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振国道,“边梅,你这酒店现在可不错啊,同学里,可没几个比得上你?!?br />
    边梅笑着道,“什么跟什么,要是真是我酒店就好了,也是跟人合伙的,混日子呗?!?br />
    刘振国随即哈哈大笑,“总比我们这些拿死工资的强?!?br />
    “再谦虚下去可就是虚伪了?!北呙沸ψ诺?,“走吧,同学都来的差不多了,大家可以先进去坐下?!?br />
    一个班里五十多号人,实际到场的也只有三十多人,但是不少人还是拖家带口,一拖二或者一拖三属于正常,所以宴会厅里还是足足摆了七桌。

    十来年的光阴,虽然在所有的同学脸上都或多或少留下了一些痕迹,但大致轮廓还没有走样,李和大概也能认出谁是谁,但是想喊出他们的名字就非常困难了。

    经过几分钟的观察之后,他发现此次同学会的焦点是吴青峰和刘振国、边梅这些人,众人接二连三地上去敬酒。

    其余的人都只是陪衬。

    吴青峰像宴席的主人一样不停地招呼大家吃,不时地为这个斟酒、为那个夹菜,嘴里还说:“只管吃,算我的?!?br />
    大伙也没任何拘束,一轮接一轮地交杯把盏、海阔天空地闲聊。

    不过坐的时候也是有讲究的,自认为混的好,神采奕奕的聚在一桌。

    混的不好的,在其它桌萧索地坐着,李和被归为混的不好的一桌,所以不少人扎堆挨着他坐,坐在门拐的地方,右手边坐着的是男人,左手边是坐着一个穿着时髦、身材丰腴的女人,他一时半会儿真的想不起来叫什么名字了。

    “你不认识我了?”

    女人看李和在那发呆,忍不住抿嘴笑了。

    “抱歉?!崩詈鸵⊥?。

    “叶...”

    “叶丽丽!”李和记忆的闸门终于开了一点点。

    叶丽丽热情地拉着李和寒暄,问他开什么车来的,当得知开手扶车赶来的,笑容顿时停在脸上,慢慢抽出手,悄悄地转过身和别的同学打招呼去了,直到结束再也没和李和说一句话。

    她和别人聊天的时候,李和还能隐约听见她嘟囔什么看走眼了,居然戴个假劳力士,还有人说,大学生又能怎么样,读书没有用之类的话。

    李和不在意,继续吃自己的菜。

    “哎,我说李老二,有什么困难以后跟哥哥说,同学之间这点交情还是有的?!蔽馇喾宥俗啪票创钤诶詈偷募绨蛏?,一副老大哥的做派。

    “那谢谢了,敬你一杯?!崩詈统倨鸨?。

    “吴青峰,你混的最好,你帮衬大家也是应该的?!币独隼鲈谂员咂鸷?,举起杯道,“咱俩也喝一杯?!?br />
    不久,聚在这边的几个人又偷偷的聊起来了边梅。

    一个挎着红色皮包的女人道,“敢情边梅不是这酒店老板???”

    “你们没我了解的多,边梅是个二股东,大老板我也认识,说起来...”吴青峰转而又朝着李和道,“和你是本家,也是姓李?!?br />
    “是?!崩詈偷愕阃?,他自己亲弟弟,能不是他本家吗?

    吴青峰笑着道,“同样是姓李,差距挺大的哈?!?br />
    旁边的人也跟着哈哈大笑。

    “哎,哎,大家一起照个相?!北呙烦潘钦獗呖己?。

    李和也很知趣,不顾边梅的拉扯,拍集体照的时候就站一边了。

    酒足饭饱之后,天色已不早,此次聚会该结束了。

    可究竟谁埋单,大伙好像都没有要慷慨解囊的意思。

    “一帮子瘪犊子,也就你好性子?!北呙范哉庑┤撕孟裼械闱撇簧涎?。

    “算我账上吧?!崩詈托ψ诺?,“组织聚会的是你,骂人的也是你?!?br />
    边梅笑道,“谁能想到他们现在都变成这样的了。那就挂你帐,也让大家看看你李老板有多爽气。哈哈..”

    李隆风风火火的和刘老四几个人从外面进来,倒是引得宴会厅的人一阵窃窃私语。

    “瞧见没有,本县第一首富?!?br />
    自诩为消息灵通的人士就指着李隆,为大家普及常识。

    “那个是刘老四,县里最大的废品收购站就他的?!?br />
    “哥?!崩盥〈罄显毒投宰爬詈秃?。

    什么?

    许多人以为听岔了。

    可是他们亲眼本县第一首富对着李和眉开眼笑,而李和还是板着脸的。

    叶丽丽偷偷的问边梅,“这什么情况?”

    吴青峰不经意间也侧耳朵听。

    “人家是亲兄弟俩?!?br />
    边梅爆出来的消息无疑是惊人的,很有震撼力。

    她很乐意看到大家这幅表情,笑着道,“今天李和同学请客,时间也不早了,家里要有事的,可以先回去忙着?!?br />
    “慌张什么?!崩詈涂吹嚼盥≌饷床怀墒炀陀械憷雌?。

    李隆道,“吴书记听说你来了,要跟你见面?!?br />
    李和问,“县里的?”

    “不是,县里现在是江书记,吴书记是市里的,何哥调任后,他接的班子?!崩盥「沤馐?。

    李和问,“何军去哪里了?”

    他也好久没有何军的消息了。

    李隆挠挠头,“好像是个什么主任,我也没细问?!?br />
    “哎,真是个糊涂蛋子?!崩詈拖虮呙吠?。

    “省经济委员会主任、党组书记?!北呙犯挪钩?。

    “果然是十载寒窗苦,一朝跃龙门?!辈恢痪踔?,李和见证了何军的仕途奇迹。

    “哥,给你换双鞋?”李隆看着李和这身,也有点看不下去。

    “没事,就这吧,都是老熟人了?!崩詈筒辉谝?,想当初县里进京跑部,还是他搭的关系,这吴书记也不是见过一次两次了。

    他还没准备到门口迎接一下,吴书记等一行人已经进门,大老远的就伸出双手大踏步过来,“李总,好久不见?!?br />
    “幸会?!彼直欢苑秸庋兆?,李和有点不自在,这热情的过分了。

    陆陆续续从宴会厅出来的人,看到这场景眼睛都直了,特别是在仕途上混的,不可能把市里的书记给认错的。

    这书记看到李老二是什么态度?

    许多人都跟着不解。

    吴书记笑着道,“卢书记前天还跟我说呢,说李和是咱们皖北走出来的,不能给冷落了,要好好的招待你?!?br />
    “那替我给卢书记问好?!笔±镏浪?,李和不稀奇,毕竟想想他那个莫名其妙的五一劳动奖章怎么来的,就清楚了。

    也没去会议室,李和就带着找了一个桌子,随意坐下来闲聊。

    吴书记笑着道,“我还没感谢李总在我任上的时候支持县里的教育工作,全县的教育工作取得了很大的成效?!?br />
    李和曾经给县里捐过一千万,只可惜刚落实,何军就调走了,倒是让他自己落了个便宜。

    李和再次向吴书记表达了愿意继续捐款的意向,只是把范围扩大到了全市,把吴书记激动的无以复加。

    “我希望钱用到刀刃上?!崩詈吞岢隽俗约旱囊?,这一次他捐了3000万,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我们的教育基金会会派人过来,吴书记还要多多帮忙?!?br />
    “有什么不妥,李总你到时候尽管批评我!”但是吴书记随后又提出来一个问题,“何主任曾经说过,李先生的钱不是大风刮来的,捐多捐少是你个人心意。按我们自己的想法,我们还是希望李总多回家乡投资,发展地方经济,增加就业岗位?!?br />
    “我会尽力?!?br />
    李和想了又想,实在想不出来县里还是市里有什么值得他投资的!

    地产兴市这种粗活,他亲弟弟已经在干了。

    李和拒绝了市里为他举行的什么欢迎晚宴,都是折腾人的,他最怕这种场合。他把吴书记等人送走后,却看到李隆那张沮丧的脸。

    “干嘛?”

    “那是3000万??!”

    李隆心疼的要死,他这么多年累死累活都没积攒到这么多家底,结果他哥轻飘飘一句话就捐了这么多!

    旁边的刘老四也是一个表情。

    “要我给你?不就三千万嘛?!崩詈托ψ诺?,“要不要?”

    他直到现在才敢放心大胆的给弟弟钱,而且还敢一次性给这么多。

    “我不要,我又不缺钱?!崩盥』故呛苄奶劾詈鸵幌伦泳枘敲炊嗲?。

    李和反问道,“那我就缺钱了?你别瞎心疼,要钱我给你。做善事积德,没什么不好?!?br />
    “知道了?!?br />
    李隆嘴上这样说,但是还是不能理解李和的做法。

    吴青峰等人徘徊在酒店里一直没曾走,当听到李和一下子捐出三千万的时候,都傻眼了。

    叶丽丽恨声道,“这李二和还是真二??!”

    好像那钱是她的似得,跟着痛心揪心。

    “这李二和现在在做什么?这么有钱?”许多人开始向边梅打听。

    边梅就一句话,不知道。

    有人倒是想找李和说话,可惜李和也是不冷不热,只是面子上过得去,说话笑呵呵的,多扯一点都不怎么乐意。

    在大家目瞪口呆的眼神中,李和开着黑烟直冒的手扶车扬长而去。

    这一趟他没有径直回家,而是往一中方向过去,他也是好久没去学??唇鹄鲜α?,他不晓得那老太太现在身体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