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愣着干什么?”刘局长催促,“赶紧去??!”

    “咱们之前约过?!彼蚊厥樯埔獾奶嵝?,不过话没有说那么直白,之前都约过一次,人家都拒绝了,这次还约?

    这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刘局长冷哼一声,拿了一个文件夹,起身就出了门,“我去找夏市长?!?br />
    他也意识到此刻对地大集团也是无可奈何。

    面对突如其来的无妄之灾,宋秘书也是敢怒不敢言,待刘局长出了门,才大胆的唾了一口,什么玩意!

    不过啪嗒一下,门又打开了,刘局长突然的出现,把他吓了一个手足无措。

    “愣着干什么!赶紧走??!”刘局长看他还在那发呆,怒不可遏。

    “哦?!彼蚊厥楦辖舾?。

    在市长办公室里,夏市长又把刘局长所有的情绪重新演绎了一遍。

    看着低眉顺眼,慌里慌张的刘局长,宋秘书终于暗爽了一把!

    这就叫你也有今天!

    人在官场飘!

    哪能不挨刀!

    夏市长对着宋秘书道,“你的意思是说地大集团真的在收购藤田公司?”

    “是,啊,不是?!彼蚊厥榛姑挥懈咝艘换?,想不到市长突然会把问题转向他。

    “是还是不是?”显然夏市长没有那么多耐心。

    宋秘书急忙回道,“是那个叫李总的人要收购藤田公司,好像不是地大集团收购?!?br />
    “李总?”夏市长没听过,沉吟了一下,又问道,“他跟地大集团是什么关系?”

    宋秘书道,“好像地大集团的郭冬云都是听她的,我们之前给地大集团去函,都是要让这个李总全权做主。而且,他对梅原末治一点都不客气,梅原末治甚至有点忌惮他?!?br />
    他把最近发生的事情理了理,算是有了点头绪。

    “动不动就能收购人家公司,当然忌惮了,只是怎么从来没有听过这号人物?”夏市长也搞不清楚李和是怎么半路上冒出来的。

    他决然没有想到中国会出现一家能够收购日苯企业的公司,这也同样出乎他的意料。

    宋秘书道,“他是同地大集团的人一起来的,只是我看他和张文郁所长也挺熟悉的,好像早就有交情的。而且....”

    “我倒是说呢?!毕氖谐ず孟衩靼琢耸裁?,用手有节奏的不停的敲着桌子,“前几天省里的张书记过来,他在股东大会上,也支持增资,张文郁也在,两个人是老同事,他支持张文郁,我倒是不稀奇,我只是好奇磨研所从哪里来的钱,现在你这么一说,倒是很明了了,无非也是地大集团的钱?!?br />
    “应该是?!绷蹙殖ひ膊簧?。

    “你们先出去吧,这事我知道了?!毕氖谐ぶ苯痈先?。

    待眼前的两个人出去以后,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拨通了张文郁的电话,径直打听起了李和。

    听完之后,他直接呆住了,压抑住胸口的怒气,问,“老所长,你怎么不早说呢?”

    张文郁没好气的说,“你没问啊!”

    回的理所当然。

    “我...”夏书记哑口无言。

    “你们啊,这事办的,我跟你说,你们要找个500强单位充脸面我不反对,可是不该舍近求远啊,你说要找你几个?人就就能给你找几个?!闭盼挠粲械阈脑掷只?。

    “我想以市里的名义邀请地大集团,张所长你帮着斡旋一下?”夏市长很是果断。

    “我开始都没掺合,现在更不会掺合,这事你们自己看着办吧?!闭盼挠舾蔷芫母纱?。

    夏市长无奈,自己拉不下这个脸,只能让刘局长出面。

    “李总,还记得我吧?”刘局长看到在酒店餐厅翘着二郎腿的李和,浑身感觉不自在,特别是对方对他伸出来的手视而不见的时候,他只能尴尬的缩回手。

    “这是?”李和皱着眉头在那想。

    “刘局长,股东大会见过的?!逼牖桓惫吠妊?,配合的很好。

    “哦,我说呢?!崩詈突腥淮笪?,“瞧着这么熟悉。不是,我说,刘局长,你不该去陪着梅原先生吗?怎么有时间来我这?”

    “李总是客人,我当然要尽地主之谊?!绷蹙殖ひ廊幻嫔洗?,实际上心里大骂不已。

    梅原末治跑了,四砂留下的烂摊子还得收拾,要不然他绝对没好日子过,此刻还得靠着地大集团。

    李和苦笑着摇摇头,起身走人。

    “哎,李总?!绷蹙殖ぷ匀灰?。

    “刘局长,你要谈四砂的事吧?和我谈是一样的?!?br />
    齐华得意的看着被董浩拦住的刘局长和宋秘书。

    “你?”刘局长很不屑一顾的看了他一眼。

    “那我也走?!逼牖匏?。

    “得,得,咱俩谈?!绷蹙殖て奈弈?。

    谈判下来的结果自然是资管局放弃了增资,而地大集团也大度的不追究其违约责任。

    因为少了藤田的干扰,地大集团拿到了四砂85%的控股权,至于磨研所,无需追加资金,以11项新型专利入股,占11%,至于剩下的4%,由资管局和其它单位共有,可以忽略不计。

    “我明年可能要退下来了,后面什么事,我可就做不了主了哦?!闭盼挠舭牙詈偷娜饲榫芫暮芨纱?,“现在我做主,就这样吧,不让你吃亏,省的你后面再找我麻烦?!?br />
    “中,听你的?!崩詈凸笮?,“总工程师的位置给你留着?!?br />
    接下来几天,随着实缴资金到位,四砂终于迎来了春天。

    四砂的工人,在一年多之后,得到上工的消息之后,差点喜极而泣。

    长草的院子,落满灰尘的机器,漏雨的厂房,清扫修补以后,举行了盛大的剪彩仪式,省市两级班子同时出席。

    “自从十四大明确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经济发展战略更加务实,经济气氛异?;钤?,热点颇多。1993年,我省经济再一次高速增长与全面发展,成为历史上的又一个景气年,我们创造了全国GDP第二的好成绩,全国百强县,我省就有23个,也是位列第二....”

    “我们要把党的十四大精神的学习、宣传和落实继续作为第一件大事来抓好,最主要的就是要把发展经济放在突出位置上,统一思想认识,结合本地实际,采取有效措施,在加快经济发展上作文章...”

    省市一级别的领导分别作了一番高瞻远瞩的演讲。

    金琳代表地大集团也作了发言,“我们将努力促进技术进步,确保企业实现最高目标、提高产品竞争力、跻身国际市场....”

    她虽然有点紧张,但是还是在努力的保持镇定。

    从一个普通的法务成为一个千人大厂的厂长,无疑是一步登天。至于原来的那个厂长,自然是让他去打酱油去了,一撸到底,这也是齐华和资管局谈判中,提出的第一个条件。

    她自己都想不到,李和居然会选她作为四砂的厂长,实际来说,从能力到资历,比她强的人都有一大筐,甚至齐华都比他厉害的多。

    对于齐华那羡慕嫉妒恨的眼神,她都不好意思对上。

    但是,李和却有他自己的想法,这个女人有冲劲,有想法,熟悉现代法务,更兼对财务又不陌生,是很合适的人选。

    至于领导力和眼光,这不是天生就有的。

    他的心向来大,抱着东边不亮西边亮的态度,容错率是很高的,愿意放手让人去做,愿意给时间和空间让人安心去做。

    “谢谢你,李先生,非常感谢你的赏识?!崩詈鸵?,金琳自然要送行,她道,“我一定会感恩的,没有你就没有我!”

    李和笑着道,“我为什么要你感恩?如果你员工觉得要感恩于我,那一定是我给你的东西多了,给予你的多过你所贡献的。

    “李先生,我不是这个意思?!苯鹆胀蝗换耪诺牟恢涝趺唇馐土?。

    “不用紧张,我希望我们更多的是契约关系,我尊重你的劳动,你尽责任做好自己的事情,做到无愧于心,对得起自己的工资就可以?!?br />
    李和已经厌烦了早期的人事、人情关系,从寿山到、付霞、李爱军,对他都是感恩的心态,时间长了,碍于人情,他都不好意思下刀子了,甚至重话都不好说。

    草台班子,说多了都是泪。

    他决心重新构建产业的运行逻辑,从此对事不对人,当他的规模做的越来越大,还用感恩或者情感作为纽带,那问题就大了。当然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