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愤恨的看着李和,恨不得对其剥皮抽筋,食肉吸髓而后快!

    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

    “梅原先生,笑一笑十年少,这有苦着眉头,可不好。

    为了感谢你对中日友谊的贡献,我会帮你把藤田化学的事业发扬光大,请务必放心!为了你能多休息,既然已经退休了,就不要再多管?!崩詈退档闹V仄涫?,看到梅原感动的牙齿都要咬碎了,他很高兴,一番苦心没有白费。

    他原本给孙软银的时间是一周,但是孙软银向他提出了一个暗度陈仓的计划之后,他很欣然的同意了延长时间,同时感叹牛人的手段就是不一样,轻而易举的抽掉了藤田所剩无几的现金流。

    “藤田家族的事务轮不到你插手?!泵吩┲味溉煌χ绷松碜?,就那样直勾勾的和李和直视。

    李和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笑着道,“梅原先生你不要这么看着我,我可不是花姑娘,弄的我挺不好意思的?!?br />
    身后的金琳,直接忍不住扑哧笑了。

    “姓李的,你什么意思,怎么可以这么对梅原先生说话?!迸员叩乃蚊厥橐恢闭也坏讲寤暗幕?,而且也听得稀里糊涂,此刻一开口,就把李和给训斥了。

    李和看都没看他一眼,坐在椅子上,感觉有点别扭,因此直接把腿搭在桌子上,调整了姿势,这次才舒服一点。

    看着他这幅小人得志的嘴脸,梅原末治的脸上都能滴出血。真恶心??!

    “我想宋秘书可能还不知道,我们李先生已经正式对藤田公司提出了收购,收购之后,如果到时候宋秘书真的想合资,来找我们就可以了,我想就不必再麻烦梅原先生了,毕竟年龄大了,还是多休息的好?!?br />
    李和不愿意和宋秘书计较,但是金琳看不过这位宋秘书的嘴脸,径直的出言相激。至于普及藤田集团和藤田化学、藤田製砥的区别,她没这个义务,就说成了藤田公司。

    “你们?”宋秘书哈哈大笑,“收购藤田公司?”

    他感觉这是有史以来听到过的最大的笑话。

    话锋一转,接着道,“藤田公司可是世界五百强!”

    他说的好像比梅原末治还有自信!

    “是500强中的235位,年营收95亿美金,净利润也有9亿多,但是日苯股市泡沫破裂以后,所有的大企业都陷入经营困境,我相信藤田集团和藤田旗下公司的现金流也不多吧?

    据我所知,日苯现金流最好的两家企业,一个是索尼,一个是任天堂,如果是他们一下子拿出15亿加元,我倒是一点不稀奇,可是我只好奇梅原先生怎么能拿出15亿加元的?”金琳见李和没有反对她插话,因此说话越来越不客气,“听说你们和住友银行和富士银行的关系都不错,也难怪,毕竟藤田的负债率也才刚刚80%而已?!?br />
    说白了,藤田收购泰利森的钱都是借的。

    “想不到梅原先生这么大年龄,还有这么大的气魄,一下子能借这么多钱,真是可敬?!崩詈褪掷锛凶叛?,朝他拱手,“不过,前车之鉴,后事之师,回首往昔,更近一步,三光汽船的例子才刚过去呢,好像就是因为一时冲动,抽光了现金流而倒闭的吧?当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当时就暗自跟自己说,人啊,千万手里不能没钱,借债度日可不好过啊?!?br />
    三光汽船是日苯最大的航运企业,一度是世界上最大的船运企业,但是因为经验不善,1985年宣布破产,成为日苯历史上最大的企业破产事件,震惊世界。

    同时,这也引起了一连串的连锁反应,全球五十多家企业跟着相继倒闭。

    梅原末治手捂着一起一伏的胸口,很庆幸自己没有心脏病,他好半天才缓过劲来,冷冷的道,“想收购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没那么容易?!?br />
    “梅原先生,她说的都是真的?”宋秘书震惊的看着梅原末治,再看看李和,感觉不可置信。

    一个中国人去收购日苯人的企业?

    这不是破天荒头一遭吗?

    他是从来闻所未闻,彻底打破了他的认知。

    “那咱们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李和笑笑,论论企业管理,论企业发展,论行业影响力,他什么都轮不上.

    但是论现金流,论企业规模,这世界上能比得上他的,还真没几个,用钱砸也能把人砸死,如果没有那么多讨厌人的金融管制和收购限制,他就只管买买买就是了,从时代华纳到微软,他一个都不会落下。

    看着李和的背影,梅原末治紧紧的捏着拳头,最后下定决心对身边的人道,“立刻买机票,回国?!?br />
    “嗨!”手底下的人立刻躬身,毫不犹豫的出了酒店的大厅,即使是他也知道此刻是关系着藤田集团生死的关键时刻。

    “梅原先生,你这是要回国?”梅原末治的做法让宋秘书瞬间就懵了。

    难道地大集团的影响力真有这么大?

    可以这么轻松的逼迫一家世界500强企业就范?

    “抱歉,宋桑,我需要立刻回国?!泵吩┲蔚奶仍僖裁挥邢惹暗囊笄诹?。

    “那咱们的合作怎么办???咱们协议可是都签订了??!”宋秘书很慌张,要是对方跑了,他找谁哭去!

    他拦在梅原末治的身前,急忙道,“梅原先生,你这么一来一回肯定耽误时间,要不咱们先把增资的事情定下来?”

    他还抱着最后的一丝幻想,希望关键时刻梅原末治能改变想法。

    “请让开,很期待下次再次见面?!?br />
    不需要梅原末治的吩咐,他身侧的人就把挡在他前面的宋秘书给拉开了。

    他此刻忧心忡忡,一分钟都不想再耽误,他的儿子还年轻,他不认为有能力处理好这次?;?,而且,他还需要回去筹钱,他才是藤田的主心骨和信誉保证,如果他不出面,在目前信贷紧缩的情况下,他的儿子也不一定有能力筹措到资金。

    藤田化学是和三菱化学、住友化学一样,在日苯位列前十,是藤田集团最大的营收来源,也是藤田家族父辈所创立,绝不对在他手里丢失,否则无颜面对列祖列宗!

    他现在摸不清的是,李和是真的想收购藤田化学,还是打着捞一把就走的主意,但是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他都必须面对!

    “梅原先生!你别走??!”被两个人架着胳膊,看着头也不回的梅原末治,宋秘书欲哭无泪!

    他招谁惹谁了??!

    这是!

    哎!

    他连番着叹了好几口气!

    但是与刘局长的气相比,就有点小巫见大巫。

    刘局长当着宋秘书的面,已经接连摔了两个杯子!

    “可恶!可恶!”

    不知道是骂李和,还是骂梅原末治,宋秘书都没敢接话,就那样小心的低着头,偶尔再瞄上两眼。

    刘局长发了脾气以后,在屋子里来回踱步,“人呢?”

    “谁?”宋秘书不解,刘局长在他身前转来转去的,把他头绕的有点晕。

    “还能是谁?你不长脑子??!”刘局几近咆哮,“日苯人都跑了,这会还能找谁?地大集团的人呢!”

    “哦,哦,人还在酒店?!?br />
    “赶紧约过来??!”

    “??!”

    宋秘书愣了,到底谁不长脑子??!

    之前约人家,人家都没来,这会人家更不会来了??!

    要是能来,才叫有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