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他们雄心勃勃的要在前苏联地区大展拳脚,可是每当他看中一家企业的时候,这个人就要跟着捣乱,他们不断的在拍卖场失利,许多企业和研究人员居然进了中国!

    要不然他此刻不会眼巴巴的来中国!

    想到苏联那么多设备,那么多一流的专家,他的心现在还在滴血,对李和也是越发恨了。

    “多谢关心,真是有心了?!崩詈土成现苯用挥泻昧成?,这个老头子居然跟踪他,而他居然毫无察觉。

    “鄙人梅原末治,来自藤田集团?!彼蚶詈途瞎?5度,好像充满敬意似得。

    “久闻大名,我自己就不用介绍了,你那么早就开始跟着我,我想你应该比我更了解我自己?!崩詈蜕斐鍪?,但是没有被对方的鞠躬所迷惑,也没有不好意思,日苯鞠躬和中国鞠躬代表的意思不一样。

    中国可能重大场合专用礼仪什么的,在日本随随便便都能给你鞠一个。

    寿山曾经对他说过,这个礼节是无视对方身份的,印象最深的还是那句,“砍你头之前,要说个抱歉,鞠个躬,一刀下去,血呼啦擦?!?br />
    与中国酷刑,有异曲同工之妙,哪怕是凌迟处死,也讲究仪式感,被判多少刀,就要割多少刀,多一刀不行,少一刀也不中,第一刀割哪里,第二刀割哪里,都是有讲究的。

    “你是达美集团,巴福集团的背后操作着,很高兴再次见到你?!泵吩┲蚊挥蟹袢?,还是那样直勾勾的看着李和,越看越来气。

    “正是?!崩詈托π?,看来对方对他的了解也是有限。

    梅原末治身后的人对着梅原末治耳语,梅原末治先是看看齐华和金琳,然后又看看李和。

    “李桑也是为了四砂製砥而来?”

    李和点点头,“我们不同的国家,但是却在奔着同一个目标?!?br />
    “李桑,这是缘分?!?br />
    我和你孙女才有缘分!

    李和可不想和一个土埋半截的老头子扯什么缘分。

    “哎呀,这天是越来越冷了,马上要到零下10度,我想梅原先生不一定习惯这里的天气,待在这里未必有好处?!?br />
    “多谢李桑关心,以事业为重?!泵吩┲魏苤醋?。

    李和把手里的红薯皮往垃圾桶里一扔,接过金琳的纸巾,简单擦完以后,点着烟,吐着烟圈,笑着道,“我的意思是梅原先生在这里其实没有多大用处,纯属浪费时间而已?!?br />
    可谓说的一点都不客气。

    “地大集团?”梅原末治面无表情的眯缝着眼睛。

    “也是在下名下的企业?!崩詈脱倘ν碌牟?,差点吐到对方的脸上。

    “果然如此?!泵吩┲卧俅尉细龉?,掉头就走。

    “梅原先生,请注意你的老巢,希望你还有钱做合资?!?br />
    梅原冷冷的回头看了一眼。

    李和看到他生气的样子,哈哈大笑,他以为对方真实泥菩萨呢。

    “让沈道如给孙软银去电话,给我狙击藤田集团旗下所有的上市公司,马勒戈壁,居然开涮老子?!?br />
    孙软银在他资金的不断扶持下,每年的增长率都在300%以上,李和都吓了一跳,牛人就是牛人!

    而且孙软银本身是韩裔,为了生意上的便利,也才刚刚归化日苯不久,对日苯的忠诚度可以完全忽略不计。

    “好,我现在就打?!倍埔哺鸥咝说暮?。

    在四砂的股东大会举行之前,在张文郁的介绍下,李和溢价50%买下了张店水泥、淄川石化等企业手里的四砂股份,这样他就占了四成的股份,和资管局持平。

    磨研所同样也没钱增资,剩下的两成也要卖给李和,但是李和没做那么绝,允许他们再次以技术入股,之后他是大股东,他说了算。

    股东大会在国际酒店如期举行,出行会议的除了他们这些股东,还有市委领导,以及张文郁拉过来的声援团。

    大会毫无异议的通过了增资扩股的决议。

    令李和意外的是资管局也要增资,只是他好奇这从哪里来的钱?

    四千万不是小数目。

    “这是一次胜利的大会,这是一次成功的大会....”省里的大领导,来自改革小组的组长直接定了调子。

    “在改革实践中我们认识到,在大中型企业中逐步推行股份制,是明确企业产权关系的重要途径,是转换企业经营机制的有效形式....”

    “近几年来,特别是公司实行股份制改造以来,在政府主管部门的领导和支持下,经过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生产经营有了很大的发展,每年的经济效益有较大的增长....”

    会议结束后,宋秘书指着李和对刘局长窃窃私语。

    “刘局长,幸会,以后还请多多关照?!崩詈椭鞫斐鍪?,对他来说,能不得罪死还是不要得罪死,争一时意气没有多大的用处。

    “小伙子你有前途?!?br />
    刘局长依然背着手。

    落了个没脸,李和耸耸肩,直接走人,也不想再搭理。

    一下楼梯,齐华就问,“李先生,你说资管局总那来的那么钱?”

    资管局下属企业很多,但是属于没奶的娘,嗷嗷待哺的孩子太多了。

    金琳笑着道,“能是哪里,当然是藤田?!?br />
    话刚说到这里,梅原末治也从酒店出来。

    他看着李和,笑着道,“李桑,中国有句古话,笑到最后的才是赢家?!?br />
    “彼此,彼此?!?br />
    李和不怀好意的笑笑。

    拿过董浩的手机,正准备亲自给孙软银给打电话,这动作太慢了!

    再等下去,他都赶不及回去过年了。

    才想起来打不通国际长途,还得去电信局。

    也没开车,直接走路过去的。

    “你好,李先生,有何关照?!?br />
    “沈先生给你去过电话了?”尽管孙软银的英语比李和好,但是李和听见孙软银这浓重感人的口音,还是浑身不自在。

    “是的,李先生,我们已经在布局,大概需要三个月?!?br />
    “三个月?那是猴年马月了?你没钱?”李和没那么多耐心,“我最多给你一周的时间?!?br />
    “李先生,这会很仓促?!彼锶硪懊挥兴低?,这样做有可能还会赔钱,他很犹豫,李和是大股东不假,可是他自己也是股东,没有跟着赔钱的道理。

    李和笑着道,“要是赔钱,全部算我的,放手做吧。一周?!?br />
    不等对方说话,啪嗒挂了电话,不想那么啰嗦。

    董浩付了电话费,然后对李和道,“你老婆刚刚打了电话过来?!?br />
    “说什么没有?”李和问。

    董浩摇摇头,“只是问你什么时候回去?!?br />
    “我也想尽快回去呢,可惜这帮老鬼子不让我如愿,那么他们也别想快活?!崩詈推暮?,也要恶心他们一下。

    互怼呗,谁怕谁?

    对于藤田这有的国际财团来说,几千万就是洒洒水,毫无疑问,他们肯定拿的出来,但是愿不愿意拿就是另外一番事了,也许只是空口白话而已,毕竟资管局的人很单纯。

    想当初他们在苏联,这种空口白话多了。

    “你这是搞事了?”张文郁听说李和要在日苯做空藤田,很是诧异。

    “来而不往非礼也?!崩詈托ψ诺愕阃?。

    “你小子真够狡诈的?!闭盼挠舾爬趾?。

    “谁说的?”李和不服气这话,“我只是单纯的不明显而已,我还是个好人?!?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