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冬带着媳妇进门,对着李和倒是客气的很,嬉皮笑脸的又是递烟又是点火,李和真不好熊他,何况还是当着人家媳妇的面。

    不过对着李冬娶进门的媳妇,他倒是惊诧了一把,这女孩子个子是个子,脸面是脸面,很是不俗,怎么能让李冬得这个便宜?

    “还好?”

    李冬道,“还成,比以前强多?!?br />
    大壮在旁边道,“李冬现在调到县里了,年纪轻轻就做了干部,?!?br />
    李和笑着道,“呦呵,有前途,那不得请我一桌?”

    李冬谦虚的道,“不值一提,哥,你别取笑我,都是隆哥帮我,不然我哪里有机会认识什么县领导?!?br />
    李和拍拍他肩膀,“那就好好干,说不定老李家真能出个大官?!?br />
    老太太在井边打水,他慌忙过去帮着弄。

    “哎呀,你们兄弟多聊聊,好长时间没见面,热乎热乎,打水俺自己来?!崩咸拖不犊春⒆用钦庋兴涤行Φ牧奶?。

    “没事,我这次在家时间会长点,有的是时间和他们玩?!崩詈突故羌岢职镒爬咸蛩?。

    “哦,对了,你过来,我跟你说个事?!崩盥〉ザ腊牙疃揭槐?,皱着眉头道,“别天天跟没见过钱似得,缺钱???缺钱和我说,年轻轻的不学好?!?br />
    “哥,你这话我不明白什么意思?!崩疃械憬粽?,其实他不怎么怕李和,但是怕李隆倒是切切实实的,李和好歹讲理,性格也温和,但是李隆不一样,脾气这些年越来越大不说,能动手的情况下坚决不怎么动口。

    再说,他也不敢恼了李隆,他心里清楚,没李隆的帮衬,县里谁认识他李冬是谁??!

    而且在外面混,都知道李隆是他哥,人家也卖面子。

    不过他自己也会混,不然不识抬举的,想上去都上不去。

    “你拿了谁的钱,你心里没点数?”李隆显然很生气,朝着他腿肚子踢了一脚,“过来,别跑!”

    “嘿,哥,我知道错了,还不行嘛,人多,给我点面子?!崩疃移ばα车?,希望糊弄过去。

    “要是不给你面子,我就不私下给你说了。你还知道要脸???你以为人家给你钱,好像谁都不知道似得,你要是黑的彻底,大家还能高看你一眼,拿钱办事,还磊落,这样藏着掖着的,敢情自己蒙自己玩呢?妈的,这县城就这么大地方,哪个黑的,哪个白的,谁心里没点数?”

    “哥,人家都送到门口了,我也不好拒绝吧?!崩疃徽笄嘁徽蟀?。

    “你真把自己这点差事当棵葱了?都不知道自己姓啥了,我跟你说啊,你是我弟,我才管你,别人我没这个闲心!”李隆点着烟道,“也真难为你,这几百块钱都看得上,还把自己落身臊,你去问问,现在还有谁不知道你收了毛大方的钱?”

    “这王八蛋!他到处说了?”李冬气的咬牙切齿。

    李隆白了他一眼,“你以为呢?”

    “我非揍死这王八蛋!”李冬紧紧的捏着拳头。

    李隆摆摆手,“算了吧你,要是不能做就赶紧辞了吧,不上不下的,我看着都替你难受,再这样拎不清,早晚也是出事?!?br />
    “哥,我又不像你会做生意?!崩疃矍八淙恢叭ú淮?,可大小是个干部,出去也体面,让他轻易给丢掉,他肯定舍不得。

    “你还不是为了钱?既然为了钱,就出来跟你三哥做生意,这来钱更快,偷偷摸摸的收人家钱,能算什么事?!?br />
    “啊,二哥?!崩疃幌美詈驮趺椿嵬蝗淮优员叱隼?。

    李和笑着道,“我在旁边听得清楚了,你要是真为了长远,就不会做这种事,你三哥说的对,哪有什么神不知鬼不觉,早晚啊,你得栽在上面,现在辞了更好?!?br />
    虽然和李冬的关系并不亲近,但是李和也不希望他将来出事,要是真出事了,老李家都是一体的,也不可能不管不问。

    “我再考虑考虑?!崩疃苁怯淘?。

    李隆道,“考虑什么?出来做生意,咱们兄弟几个同心,哪年我不带你挣个百十万的?”

    “我知道了?!?br />
    李冬听到这么多钱,说不心动那是不可能的。

    “那就再好好想想,别没学爬就开始学走了?!?br />
    李和不再多说,任由他自己考虑。

    下晚,喜子老表开着手扶拖拉机给送来一整条羊。

    “自己不留着吃,给这干嘛?!崩詈妥焐险庋?,但是还是帮着从车上抬了下来,他对于这个老表是打心底的喜欢。

    喜子道,“家里有,够吃的?!?br />
    “姥身体还好吧?!钡背趵詈统鑫逋蚩榍镒鸥沧勇蛄送侠茉耸?,后来生意不错,又让李隆出钱给他买了货车,唯一的要求就是喜欢他对老太太上点心。

    喜子道,“我房子盖好后,就一直在我那住着呢。前天还说你呢,问你什么时候回来?!?br />
    对于李和,他也是说不出的感激,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自己能耐,又有孝心,但是又有谁知道,出钱的是李和呢?

    所以,里子面子都是他得了,他一直都有点不好意思。

    “那就好,晚上别走,哥俩好好喝?!崩詈头⑾终饫媳硪怖返牟畈欢嗔?,谎话都会说了,因为他了解他姥姥和姥爷是什么人,连闺女都不一定在眼里,何况是外孙。

    “不,我等会回去就宰猪,咱们一起走,打猪晃子?!毕沧铀低?,又朝着院子里看了看,“三老表呢?”

    李和道,“咱们去好了,他去县里了,年三十才能回来?!?br />
    李隆现在这季节确实是忙得很。

    “哦?!毕沧佑殖耪谠鹤永锼阈∨频睦钫桌さ?,“姑爷,打猪晃?!?br />
    “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崩钫桌ぞ芫?,那王家自从王玉兰进门,就没瞧得起过他,以前不稀罕巴结,现在更不会稀罕。

    喜子要继续客气下,李和笑着道,“别了,他那性子你还不清楚,咱俩去就行?!?br />
    李兆坤这人不记仇还好,一记仇,天王老子都不行。

    何芳在李兆坤不满的眼神中往喜子的车里放了两瓶酒,并交代李和晚上少喝酒。

    李怡闹着要跟去,何芳啪啪朝着屁股搂了两巴掌,小丫头嘟着嘴不哭,这跟李览又是不一样的性格。而且每次李览哭的时候,她就咧着嘴在旁边笑,好像哭真的是挺丢人的一件事情。

    李和去河湾村之后,先去了姥姥屋里。

    喜子盖了前后六间,中间拉了围墙,有个大院子,老俩口就住在前面的耳房里。

    老太太把不知道藏了多久的蜜枣招待他,糖都化了,粘兮兮的,他虽然不怎么吃甜,但是为了应付老太太的热情,还是硬着头皮吃了不少。

    “俺乖孙出息?!崩咸γ忻械目醋爬詈偷?,“你舅他们年龄大,也就那个了,你老表他们不容易,你拉扯着一点?!?br />
    “这你放心,没事,他们有事我一定帮着?!崩詈偷故撬档氖钦嫘幕?,只是他几个老表,除了喜子肯跟他亲近,其它老表看见他就跟没看见他似得,从门口过,只打个招呼,连让他进去喝杯茶的面子功夫都不做,他也无奈啊。

    其实他心里也好奇,按说不管是他自己,还是李隆,哥俩混的都不差,不一定说要让他们巴结,可是不至于这么冷淡???

    老太太道,“你安老表他们去年和隆子吵架了,兄弟间千万不能有隔夜仇啊?!?br />
    老她却突然爆出来这么一个消息。

    “兄弟不是外人,我跟隆子还吵架呢?!崩詈偷故且恢泵惶魏稳怂倒饣?,连王玉兰和李兆坤都没说过。

    “对,对?!崩咸咝说牡?,“吵个架不要放心上,不然兄弟都不亲?!?br />
    “没事,姥,没人放心上?!崩詈兔患绦?,准备回去问下其他人。

    临走的时候,还是给老了老太太两万块钱,不管这钱老太太是给大儿子还是二儿子,他的心意是到了,老人家的想法他确实没办法扭转。

    既然杀年猪,喜子家的饭桌上都叫了不少人,自然有他的老表们。

    按年龄他算下,倒是陪着喝了不少酒,也没发现什么不对,就是来一杯我喝一杯,我去一杯你随意。

    只是隐约间听见他另外一个王朝军老表说,别混的好了,眼睛都看不见人,好像有所指。

    他一脸懵逼,什么跟什么?

    晚上到家,王玉兰等人已经睡觉,他没去打扰,只回到自己屋里和何芳聊了一会。

    何芳道,“老三还好,虽然有点脾气,这两年比以前稳重多了?!?br />
    “这也是?!弊约旱牡艿?,李和还是了解,绝对做不出什么离谱事。突然他又想起来李冬的老婆,“你说这女人到底看中男人什么?就李冬那样的?”

    何芳笑着道,“李冬个子结实,哪一点差了。再说,也挺能说,说不准人家看上他的幽默感了?!?br />
    “要是幽默感能找到老婆,我是不是早该妻妾成群了?”

    何芳取笑道,“你倒是长的幽默?!?br />
    李和瞬间无爱,转头就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