?!彼涣烨?。

    “你的是你的,我的是我的,这个不冲突?!崩詈鸵布嵝藕门虏?。

    招娣在水龙头底下清了下手,清了好长时间,然后才用毛巾擦干净,对着李和正色道,“你看看我现在,油脂厂那一头还千头万绪呢,就是累死也理不清什么物流之类的,你啊,饶了我吧?!?br />
    “对不起?!彼媚源肿潘哪源?,亲昵的揉揉她的头发,她没有拒绝。

    立马给了他心猿意马的机会,谁知他的伟大的想法刚刚诞生,就被一头冷水浇下来。

    “这里是我家?!比缓笥质青圻谝恍?,“你胆子越来越大了?!?br />
    她绷不住了。

    李和摊摊手,“没办法了呗,能怎么办啊,孩子都这么大了,错了就是错了,错上加错也无所谓?!?br />
    “得了,你回吧,我娘快回来了?!焙握墟房纯次堇锏拇笾?,连推带桑,把李和撵了出去。

    李和厚着脸皮笑道,“没事,再聊个五块钱的呗?!?br />
    “有时间我去找你?!闭墟凡桓詈陀牒⒆哟蛘泻舻幕?,把何舟抱回屋里,啪嗒一下,关上了大门。

    “说话算话啊?!崩詈托酥氯比钡姆畔掳谄鹄吹氖?。

    把面包车送还给李隆以后,他就开着手扶车晃晃悠悠的回乡下了。

    “你能不能穿个干净衣服了?”何芳看到他就开始埋怨。

    “我现在就换衣服?!?br />
    对于她的故意找茬,李和没多争辩。

    还是钱钟书的那句话说的对:老实说,不管你跟谁结婚,结婚以后,你总发现你娶的不是原来的人,换了另外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