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一中去要穿过市中心,看着我挤你,你挤我的窄街小巷,李和不得不把手扶车放在路边,等回头再来取。

    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十来分钟就到了学校。

    保安室的人大概都是新来的,李和也不认识,他们也不认识李和,不过都没拦着,逢年过节的来走亲戚很是平常。

    熟门熟路的来到金老太太家,开门的女人让他诧异了一下。

    “李二和?”女人倒是先打招呼。

    “你是?”李和恨不得抠破脑子,这个高挑而又气质出众的女人他肯定有印象!

    但是一时半会真的说不出来名字!

    “想不起来了?”女人提醒道,“一直坐在你前面的?!?br />
    “哦...”李和恍然大悟了半天,他知道是谁了,人家曾经还给过他一个饼子呢,算是有一饼之恩的人,但是他死活想不起来对方的名字了。

    “叶芝?!迸嗣缓闷牡?,“想起来没有?”

    “真的不好意思呢?!崩詈陀械憔狡?。

    “二和来了?”金老太的耳朵好的很。

    “你好,金老师?!崩詈徒菡泻衾咸?。

    金老太太笑着道,“我刚刚还和叶芝来聊你呢,每年都是差不多这会来,我猜你该来的,恰好,你这就来了?!?br />
    “对啊,我们刚刚还聊着你呢?!币吨バψ鸥詈投松弦槐?。

    “谢谢,别把我当客人了,我可来得很勤快的?!崩詈托ψ沤庸璞?。

    “顺手的事?!币吨ゲ灰晕?。

    “金老师,不是说找的有阿姨吗?”李和屋里屋外看了一遍,也没见到多余的人。

    金老师笑着道,“这大年下的,谁不在家过年啊,我估摸还有几天就能回来?!?br />
    李和点点头,“那就好?!?br />
    金老师又道,“用不着你操心,我这好着呢,别说叶芝她偶尔来帮衬下我,就是你弟弟也经常来送油送米的,弄得我都不好意思喽?!?br />
    李和道,“应当的?!?br />
    在金老师家耽误了一会,从电路到水路都给检修了一遍,这种老式宿舍,普遍年久失修,大毛病没有,小毛病不断。

    “你倒是挺能的啊?!币吨ピ谂员叽蛳率?,笑着递过去扳手。

    “凑合呗?!崩詈桶阎顾翰脊?,水龙头重新拧好,水流哗啦啦的下来,果然不再滴水。

    弄好之后,他要向金老师告辞,叶芝也跟着他一起走了。

    李和走在前面,下楼后,本想回头找叶芝聊几句,却不想叶芝正在给三轮车掉转车头。

    “我来帮你?!崩詈鸵先グ锩?。

    “不用了,这点事?!币吨ゼ岢职殉底拥糇送?,然后朝三轮车车厢努努嘴,“你坐上,去哪里,我送你?!?br />
    “中?!崩詈妥诹顺迪岬谋哐?,车子里全部是一些女式和男式箱包、钱包。

    “去哪呢,你还没说呢?”出了校门口,叶芝回头问。

    “你去哪?”

    “你又不是没看见,车上那么多货呢,我得去练摊么?!?br />
    “我记得你之前在什么油脂厂吧?”

    叶芝无奈的耸耸肩,“你看还有几家油脂厂能活的,都干巴巴发不出工资了?!?br />
    “那我跟你去看看?”

    “你今天不是去参加聚会了?”叶芝又转变了话题。

    李和点点头,“这不吃好喝好就回来了?!?br />
    “哦?!币吨ッ谱磐返懦?,不再说话。

    车到地方后,她开始熟练的架起摊子,因为这边靠近菜场门口,人流量挺多,摆摊的也多。

    “大减价!最后三天!最后三天亏本大甩卖!”

    她把大喇叭开后,就同李和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

    “我听金老师说,你混的挺不错?!?br />
    “吃喝不成问题,就那么回事?!崩詈托ψ诺?,“你怎么样?”

    “废话啊?!币吨グ蜒系那髡讼挛恢?,笑着道,“你看我这样子能像好的吗?”

    “家里不能帮衬一点吗?”李和记得当初班里面家庭条件最好的就是她家了。

    叶芝笑着道,“父母都退休了,就那么点退休工资,还要操心我哥两个孩子,我可不想为了点钱,让我嫂子天天唠叨来唠叨去?;购冒?,我就一人,自己吃饱全家不饿?!?br />
    “你没结婚?”李和诧异。

    “死了?!币吨ニ档暮芩嬉?,“连续三天没下赌桌,拿了把大牌,高兴的去喝酒,胃穿孔,没救的过来?!?br />
    “有什么要帮忙的你直接说?!崩詈偷故遣恢朗歉冒参炕故翘嫠咝?,毕竟找个赌鬼做男人,是有的受的。

    “好啊,现在就有?!币吨ニ婵谟Φ?。

    “你说,一定办到?!?br />
    叶芝把大喇叭递给他,“把这个广告词给我换了,不要说客人,我自己听的都烦了?!?br />
    这一会才做了一笔生意,叶芝有点没精神。

    “没问题?!崩詈湍闷鹄匆吨サ哪侵中∷嫔硖芯苛讼略趺绰家?,然后才道,“你等我一会?!?br />
    他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对着随身听来回吼了不少几遍,磁带和随身听的质量太差,怎么录都有杂音,没办法,还是本着精益求精的态度,录了一个状态最好的。

    等他交给叶芝的时候,叶芝还笑话他道,“录个音而已,你都整这么长时间?!?br />
    但是当她把大喇叭的线插入随身听,听到里面的台词的时候,她惊得下巴都掉了。

    “....最大皮革厂倒闭了!王八蛋老板江别鹤,吃喝嫖赌欠下了3.5个亿,带着他的小姨子跑了!我们没有办法,拿着钱包抵工资!”

    “原价都是一百多、两百多、三百多的钱包,统统二十块!统统二十块??!江别鹤王八蛋!你不是人!我们辛辛苦苦给你干了大半年,你不发工资!你还我血汗钱!还我血汗钱!”

    喇叭里的声音一声比一声高亢,好像真的是在泣血控诉!

    她还没来得及问李和什么情况,周围的人都被这个震撼无以复加的广告词给吸引过来了,问价的问价,掏钱的掏钱,这是他出摊以来生意最好的一天了。

    她没时间管李和了。

    等到她终于抽空想起来李和的时候,已经找不到李和的身影了。

    一个小娃娃穿的厚厚实实的,一手扶着门框,一手拿着竹竿在那悠悠晃晃,一条老黑狗屁颠屁颠跟着他身后转。

    “乖乖,都这么大了?!?br />
    李和就那样远远的看着,最后一咬牙,从隔壁水果摊买上一堆橘子和苹果,朝着过去。

    “来,吃这个嘛?”李和上前递给奶娃一个苹果。

    奶娃看到他,不搭理,继续闷头玩自己的竹竿。

    “二哥回来了啊?!背隼凑泻舻氖抢吹?。

    “哎,这孩子都这么大了?!崩詈筒蛔栽诘男π?。

    来弟道,“哥,里面吧?!?br />
    “你们今年都没回去过年???”

    回乡下之后,李和就开始找,可是只看过两次何老西,其它人都没看到过。

    来弟道,“我姐这边忙得很,等开春种地就回去?!?br />
    “婶子,忙呢?!崩詈涂吹秸源悍急ё乓桓鲷せ婀?。

    “二和啊,进屋,进屋?!闭源悍级岳詈偷故侨惹榈暮??!澳闶宓然峋突乩?,晚上别走,喝一盅酒再走?!?br />
    “等叔回来再说,我本来在我家老三那,你们离得不远,我就顺路来看看?!崩詈偷哪抗馐贾彰淮幽掏薜纳砩弦瓶?。

    奶娃被一个**岁的男孩子给啪嗒一下推倒在地上,李和心都碎了,要不是有顾忌,他直接就把那大男孩给揍了!

    掐指一算赵春芳那小儿子也有9岁了,不是这熊孩子是谁!

    果真,来弟训起那熊孩子道,“你是做舅舅的,不能让着??!”

    赵春芳瘪瘪嘴,“都是小孩子,谁都不怪谁?!?br />
    还没来得及谁去扶,小奶娃一声不吭,又自己爬起来。

    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手里的竹竿就朝着大男孩甩过去了。

    男孩子茫然一下,然后哇的一下大哭。

    赵春芳吓得赶紧扔了簸箕,看着儿子身上没伤口才算放心,辛亏穿的厚,然后回头正准备训斥奶娃的时候,李和已经站在她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