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小子啊,现在是越来越不得了,都这么大规模了,还这么没个正行?!闭盼挠粜ψ诺?,“你这些年是赚的越来越多了?!?br />
    “岁月静好,够花就好。挣多挣少还不是那么回事?!崩詈图盼挠舨欢曜?,就催促道,“是不是不合你口味,你看看要点什么?”

    张文郁朝旁边的服务员招手,笑着道,“小姑娘,麻烦给我加盘油豆腐,用菜籽油或者花生油都行?!?br />
    张文郁带过来的一个中年男人,也站起身跟着服务员过去,附耳小声跟小姑娘说些什么,小姑娘不停的点头。

    “小姑娘,等下?!崩詈秃孟衩靼琢耸裁?,对服务员道,“麻烦全部撤了,只上牛羊肉和鱼、然后加点素菜,只能用菜油?!?br />
    张文郁摆手道,“不用那么麻烦,你们能吃,就多吃点,我可没那么矫情?!?br />
    “抱歉,张所长,我可真不知道?!比思也怀灾砣?,上个红烧肉放这里,不是故意恶心人嘛。

    就像他自己不吃蛇肉,有一次他去深圳,大家请他吃饭,里面就有太史五蛇羹,除了喝点酒,他基本什么都没动!

    李和果断的都让服务员给撤了下去,他自己一顿不吃也不会死。

    然后他又犹豫着问题,“那这酒能喝吗?”

    他记得去苏联的时候,他们一帮子在一起,这些人都是挤在一起吃饭的,他倒是没有刻意观察过。

    张文郁生气的道,“不给我酒喝,我就敢跟你绝交?!?br />
    “那就不醉不归?!敝鞑嘶姑簧侠?,只有几盘花生米,李和推到张文郁等人跟前,然后端起杯子,“花生配酒,越喝越有!”

    这才是国民下酒菜!

    “我没走滨海,我是直接向南从石门到德州、济南、然后再到莱芜,这么一路绕过来的?!闭盼挠舯吆缺咚档?,“这边的情况比我想象的好,从电解铝到压延加工业都是挺不错的,竞争性很强?!?br />
    “我说你这么这点路走了这么时间,原来还跑了这么多地方?!崩詈托ψ诺?,“全国轰轰烈烈搞承包制的时候,这里已经在实行股份制了,地方领导人有想法,经济自然不会差?!?br />
    八十年代中末期,齐鲁就提早开始企业改革,走在全国前列,眼前来说,齐鲁的国有企业改革特别是股份制改革在全国居于领先地位,成为中国股份经济最为活跃和股份制企业数量最多的省份之一。

    张文郁点点头,并不否认,只是道,“我刚刚来的时候,会了几个老朋友,说是张店水泥也在搞股份制,这可是一家大厂,有没有想法?”

    李和摇摇头,“如果当前的股权二元结构还没有改变,我就不参合了,我不反对国有股,甚至都是国有股所占比重雄居首位,我也没意见。

    但是搞活企业的逻辑顺序应该是通过产权关系的变革,达到经营机制转换的目标,塑造以企业法人为主体的股权结构则应作为股份制的改革取向。

    而现在呢,就像四砂一样,领导结构都没变,像你们磨研所和我都是股东,基本没有任何的处分权,此时咱们作为股东对公司的唯一权利仅仅是收益,即领取股息和红利?!?br />
    张文郁道,“可是你在国外也投资了很多企业,也没有决定权吧?”

    李和道,“在国外是钱说了算,资本为王,管理层不听话,我随时能把他给换了?!?br />
    “你的意思是你想控股?”

    热菜不停的上来,张文郁只夹了一筷子的白菜,看到李和疑惑的眼神,就笑着道,“年龄大了,清淡一点好?!?br />
    “不一定,看情况,我只看管理层?!崩詈退档暮芩嬉?,吃一堑长一智,他现在是明白了,之前投的钱和设备不少肯定是打了水漂。

    但是他本来就是抱了普遍撒网,重点逮鱼的心思,投十家,亏九家,只要有一家成,就这还有的赚。

    不一定要控股,可是遇到好的管理团队,比如魏桥、海尔、海信、兖矿、南山、潍柴,他不投钱,不是傻了么?

    他还有一批美元国债,马上就要到期,准备全部投入到国内,只要是能投的,他都会投。

    中国500强,他投上一半,世界500强,他再投上百十家,想想都够霸气!

    “电力企业现在不少也在搞股份制,你可以多走走,多看看?!闭盼挠粜ψ诺?,“齐鲁电力现在就正在搞?!?br />
    “这个倒是可以看看?!?br />
    李和实际上有点犹豫,实际上电网和电力这一块是最明显的地域抱团,这一领域混的像样的不是齐鲁人就是从齐鲁走出来的。

    想参股赚点钱可以,但是想正儿八经的搞出名堂,估计难。

    就像在全国各地终端建材市场,特别是那些卖陶瓷的,没有本地人,没有外地人,绝大多数都是胡建自己人。

    外面人想进去,难的很。

    接着几天,他就跟着张文郁,一连见了好多人,大部分都是四砂的小股东,他更见识到了什么叫抱团,除了同学、同乡,还有一种叫同僚。

    论级别,他们这些国企也就局限于正厅级,级别上和市长相同,可肯定没有市长职权大。

    但是令李和诧异的是,大家一起去市政府,从书记到市长集体下来迎接陪同。

    那个被众星拱月般簇拥的济石化的总经理背着手,指点江山,其它人不时的点点头,一副受教的模样。

    张文郁笑着解释道,“他以前是济石化总经理,现在提上来,分管工业工作,你说呢?!?br />
    “还能这么玩?”

    李和无奈的笑了。朝他拱拱手,“我对你的敬仰之情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少扯没用玩意?!?br />
    张文郁嘴上虽然不屑,但是面有得色。

    看着一行人在那热热闹闹,李和倒是没有跟着进去,转身就走了。

    他自己住的酒店已经客满,据说是被韩国客商给包了,他只能把张文郁一行人安排在不远的国际酒店。

    从酒店出来,他看到有卖烤红薯的,就围着人家炉子,一边烤火一边吃。

    “李先生?!逼牖檬执链了?。

    “嗯?”李和发现一个老头子正眼都不眨的盯着他看。

    金琳道,“李先生,他看你好长时间了?!?br />
    李和笑着道,“也难怪,我这样拉风的男人,是那样的鲜明,那样的出众,那忧郁的眼神,唏嘘的胡茬子....喂,你们几个什么表情?”

    金琳几个人不捧场他很生气。

    不过随即又叹口气道,“哎,可惜不是小姑娘,认真的说,被一个老头子盯着真不舒服?!?br />
    老头子已经被李和发现,索性带着身后的几个人往这边走近。

    齐华小声道,“他就是藤田集团的前任主席梅原末治,现任主席是他儿子?!?br />
    “梅原末治?”

    不是冤家路窄是什么?

    他早应该把朱玮琦老子带过来的,父债子偿。

    “你好,我见过你?!泵吩┲巫叩嚼詈蜕砬?。

    “抱歉,我好像没见过你?!崩詈拖氩坏秸饫贤纷佑姓饷春玫闹形?,不过他确实是没有见过的。

    不过也不稀奇,毕竟这个老鬼子参与过侵华战争,知彼知己,日苯人这方面用的比中国人自己还溜。

    “捷克斯米拉工厂拍卖会上,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在圣彼得堡,莫斯科,基辅,我们都见过?!泵吩┲蚊嫖薇砬?,眼前的这个人坏了他那么多好事,就是化成灰他都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