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合资企业中,外资增资扩股得以轻易实现的原因,主要在于有关合资企业的立法缺乏限定性规定,并且合资企业运营实践中的操作不规范所致。

    按照目前的政策来说,增资不需要三分之二股东,更不用需要全部股东同意,也完全可以单方面增资,如果原股东不认购新增资本,他的股份当然就稀释了。

    他不怕得罪本地所谓的地头蛇,四砂最值钱的就是技术、员工和他之前投入的设备,实在混不下去,大不了搬迁,从工人到设备都可以给挪了!

    有本事从苏联挪过来,他就有能耐挪走!

    只是不到那一步,他不会这么做,毕竟整个这一片的投资环境还是不错的,论政府信誉,在全国都是排的上前五的。

    绝对不像有的省份,混到政府信誉破产,曾经有一个省份,混到被国开行提请证监会、银监会、发改委暂停政府及企业融资,并倡议所有金融该机构全面停止购买该省政府及地区债券。

    “这是什么意思?”宋秘书对于这个新名词并不陌生,作为一个秘书,除了要笔杆子溜,还要学会与时俱进。

    李和不顾对方的脸色,摊摊手,“请拭目以待?!?br />
    不再搭理对方,其实他现在对那个张魏桥比较感兴趣,也是传说中的牛人啊,只是他对其事迹了解的并不多。

    “李总,谢谢,真是客气了?!?br />
    李和请吃饭,这让张魏桥受宠若惊。

    李和笑着道,“坐吧,不用客气,这酒还是你带过来的,我也是借花献佛?!?br />
    “谢谢,谢谢?!闭盼呵沤庸詈偷孤木票?,先和李和碰杯后,站起身又朝着齐华等人遥举,一饮而尽。

    “好酒量?!崩詈褪鸫竽粗?。

    “李总,这里我是地主,有什么吩咐你尽管说,这关系我还是有点的,大的不一定,小的肯定没问题?!闭盼呵藕榔暮?。

    “没事,你能过来,已经是情谊,我倒是说于德华这个人多嘴呢,来麻烦你?!崩詈托ψ诺?,“生意可好?”

    张魏桥道,“承蒙于总的关照,全国棉纺全行业连续亏损6年,目前只有我们的棉纺厂这两年越发兴旺,出口订单都做不完。而且资金有缺口,于总还千方百计的主动帮我介绍银行贷款,对于兄弟的情谊,实在是没话说?!?br />
    李和问,“是找通商银行贷的款?”

    张魏桥道,“你也认识吴经理?”

    “吴经理?”李和哪里知道是谁,“董事长姓黄,叫黄炳新?!?br />
    “黄炳新?对,我记得董事长是叫黄炳新,虽然我也有点身家,可是跟人家一比,没法比啊,所以还真没机会见。李总,听你的意思你很熟?”

    “恰巧认识?!崩詈托π?。

    “李总,真是...真是...”张魏桥费了半天的脑子也没找到合适的词,急的额头冒汗。

    “张总是想说交游广阔吧?!苯鹆帐适钡慕恿艘痪?。

    “哎,不好意思,我就小学毕业,没什么文化,十来岁就进了油棉厂,厂子是做榨棉籽油的,我就是在里面扛棉包,一袋一百斤的棉包,每天扛几十袋,连看书的机会都不多?!闭盼呵爬趾呛堑呐呐哪源?,“好不容易大前年在皖北财大弄了个大学学历,还是个糊弄人的玩意?!?br />
    “老哥是个实在人?!崩詈凸笮?,给他又倒了一杯酒,“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也主动说,一点都不用客气?!?br />
    “没有,没有,于先生已经很关照?!?br />
    张魏桥的话刚说完,董浩的手提电话响了,接通以后就递给了李和。

    李和向张魏桥表示了下歉意,就出了包厢去接电话。

    “李先生,索罗斯联合对冲基金开始做空银岛贸易旗下的一家上市公司?!惫圃诘缁八档牟⒉蛔偶?,好像早有预料。

    毕竟她在英国英镑一役上把量子基金坑的那么惨,不找她报仇雪恨才叫有问题,果然现在就来了。

    李和笑着道,“他敢做空,我就敢接盘,把他输的裤子都没了?!?br />
    他也同样有这个心理准备,出来混的早晚是要还的,杀人人杀,相酬之道,置不为理也。

    “李先生,美国穆迪已经将这家公司的高级无抵押债务评级下调至「B3」。评级展望维持为「负面」,认为其财政状况已转弱至更为相称于「B3」评级的水平。

    所以我已经让公司管理层准备召开投资者年会,表明公司当前生产经营正常、稳定,业绩同比增长大,经营性现金流入充足,从未发生过债务逾期的情形,偿债能力无重大不利变化....”

    “不用这么麻烦?!崩詈颓坑驳拇蚨?,“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几个刚毕业的MBA毕业生就在我面前指点江山,他们不配?!?br />
    大部分上市公司禁不住狙击的原因就是资金流动性不足。

    砸盘接盘无非都是钱的游戏,他现在最不差的就是钱。

    即使是那帮子最喜欢浑水摸鱼,擅长蚂蚁咬大象的美国秃鹫集团,比如amerson Analytics,他也不惧怕,也照样让他穿叉子出去,有钱任性。

    “把消息给我散出去,让老于和老沈,还有黄炳新他们,包括我们国内外投资的企业和单位,以后拒绝以任何形式与穆迪展开合作,拒绝穆迪评级!”

    如此评级结果,颠倒黑白。

    对于评级机构来说,要么落井下石要么锦上添花,说白了就是个墙头草而已。

    拿美国次贷?;团氛;此?,?;⑸?,评级机构作为专门跟踪观察地球上各类经济体的研究,为何没有提前的警预评级呢?

    既然穆迪敢联合索罗斯坑他,他没有低声下气的道理。

    “我领会你的意思了?!崩詈鸵才鲇?,郭冬云也没有反对,她之前的做法无非是一个正常的公司流程,现在李和主动说不走寻常路,她高兴都来不及,因为她们有这个底气。

    从来没有哪个机构敢做空高盛、贝莱登、哈撒韦公司、沃尔玛,因为它们是巨人!世人皆知!

    而敢于做空银岛贸易旗下公司,只因为她们太低调,还从来没有展露过牙齿,虽然在英镑战役里,她们有很不错的斩获,可是在国际金融市场上她们还是太低调!

    低调的并不为人所熟知!

    没有人真正意识到香港银岛贸易的依仗,没有意识到通商金融集团、达美集团、远大集团、远大投资集团、巴福集团、金鹿集团都是紧紧围绕在一起的。

    “穆迪是上市公司?”李和紧接着问。

    “是的?!惫泼挥蟹袢?。

    “我不舒服,他们也别想舒服了,往死了弄?!崩詈头⒑?,“缺钱找潘友林和黄炳新?!?br />
    挂了电话,李和心里依然不怎么舒服。

    “李总,有事你说?!闭盼呵欧⑾指战莸睦詈土成缓每?,好像很气愤。

    李和笑着道,“没事,一帮跳梁小丑在那跳来跳去,有碍观瞻?!?br />
    两个人又随意聊了聊,这顿饭就算结束了。

    第二天他又宴请了冒着大雪而来的张文郁。

    “真是辛苦了?!?br />
    张文郁感叹道,“辛苦谈不上,跟年轻那会根本没法比,我们什么没经历过?跑点路能算什么,出门都是车,舒服的很。就是这年龄大了,身子太重,力不从心啊?!?br />
    “我可不想听你想当年?!?br />
    这些都是老年人的通病,包括李和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