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做好回家的决定,李和就让董浩去买机票,顺便让他们把自己回去的票给买了。

    董浩道,“还是跟你回去吧,路上有点照应?!?br />
    李和想了想道,“把我们送到省城就行,你从那里坐飞机回家,剩下的路有人接,”

    “好的?!?br />
    董浩和张兵对视一眼,也就没拒绝。

    “老丁和老万还在我老家那边吧?”李和想起丁世平和万良友送老娘他们回老家,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那里。

    张兵道,“还在,前天丁哥还给我电话说,跟你弟他们是一天一小喝,三天一大喝?!?br />
    李和道,“那给他电话,让他也回去过年吧?!?br />
    张兵诧异道,“这样你身边可一个人都没了?!?br />
    他们愿意回乡过年是因为丁世平两个人在,这样有的轮班。

    “我自己地盘,手一招就能拉百十号人,还要你跟着干嘛,你们自己也要回去过年的?!崩詈偷共皇钦娲蹬?,他的老巢,还是他做主,不管是县里还是镇上,他都是横着走的主。

    董浩两个人想想,也就不再反对,毕竟李和说的对。

    李和回屋睡了一觉,醒来后,外面还在继续下着雪,按照报纸和电视上的说法,这是一场百年难遇的大雪。

    这股寒潮甚至影响到了中国的最南端,连向来四季如春的昆明都是鹅毛大雪。

    他回来,何芳自然做了不少的好菜,连酒都是准备妥当的。

    “哦,对了,付霞生了?!焙畏忌碜颖匙爬詈?,给李怡喂饭,“好好坐着,不然妈妈真打你了?!?br />
    “嗯?!崩詈褪忠欢?,就洒了。

    “脏不脏?!焙畏蓟赝返氖焙?,正看见他伸着舌头在桌子上舔洒下的酒,眼角一抽,拿着抹布给擦了个干净。

    “哎,别浪费啊?!崩詈筒辉趺蠢忠?,心疼的看着酒淌进垃圾桶。

    “你可行行好吧,别这么恶心人?!焙畏加指匦碌沽艘槐?。

    “这就生了?”李和喝着酒,问的很不经意。

    何芳道,“可不是嘛,是个胖小子,生的时候,我去医院看了,生的男孩,挺重的,7斤1两,胖嘟嘟的?!?br />
    李和笑着道,“挺好,现在人搁那呢?”

    “在家坐月子呢,找了个阿姨,常姐偶尔也去照顾一下?!?br />
    “等会我去看看?!?br />
    “是该去看看,你说哪个王八蛋这么不负责任?”

    “盯着我看干什么?”李和面不改色的道,“我怎么知道!”

    面对极端主义的现实威胁,能否坚持自由的信念,是否会动摇和软弱?

    拜托,绝不存在动摇和软弱的问题,早就吓死了行吗?

    何芳叹口气道,“哎,这丫头也太鲁莽,以后有的罪受?!?br />
    “何小姐,能不能赏个烟钱?”吃好饭以后,李和穿上外套,一摸口袋,发现里面的钱早就被掏的干净。

    “脏衣服你还穿?”何芳没好气的从抽屉里拿了钱给他。

    “晚上回来再换?!崩詈痛锨统鸥断技夜?。

    在付霞家门口,他犹豫了一下,一根烟吸完,还是咬着牙推门进去了。

    “你是?”一个妇女看着他。

    “我是付霞朋友?!崩詈投抖渡砩系难?,径直往堂屋里去。

    “哦,娘俩睡着呢?!备九牙詈屠棺?。

    “那我明天来吧?!崩詈鸵膊缓萌ゴ蛉?,转身就要走。

    “牛大姐,谁???”屋里传来付霞的声音。

    “是我?!崩詈驮诟九跋冉踊?。

    “哥?”屋里的声音充满了惊喜,“进来啊?!?br />
    “你别起来了,地上冷?!崩詈图麓?,就把按住了。

    “不用,屋里暖气足着呢,再睡就真是猪了,我刚刚哄孩子呢,哪能真睡得这么早?!备断技岢执┳潘孪铝舜?,朝着床上望着,笑着道,“那才是个小猪呢,很能睡的?!?br />
    “小孩子就是睡眠好?!贝采夏切⌒〉囊煌?,李和想看而又不敢看。

    “你抱着茶杯暖暖手?!备断及雅莺玫牟瓒说嚼詈偷氖掷?,然后顺手又把门给关上了。

    “都还好吧?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说?!崩詈徒粽诺慕庸?,触到她的手,眉头一皱,就问,“手怎么这么凉?”

    “没事,天热就好了?!备断家哺约喊枇艘槐焯撬г谑掷?,“你要不要看看他?很乖的,都没怎么哭过,只有饿的时候,还有换尿片的时候才会吼一嗓子?!?br />
    李和笑着道,“睡着了就不闹腾他了,不然又要哄?!?br />
    他把茶杯放在桌子上,朝那个孩子近了些,总感觉有点不真实。

    “你给他起个名吧,就姓付?!备断佳劾锏氖湟簧炼?,然后又重新的满怀期待。

    “就叫付尧吧?!崩詈屠吹穆飞暇鸵丫颊遄妹至?,只是付霞一问,他就毫不犹豫的说了。

    “遥?”付霞不解。

    李和笑着道,“是尧,尧者,高也,饶也?!?br />
    付霞道,“你知道我文化不高,还跟我拽文?!?br />
    李和没好气的道,“你好歹高中毕业吧?”

    高中毕业这年头好歹也能充个文化人。

    “那是哪个字?”付霞重新回归正题。

    “尧舜禹的‘尧’,这下明白没有?”

    “付尧?这个好听,那就这个吧?!备断剂坏惴炊缘囊馑级济挥?,“付尧,付尧....”

    她在嘴里来回念叨好几遍,越说越顺嘴,越觉得好听。

    “你再给他想个小名吧?!崩詈鸵簿醯米约浩鹈墓ατ谐そ?。

    付霞灵机一动,“那以后小名就叫尧尧?这也挺顺口?!?br />
    “挺好?!崩詈鸵簿醯貌淮?,“年后好好休息,照顾孩子,就不要去香河了,能办的事情就交给别人去办?!?br />
    付霞摇摇头,“我心里有数,你别操心,我以后就在香河了,不准备回来了?!?br />
    李和问,“为什么?毕竟这里的条件要好些?!?br />
    “就因为这里的条件好些,我才回来生孩子的?!备断冀幼诺?,“在这里待下去,就觉得对不起何姐,离的远点,我心里会好受点?!?br />
    “哎?!崩詈湍幽油?,也不知如何说。

    “而且,你没发现吧,孩子的面相有点像你,特别是眼睛和鼻子。要是长大了....”付霞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所以,她觉得还是一辈子不见最好吧。

    “这真是....”李和朝着孩子看过去,发现那小眼睛小鼻子和他还真有几分神似,但是不知道内里的,绝对不会把两个往一起比对,只有他们这种心里有鬼的,才会刻意比较下,越比较越觉得像,当然,大部分情况下可能是心理因素。

    这一夜他失眠,一直想到后半夜,只能走到哪算哪。

    一连几天,家里开始大采购,都是准备往老家带的,抽着空还去了付霞家里,逗弄着孩子,那种骨子里的爱,还是丢不掉的,毕竟他的种啊。

    “婶子,要不要跟我们回去过年?”在临回老家之前,李和也客气的问了下何老太太的意思。

    “我跟龙子他们在一起过了,回去替我给你娘带个好?!焙卫咸愕男π?,她自己可是有儿子的人,别说女婿回老家,就是女婿在这里,她也不能和女婿在这过年。

    平常在这里,她还能找个给闺女带孩子的借口,可是过年要是在这里,那就不像话了。

    “成?!崩詈鸵仓?,让老太太跟他们回去过年有多不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