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想后,到了刘局长的办公室,要怎么说,要说什么,心里都有数,这些都是有腹稿的,经过精心的润色,添油加醋的说了一番。

    “其财大气粗的嚣张一览无余,这些民企个体户,不顾招商引资的大局,简直是越来越不像话....”

    他一边气愤的说着,一边观察刘局长的表情,果然脸色难看,他不禁暗自欣喜。

    刘局长沉声问道,“你是说这次来的是地大集团的一个什么高层?不是他们那个什么董事长郭冬云?”

    宋秘书点点头,“不是郭冬云,好像是姓李?!?br />
    “那也是个小职员,就是郭冬云来了,也不能这样目中无人,不成体统,没规矩?!绷蹙殖ひ簧浜?,虽然地大集团在国内很有名气,但是总归来说只是一家民营企业而已,哪怕她郭冬云是个新加坡人,可是那又怎么样,也是个职业经理人而已!

    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与日苯藤田这样的世界百强企业,完全没法相比!

    利用外汇资金是当前利用外资加速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重要形式,是实行对外开放政策的主要内容之一。

    引进外资就是相当于引进外汇,这才是最切实际的好处!

    “那现在?”宋秘书小心的探听口风,想知道一个处理意见。

    刘局长突然问道,“磨研所那边联系了没有?”

    宋秘书道,“磨研所那边没有给具体的回复,没说可以,也没说不可以,倒是有点模棱两可的样子?!?br />
    刘局长点点头,严肃的道,“张所长是老革命,老战士,深受大家爱戴,要多尊重,好好做他的工作,多听听他的意见,我想他一定能理解我们的苦心?!?br />
    “你放心,这个是肯定的?!彼蚊厥檎嫘南敕桓霭籽?,他又不傻,这种事情哪里需要交代!

    “你去找他们?!?br />
    “地大集团的?”宋秘书有点不确定。

    “这事不能再拖,日苯客人在这里停留的时间有限?!绷蹙殖ず孟裣铝司鲂?。

    “我现在就去办?!?br />
    宋秘书也不在停留。

    带着两个科员,直奔李和所住的酒店,在酒店经理殷切的陪同下,找到了正在餐桌上的齐华等人。

    “宋秘书,好久不见?!逼牖鹕淼墓Ψ蚨记贩绶?,惬意的品着红酒,要不是有李和在,他根本没机会喝到这么好的红酒,自然要多喝。

    人生最大的悲哀就是有眼不识泰山,遇到了泰山却不知对方是泰山,相遇而不相识,相识而不相处,相处而不相知,与贵人擦肩而过失之交臂是最大的悲哀。

    在他看来,这位宋秘书大概就是此类人,让改变命运的机会与自己擦肩而过,等到晚年回首的时候,大概是想撞墙……

    当然,有的人不一样,一个叫张魏桥的棉纺厂厂长只听于德华一句话,就屁颠屁颠的开上三个多小时的车程从滨州带人过来,送来了上好的红酒和白酒,只为了结个善缘。

    因为那个人明白,能让于德华臣服的人肯定不是小人物。

    所以此刻,齐华又不禁在暗自揣测于德华和李和的关系,于德华他是知道的,要是金鹿集团也是属于李和,那就未免太可怕了!

    看到宋秘书过来,李和只是抬头瞄了一下,然后继续和董浩碰杯,闷头把西凤喝的滋滋响。

    金琳一瞧,心里有谱,也是继续坐着,连招呼都没有打,对这个宋秘书,她更加的没有好感。

    宋秘书没吭声,拉过一把椅子,径直的坐下,一眼扫过全场,然后才冷冷的道,“你们真是好兴致?!?br />
    “宋秘书,试一试?这酒不错,难得的好酒?!逼牖廊槐3肿乓坏忝孀庸Ψ?,倾斜着酒瓶要给对方倒一杯。

    “不必了?!彼蚊厥榭戳艘谎哿瘫甓济挥械拇植诘奶展奁?,表示了不屑。

    “宋秘书什么好酒没喝过?!彼蚊厥榇吹囊桓龃蜃挪ɡ司淼墓媚锊辶嘶?。

    宋秘书给了她一个赞赏的眼神,太会捧场了!

    金琳晃着酒杯,笑盈盈的道,“这葡萄酒出产自格鲁吉亚,说起格鲁吉亚你们可能不是太熟,也就是斯大林的老家,这里盛产葡萄酒,曾经是沙皇和贵族的专用酒,也是前苏联的国宴专用酒,是世界顶级的葡萄酒?!?br />
    她其实心里也跟着犯嘀咕,张魏桥这样的土暴发户出身的乡镇企业家是从哪里弄得这么好的酒?

    “最好的葡萄酒产自波尔多,别以为我不知道?!迸⒆拥靡獾难鲅鐾?,“我还喝过不少呢?!?br />
    “这不怪你,是贫穷限制了你的想象?!苯鹆罩苯痈艘桓霰┗?,“毕竟有些东西你只能通过看广告、看书或者看电影得来?!?br />
    甚至书里或者电影里都是这些产品的软文广告,只是不自知而已。

    “你....”女孩子气的咬牙切齿,但是又碍于口拙,不知道怎么辩驳。

    金琳见李和没有怪她的意思,就不再搭理女孩子,继续品自己的酒。

    而一旁的宋秘书脸色都是发紫,不过瞧也没瞧齐华和金琳,却是盯着李和看。

    “你是他们的领导?”

    “有话你说?!崩詈瓦诹镆幌?,一盅酒再次下肚,他不得不说,这张魏桥送过来的西凤酒很是不错,毕竟售价在那放着呢,一瓶特珍先秦就要2400多,算是目前国内最贵的白酒。

    虽然这两年白酒每年的涨价幅度都在30%以上,但是茅台最贵的酒也才200多而已,光是价格就没法和西凤酒比。

    “市里的领导对你们很失望!”宋秘书拍着桌子,先声夺人。

    桌子咣当一下,李和的酒杯差点洒了,他很不高兴。

    这种陶瓷酒盅,一次性大概可以装5钱,洒掉一杯也就是100多块钱没了!

    太浪费了!

    浪费可耻!

    特别是对他这种嗜酒如命的人来说!

    “跟我有什么关系?”

    他如实说。

    领导们失望不失望,和他一毛钱关系没有!

    “什么?”

    宋秘书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们李总说的很明白呢,和我们没有关系?!苯鹆丈平馊艘獾陌镒胖馗戳艘槐?。

    “你别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宋秘书接连被这样奚落,终于绷不住了。

    李和笑着道,“你找我有事?”

    “你明知故问,这是典型的目无法纪?!彼蚊厥榘岩环菸募谧雷由?,冷笑着道,“这份文件你们看看,希望你们顾全大局,牺牲小我?!?br />
    晃晃酒瓶子,酒没了,李和也就不再喝,把碗里最后剩下的几粒米贱兮兮的舔干净,才抹抹嘴。

    点起烟后,慢悠悠的道,

    “目无法纪的人应该不是我,我想有些人应该是不懂法的,包括宋秘书你在内,按照新颁布的《公司法》,股份制企业只有董事会、股东会、监事会三方具有管理权、决定权和监督权,那么宋秘书,你这样大张旗鼓的,是什么意思?”

    有的国企虽然已经实行了股份制,但是没有摆脱计划经济模式下的行政隶属关系。

    董事会成员和总经理不是按规定程序产生,从董事长、总经理到企业高层仍然由上级主管部门任免,还有的改组前原党政班子集体入董事会,形成决策层和执行层合二而一,一套人马。

    有的企业改组为股份制后,仍然同财政部门签订承包经营合同书。在行政上作为政府部门的直属企业,在财务上的隶属关系还要归财政部门管理,形成一仆二主,倒增加了婆婆。

    “股份制目前还只是试行阶段,由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过渡中,我们主管部门当然要进一步规范企业改制上市过程中的资产重组,给予指导意见?!?br />
    宋秘书不以为意,要不是因为现在实行了股份制,他真不用来这里受气,不管怎么样,这个程序要走,不然较起真,抓住毛病,也是个事。

    李和笑着道,“为了避免不合格的大股东和管理层伤害中小股东利益,地大集团已经同磨研所已经提请召开股东大会?!?br />
    “召开股东大会做什么?”宋秘书皱着眉头。

    李和道,“股东大会的目的主要是讨论是否要增资扩股,充实资本金以增强四砂厂抵御风险的能力,重置股权结构以完善其内部治理,支持社会主义经济建设?!?br />
    他不准备带他们玩了。

    这些都是老套路了,越来越多的合资或合作企业在华经营数年后,通过增资扩股,转变为母公司控股型合资企业甚至是独资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