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苯人真的会掏这个钱?”涉及到经济方面的问题,张文郁自己都不是太清楚,不得不问李和。

    “做他们的春秋大梦吧,梅原末治那老东西又不是傻子,要说傻子只有咱们是傻子,心甘情愿的拿个上亿往里面砸?!崩詈图绦?,“等着看热闹吧?!?br />
    “那你还在日苯股市上动手脚不是多此一举吗?叫什么做....?”张文郁一时间想不起来词。

    “做空?!崩詈托ψ诺?,“即使是咱们做空成功了,藤田也不会差这个钱,几千万人民币,他们还是闭着眼睛能拿的出来的,我只是想从他们身上割刀肉,恶心下他们?!?br />
    张文郁疑惑的道,“那你怎么笃定他们不会出这个钱?万一他们拿了呢?”

    李和笑着道,“也就你我拿四砂当宝,要不是一些专利在四砂的名下,我直接带着工人走,即使核心的工人每个给上十几二十万的安家费才要多少钱?

    当然,还有四砂的设备,你自己不都说吗,老毛子的家底太厚实了,这些都挂在四砂的名下,入股容易,退股可就没那么简单了,不然,设备我给直接搬了,才懒得管厂子死活,没耐心和他们扯皮,省的闹心。

    这些藤田都想要,但是他们最眼馋的还是那些苏联专家,如果他们能找到这些专家的地址,他们就直接去挖人了,哪里还有空在这里熬寒冬?!?br />
    “按你这么说,日苯人更不会撒手了?”张文郁被李和绕的越来越稀里糊涂。

    李和笑着道,“我这么跟你说吧,地大集团增资一亿两千万,拿了六成,藤田即使出四千万也只能占二成份子,拿了一家不控股的厂子?

    梅原末治没这么糊涂吧?”

    实际上他总共是出了一亿六千万,因为磨研所的那一份是他出的。

    “这个老头子很精明?!币惶岬角?,张文郁的脸上不怎么自在。

    李和继续道,“这样一算四砂的总市值就有两亿了,你看四砂长的像值两亿的厂子吗?

    说句难听话,咱们国内所有的磨料磨具行业的市场规模都没两个亿。

    虽然淄川这两年发展的不错,可是多的就是园区,四砂的地皮厂房,我顶死就给他算五十万,甚至忽略不计,设备虽然好,可一折价,根本没多少,即使再算上什么专利、品牌这些无形资产,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什么,充其量合在一起也就总计值2000万,与两亿一相比,这个差距可就大了?

    在我这里还能算2000万,在日苯人那里还不一定值2000万呢,要是非要强行算出这些,他们大概会把四砂原有的研发团队给算上1000万。

    原来的研发团体基本都是外国专家组成的,这些人现在都在咱们手里,四砂要是没了这些人,日苯人是更不会出钱了?!?br />
    “你自己都出了这么多钱?!闭盼挠舻那痹谝馑际悄愣甲隽苏飧龃笊底?,怎么就很肯定日苯人不愿意做这个大傻子呢?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陪他们闹腾闹腾就是了?!崩詈退淙皇强嫘λ档?,但是心里还是有点谱,他投资的是未来。

    尽管磨料磨具行业是一个基础行业,也是一个小众行业,涂附磨具、耐火材料、超硬材料、普通磨料等加在一起,赶上经济大发展,也就千亿规模的市场。

    但是不管怎么说,后来也催生出了几十家产值过亿的上市公司,只要经营得当,像四砂这样的厂子,赔钱的可能性不大。

    张文郁琢磨琢磨,大概有点悟,突然问道,“你的意思是说,只要这些外国专家现在不回四砂,日苯人就放弃?”

    李和笑着道,“是肯定放弃,这些外国专家本来和四砂就是雇佣关系,当初四砂和资管局撒手不管了,为了避免麻烦,离职合同早就签了,现在想要回去,你觉得我会放人?”

    两个人正在叙话,齐华拿着一张传真件递给李和。

    “资管局给深圳集团总部发了函,要求地大集团把苏联专家送回去?!?br />
    说完他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大老板亲自在这里坐镇,那帮人有眼不识金镶玉,绕了一圈居然去找总部。

    张文郁和李和对视一眼,都忍不住哈哈大笑。

    这里,宋秘书收到了一份很有李氏语言特色的传真:

    同志,到站了,请醒醒吧!

    这是什么鬼东西?

    他看的一脸迷惑,但是本能上感觉,这不是好话。

    这肯定不能给局长看,他不信邪,又给地大集团发了一封,直接问什么意思。

    有了郭冬云的授意,地大集团前台的小姑娘回的毫不犹豫:

    好梦做多了吧?

    想的那么美!

    咣当一声,宋秘书气的差点把传真机给砸了。

    藐视!

    这是赤果果的藐视!

    是可忍孰不可忍!

    激愤之下,就要去给领导打报告,但是手刚放到办公室的门上,还是缩了。

    这样不但给领导难堪,还显得自己办事不力!

    在办公室门口来回踱步,灵机一动,他把那份传真垫在一份要签字文件的最底下。

    进去之后,放在刘局长的桌子上,刘局长简单看了一眼,直接签了字。

    宋秘书收文件的时候,那份传真不经意间落在了地上,他赶忙去捡,脸上的表情很是慌张。

    “那是什么?给我看看?!笔裁炊继硬怀隽斓嫉幕垩?。

    “啊?!彼蚊厥楹芪?,“没什么,局长,你先忙吧,我走了?!?br />
    “回来,到底是什么?”刘局长有点不高兴。

    “这...真的没什么?!?br />
    “恩?”刘局长的眼神不善。

    “那局长,你看了千万不能生气?!彼蚊厥樾⌒囊硪淼牡莨?,心里暗爽。

    “岂有此理!”不出宋秘书所料,刘局长大发雷霆?!疤恐形奕肆?!他们以为他们是什么!”

    “那....”宋秘书试探着寻求意见。

    刘局长哼声道,“死了张屠夫,不吃混毛猪。不就几个苏联人嘛,有什么大不了?!?br />
    “可是....“宋秘书犹豫着道,“藤田集团是点明要那些苏联专家的,要是没有我怕....”

    刘局长道,“之前谈的是合资,合资的前提是我们能够增资成功,要增资就得有钱,咱们先把增资的事情办下来再说,总要一步步来。你现在就去找梅原先生,看看他们的钱什么时候到位?!?br />
    “好的,我现在就去?!彼蚊厥榫」苤勒馐歉龀粤Σ惶趾玫幕?,但是还是得硬着头皮去找日苯人。

    雪停了一天,但是太阳没有出来,温度还是很低,出门的时候,他把衣领上都拉到了最高,到国际酒店门口的时候才重新整理了衣服。

    “宋桑,请坐?!?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