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城的路修的更加开阔,小黄出租车也越发多,以前看着提心吊胆的顶着大气包的公交车也不见了。

    在李和的眼中,省城还是没有多大的变化,大概经济真的上不来,成效不大,倒是开始大谈特谈绿化建设,连续两年得了全国“园林城市”的称号。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这话果然是对的,李和特意要求,没有走豫北的高速,径直走皖北方向,越过皋城,沿途他都在认真仔细的看,代表殷实和小康的红砖青瓦房还是不多见,不过虽然大家普遍穿的还是半新不旧,但是这精气神是和以往又是不一样了。

    到了县城以后,一家子下车,李燕看到那个穿着蓝色棉袄,戴着黑色棉线帽子的人影,哆嗦了一下。

    “三叔,你也来了?”李和想不到李兆辉会堵在这里。

    “死丫头,腿茬子倒是长,那么会跑?!崩钫谆越庸詈偷难?,然后狠狠的瞪了一眼李燕。

    李燕吓得赶紧跑回屋里,假装到厨房帮段梅的忙。

    “这么大了,你还想别在裤腰带上???”李和给他点着火,笑着道,“丫头挺好的,你可别管那么严实?!?br />
    “给你找麻烦了,吃你们的,喝你们的。你们别那么由着她,她以为她自己了不起呢?读两年书都把自己读傻了,越发分不清好歹了?!崩钫谆云艉舻牡?,“你说我们能害她?那么好的人家,进门就是享福?!?br />
    “现在随便吃点,晚上咱们再好好喝?!蔽葑永锏木撇艘丫诤?,李和把他推进去,自己捡起一个碗,盛了点儿饭,也没喝酒。

    李隆倒是陪着李兆辉和刘老四等人喝起来了,他对李兆辉道,“三大,你别嫌侄说的难听,咱们李家在这一片弱了谁了?要不是你想着开亲,葛庆生那瘪犊子阿都不能甩他!

    别看他有几条沙船,你让他到我面前拽试试?我搞不死他!”

    他这些年风生水起,倒是越发斜眼看人了。

    “早就想抽他了,去年跟陈永强在河面上抵住了,当场就想干的,我带了个弯,跟强子一说,强子顾忌三大面子,就这么没头没尾了?!贝笞骋哺藕竺娌沽艘痪?。

    “他们家在镇上算不错的,也不是什么小门小户?!崩钫谆员涣礁鋈嘶岸碌糜械悴皇娣?,按说他跟李兆坤是亲兄弟不假,可是李老大家的势不是他李兆辉的,沾光也有个限度的,“之前都跟人家说的好好的,现在又说不同意,闹别扭就不好看了。再说这死丫头现在这么一跑,名声都坏了,以后谁家还敢开亲?”

    他说的倒是有理有据。

    一碗鱼汤喝完,李和又添了一碗,一边喝一边道,“葛家要是想闹别扭,让他来找我,我来跟他耗。燕子是去找我的,我是她哥,有什么名声难听的?”

    这不是他亲妹子,李兆辉也不是李兆坤,他自己家他能做主,但是李兆辉家他做不了主。要不然,他才懒得这样啰嗦,自己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不会顾及面子不面子的。

    “那也不好?!崩钫谆杂械阄?。

    “这开亲钱我自己还?!崩钛嘀狼耙蚝蠊?,见大家都帮着她说话,终于忍不住插话了。

    “浑说什么呢,吃饭都堵不住嘴?!崩詈统辶死钛嘁痪?,“你爸能差这点门头钱?”

    “不用你出钱?!崩盥〉餍钛嗟?,“你把三大的袄子扒开,里面肯定有钱,昨天我亲眼看见他去信用社取钱了?!?br />
    他这些年也没吃独食,大壮和李辉、刘老四这些人都被他带出来了,自己两个叔叔要是栖栖遑遑的,他也没面子,在县里搞门面,李兆辉开了文具店,李兆明开了一个五金店,都是他在后面帮着掺合的。

    而且这两个人看着他买门面,买住房,都是跟着买了的,条件虽然跟他比有差距,可是也绝对不算差的,怎么可能在乎那几百块钱的定亲钱?

    旁边的人哈哈大笑,李兆辉的脸色才好看一点,哪有亲闺女这么下老子面子的!这话说的好像他这个亲爹在乎那三瓜两枣定亲钱似得!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卖闺女呢!

    洪河桥方圆十来里,李老大家出名,可是谁不知道他李兆辉也不差??!

    “没脑子的丫头?!崩钫谆云艉舻穆盍艘痪?。

    李燕红着脸跑了。

    李隆笑着道,“你要是真想通,我去找葛庆生?!?br />
    “哎,死丫头不同意,我还能绑过去啊?!崩钫谆运闶潜湎嗤仔?,而且有两个侄子给他撑腰,他倒是也不怕这葛家。

    吃好饭以后,李和问何芳,“咱们是去乡下还是就在县里?”

    在乡下都是泥泞路,他怕两个孩子不习惯,而且也不怎么耍的开。

    何芳道,“爸妈都在乡下,咱们在这干嘛?春节就是这两天,明天不是还要回乡下,折腾呢,现在就走吧?!?br />
    她给两个孩子紧了紧衣领,然后不停的搓着手,哈着气,对于这样的干冷天气,她觉得比北方还要难受。

    在县里同样没有暖气,也并不比乡下方便多少,如果要说方面,也就买东西什么的方便,但是好多东西都是买好放在车里的,并不缺。

    “那就去乡下?!崩詈拖胂胍捕?。

    这次回去人就更多了,李沛和李柯也跟着车回乡下,接近年底,老子娘生意忙得很,没人有空去管他们,即使再不乐意,也得走。

    李家的宅子虽然还是瓦房,可是却把原来两边的围墙和厨房、鸡笼鸭舍都给拆了,一边加盖了两间房,这样等于多出四间屋子,不至于回来不至于没地方睡,依然还是宽敞的很。

    李兆坤看到孩子都回来了,连打牌的功夫都没了,三个大的已经对他过了新鲜劲,他就一下扎在小孙女身上。

    李怡对乡下的一切都好奇,不管泥地还是雪地,也不管什么脏不脏,就穿着鞋子乱跑,大家就看着她乱跑,雪还算干净。

    但是李兆坤只埋头点烟的功夫,已经看不到丫头的影子。

    心里咯噔,吓死个人。

    最后在门前水沟里找到了她,水沟里都是雪,已经与地面齐平。

    雪已经埋到了李怡的脖子,但是她任然在里面玩的开心。

    经过这次乌龙事件,何芳不放心李兆坤看孩子了,两个孩子必须在自己眼皮子底下。

    李和去了爷奶哪里,发现老俩口还住着原来的老房子,心里疑惑。

    他前年已经借了李兆坤的名义给老俩口盖了前后六间新瓦房,可是路过新房的时候,却发现门是锁着的,而老俩口也没有住进去。

    不过没有等他问,老奶奶先唠叨了,“冬子年龄都那么大了,找个媳妇不容易,人家姑娘是吃商品粮的,不在乎家里有没有房,可也得给盖啊,你二伯要给盖,可你说俺跟你爷住那么大房子不是糟蹋吗?”

    李和道,“都这么大了,有手有脚,要你操什么心?!?br />
    他心里有点不高兴,这李冬也太不晓事了。

    “俺知道你出息,这钱也是你拿的,你爹先不管有没有这个本事,就是有这个心,俺跟你爷在棺材板里闭眼都能笑醒?!崩咸究谄?,“你爸兄弟几个本来就单薄,到你们这辈,兄弟也才四个,你三伯家的还那么小,阿孩你是老大,你就要多帮衬着他们,多点委屈?!?br />
    “放心吧,奶,能帮衬一定帮衬?!崩詈鸵裁靼桌咸囊馑?,毕竟抱着老思想不放,生了三个儿子还嫌弃生的少了,更遑论堂兄弟才四个,这堂兄弟没十几二十几号人,都不好意思说自己这是大门大户?!暗瓤毫?,再给你们盖,这次你谁都别给了,给你盖两处?!?br />
    “有钱也不能这么糟,还两处?!彼镒用挥泄肿约旱囊馑?,老太太算是高兴了。

    李和笑着道,“李阔那份也给盖了,省的到时候三伯说你偏心?!?br />
    李阔是李兆辉最小的儿子。

    “那会冬子结婚就是眼前的事,没想那么多?!崩咸质翘究谄?,“俺们能做到这就行了,你三伯没得说,从他没结婚开始,就疼着他最多了,结婚以后,在一起住着,俺跟你爷一合计,也就尽贴着他了?他要是还不知足,也就这个了?!?br />
    李和道,“没事,年后盖,挣钱不给你们花,我给谁花去?对不对?”

    前后几句话把老太太哄得笑得眼睛都睁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