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宋秘书过来,梅原末治以礼相待。

    “谢谢,梅原先生也请坐?!痹谡饫?,宋秘书找到了被尊重的感觉!

    人与人之间的素质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一想到地大集团他就来气!

    梅原末治朝他点点头,待小碳炉的水开以后,开始洗手、烫杯温壶、洗茶,一丝不苟,将沸水倒入壶中,好像壶中的茶叶瞬间苏醒了。

    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很有韵味,看的宋秘书目瞪口呆。

    “梅原先生的茶道果然出神入化?!?br />
    “谢谢夸奖,这也是鄙人的爱好之一?!泵吩┲悟ナ孜⑿?,“那么宋桑,我拜托你的事情,如今怎么样?”

    “正在办,正在办,请梅原先生务必多等候?!彼蚊厥樾睦锎蚬?,不确定对付到底是什么想法。

    梅原末治笑着道,“请务必包涵,鄙人需要看到这些专家?!?br />
    这是他的条件。

    宋秘书笑着道,“按照约定的资本认缴期限快到了,不知道梅原先生准备的怎么样了?”

    他心里也是有点着急,心里还是对地大集团暗恨,时间定的居然那么死,如果到期股东不按照前款规定缴纳出资的,除应当放弃增资外,还应当向已按期缴纳出资的股东承担违约责任,也就是要向地大集团赔钱。

    梅原末治道,“那么,你是遇到麻烦了?”

    “是啊,时间紧迫?!彼蚊厥樾睦锵?,现在最大的麻烦是没钱。

    “那么这些专家现在在哪里?”梅原末治给宋秘书倒茶的动作顿了一下。

    两个人的脑路明显不在一条道。

    “两位真是好兴致,在这里喝茶,这雅致,让我十分的佩服?!?br />
    宋秘书正犹豫着怎么回答的时候,听到了一个让他非常不喜欢的声音。

    “你来干什么?”看到李和,宋秘书脸色阴沉。

    李和没搭理宋秘书,只笑呵呵的看着梅原末治。

    他刚从张文郁的房间出来,一下楼,经过大厅的时候就看到了眼前的两人,忍不住过来凑个热闹,耸耸鼻子闻到了一股香气,一点儿也不客气的把桌子上泡好的茶投到了自己的壶里,嘬一口后,竖大拇指道,“好茶,想不到梅原先生是此中高手?!?br />
    “谢谢,能得李??浣笔侨傩??!泵吩┲蚊挥幸坏闵囊馑?,面带微笑。

    “这里可不欢迎你!”见李和看都没看他一眼,宋秘书感觉自己被忽视,很是受伤。

    李和还是对梅原末治道,“我对梅原先生非常的佩服,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这份养气功夫真是十分难得?!?br />
    “没事,年轻人需要多学学?!泵吩┲蚊嫔现共蛔〉牡靡?,“这一局我赢了,那么我也很期待下一局?!?br />
    李和揶揄道,“梅原先生的消息好像不怎么灵通啊?!?br />
    之前他无意中透漏出孙软银属于他这一方的人,他当时还能记得梅原末治的眼神,真的要吃了他。

    没两天,孙软银宣布全面收购泰利森普通股股权,这对藤田集团企业的上市公司藤田化学而言无异于一场晴天霹雳。

    这是一家股票在加拿大多伦多证券交易所上市的澳大利亚公司,其拥有世界上正在开采的、储量最大、品质最好的锂辉石矿。

    同时也是目前全球最大固体锂矿拥有者及供应商,并拥有全球锂资源约31%的市场份额,供应了日苯国内约80%的锂精矿。

    藤田化学生产所需的几乎全部锂精矿原料均来自于泰利森,被任何人收购,藤田集团都可以置之不理,但是泰利森被软银收购,落到李和的手里,结果可想而知。

    卖不卖,卖什么价,都是李和说了算,藤田化学将带着镣铐跳舞。

    作为一名在商场上纵横几十年的梅原末治来说,快速的做了决定。

    他第一时间安排在澳大利亚设立的全资子公司采用二级市场收购及场外交易等方式对泰利森的股权进行收购,藤田集团和藤田化学共合法持有泰利森28.88%的普通股股份,对软银继续收购泰利森设置了障碍。

    孙软银只能“无奈”的放弃收购,趁着股价大涨的机会,抽身而出,赚了6亿加元。

    虽然藤田集团和藤田化学前后耗费了15亿加元,但是值得,这对市场来说,属于利好消息,藤田化学三个交易日的涨幅超过50%!

    所以这一局从表面来说,梅原末治赢了。

    “年轻人,你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br />
    “看来梅原先生还不知道?!崩詈托ψ趴此氨?,随即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一拍脑袋道,“也难怪,从日苯往国内传送消息,是不怎么方便?!?br />
    他的话音刚落,一个人慌慌张张的跑进来,差点摔倒在梅原末治的面前。

    梅原末治阴沉着脸,用日语训了眼前这个人。

    那个人对训斥不以为意,用日语又叽里咕噜了一阵,似乎不担心旁边的人能听懂。

    但是实际上,李和的日语水平也不差,比如梅原末治听到对方的话后,大骂了一句“八嘎!”,他是听懂了的,而且像亚麻嗲,么西么西,这些常用词,他都懂。

    “卑鄙!”梅原末治腾的站起身一拍桌子。

    “??!”

    李和还没怎么样,一直都是无所谓的样子,倒是把旁边坐着的宋秘书吓了一跳。要知道,从他认识梅原末治开始,就没见过这个老头子发过火,一直都是温文尔雅的谦谦君子,哪里像眼前这么暴躁。

    “气大伤身,淡定,一定要淡定,梅原先生,我就一直教训手底下人,不淡定就成就不了大事?!崩詈退窒卵?,似乎真的出于好心要安慰下这个老头子的怒气。

    虽然这个老头子收到消息比他晚,但好歹是收到了,看到对方愤怒的样子,让他感觉好开心。

    好吧,虽然他也承认这是一种低级趣味。

    “李先生这招暗度陈仓用的很好?!泵吩┲我廊幻挥衅礁捶吲男那?。

    他没有想到的是,孙软银居然突然向公众宣布他已经拥有藤田化学公司10%的股份,并向东京证交所递交申请,公开收购意向。

    之前收购泰利森都是假象,这不但能消耗掉他们的流动资金,还降低了他们的注意力,让他们误以为股票上涨是基于利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