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羲之故乡羲之酒,羲之美酒誉四方。国际评比得金奖,临沂酒厂是他乡.....”

    一看到这种老土的广告,李和毫不犹豫的啪嗒换台。

    “山美水美人更美,是因为大青山的矿泉水,你问我今年有多大,昨天20,今天18,要问我秘密在哪,因为秘密在它...”

    一个女孩子在屏幕上扭来扭去,手里举着一瓶矿泉水,李和一看到齐鲁台的标志,本以为是广告,可是还还没来得及换台,就听到了对白,原来不是广告,是电视剧里面的选美比赛。

    李和耐着性子看了一会,电视剧名字叫《杀人街的故事》,主角王志文,这会还是个小鲜肉,五官端正,发际线稍微高了一点,倒是看不出秃顶的趋势。

    对于苍白的内容,他倒是没有多大的关注,对于里面纪实描述胶东半岛某个海滨城市的海鲜一条街在80年代的宰客传奇比较感兴趣,他稍微一看,发现与这里面一对比,大虾论只卖简直太仁慈了,不客气一点,像电视剧里面一样,蛤蜊都能论只卖。

    “李总,李总?!逼牖掖颐γΦ呐芙?,连门都没有敲。

    李和白了他一眼,严肃的道,“跟你说多少次了,淡定,要淡定,瞧瞧你什么样子?”

    “不好意思,李总,我...”齐华一紧张说不好话了。

    “说吧,什么事,这么慌张?!崩詈桶训缡庸氐?。

    齐华急忙说道,“刘局长刚刚打电话过来要约咱们见面?!?br />
    李和问,“哪个刘局长?”

    “资管局的刘局长?!?br />
    “就这事?”李和对他也是无语。

    “啊,是啊?!逼牖菜布涿H?,这不算大事?

    他们千里迢迢的来这里不就是为了找相关的负责人吗?

    李和冷笑道,“不见,他以为他是谁,想见就见?”

    他脾气早就上来了,曾经他们爱理不理,现在他让他们高攀不起!

    “可是...”齐华有点犹豫。

    “可是什么?你同意见面了?”李和直接质问。

    “没有,没有?!逼牖苯影谑?,“没你允许我哪里敢同意??!”

    他现在还没搞清楚李和在集团公司中的地位,只知道郭冬云对李和很尊重,可是集团主席已经是最高职位了??!

    而且集团的高层他虽然都没见过面,可是混职场的,各个部门的大佬他都是耳熟能详的,甚至包括和地大集团同属一套班子的香港银岛贸易公司。

    “那你怕什么?告诉我地大集团是什么性质的企业?!崩詈屠厦》噶?,准备给他上上课。

    “地大集团是一家集资本运营、品牌运营、产业运营为一体的大型集团,是中国大陆地区最大也是最知名的多元化现代民营企业集团,现有员工13000多名,年收入655亿,地大集团构建以机械、电气产业为主业,冶金、交通、石油、化工等产业为重点的发展格局....”齐华边说边看李和的脸色,“通过提升资产质量、优化资本结构、调整产业结构、布局全球市场、开展研发创新、提升信息化水平六大举措,为股东创造效益、为社会创造价值、为员工创造成长空间,成为受大众信赖和喜爱的全球化企业....”

    “背的挺溜?!崩詈托π?,点着一根烟,问,“对香港银岛了解多少?”

    “香港银岛是一个多元化的金融服务公司,在亚洲、北美、欧洲、澳洲等地区拥有300余家成员企业及15家上市公司,目前同时管理着多支美元和人民币基金,投资领域包括信息技术、半导体、清洁技术、医疗健康、消费零售和高端制造等行业....”齐华对于香港银岛贸易明显知道的有限,说的磕磕绊绊。

    “还不错,你知道的不少?!崩詈统愕阃?,最后笑呵呵的看着一直在一旁不说话的金琳,“你是集团法务?”

    “不是?!苯鹆盏?,“李总,我只是投资部门的法务?!?br />
    李和问,“你知道我的名字?”

    金琳点点头,“知道?!?br />
    李和笑着道,“那么告诉他我是谁?!?br />
    “我...李先生...”金琳一时间紧张的连对李和的称呼都变了。

    李和笑着道,“你肯定知道,说吧,我不会追究的?!?br />
    从见这个女人的第一面开始,他就发现这个女人对他是发自内心的尊敬,对于他的命令没有一丝的犹豫,绝对不同于齐华只是因为郭冬云的淫威而屈服于他,时不时的还要反抗或者辩驳一下。

    所以,他很肯定,这个女人是晓得他的身份的。

    “谢谢李先生?!苯鹆湛纯蠢詈筒辉谝獾纳裆?,终于松了一口气。

    地大集团属于民企,控股母公司是在海外离岛注册,许多信息属于非公开信息,但是在法务部门和财务部门,能知道李和的身份也不稀奇,但是仅限于有数的核心领导层,她也是偶尔从一份拿错的文件,才阴差阳错的看到李和这个名字,虽然已经得到上层警告,可从此就牢记在心里,直到看到李和这个比她还小的年轻人,她还有种不真实感。

    她认真的看着齐华道,“李先生是地大集团、香港银岛贸易的实际控制人?!?br />
    “啊...”齐华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被这个消息弄得一愣一愣的,震惊的看着李和。

    他想不到会有亲自见到大老板的一天!

    “所以....”金琳一字一顿的道,“李先生根本没有必要去见什么这个局长,李先生之前去见那个厂长,已经是给脸面了?!?br />
    “那是,肯定不见?!逼牖乖诜⒋?,只会顺着金琳说。他也有点气恼金琳,两个人同事这么多年,关系这么好,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信息都不肯和他透漏!

    害的他出丑!

    李和问,“那你知道怎么做了?”

    “知道了!”齐华回答的很肯定!

    李和摆摆手,他同金琳两个人都出了房间。

    他一出房间,正准备给刘局长的秘书打电话,通知这边不去约见了,但是刚按上一个号码,就神气的放下了电话。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什么都不做,给通知?

    做他们的春秋大梦去吧!

    什么局长!

    什么藤田集团!

    统统的见鬼去吧!

    他之前之所以这么弱势,是因为他的单位职位太低,现在有了李和撑腰,他比李和还要自信!

    甚至他自己本身比李和还要清楚地大集团和香港银岛贸易加在一起的影响力!

    此时的刘局长坐在暖烘烘的办公室里,抱着茶杯,不时的吹着杯子里飘浮的茶叶。

    不时的有人进来,拿着文件给他,他才拿出笔签个字。

    秘书进来,他简单的问了几句,然后同样签了字。

    “哦,对了,小宋?!绷蹙殖じ厦白∫雒诺拿厥?。

    “局长,你有事?”

    “地大集团的人过来没有,要是过来了,直接带到办公室来?!绷蹙殖げ畹惆颜饷粗匾氖虑楦橇?。

    小宋秘书看看日程表,“安排的时间是三点十分,现在都三点钟了?;姑挥械?,应该差不多了?!?br />
    “不像话,这些小职员一点规矩都没有了,不讲效率?!绷蹙殖だ浜咭簧?。

    地大集团的人太不像样了!

    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

    哪个来见他的,不是提前半小时到?

    难得他提前想起来他们,居然找不到他们人!

    “那我再催催他们?”小宋感觉自己办事不利,问的小心翼翼。

    刘局长摆摆手,“快去?!?br />
    他现在不但要要回原来的外国专家,还要让他们签合资协议,时间紧迫,眼看要元旦了,不能再瞎耽误。

    小宋回到自己隔壁间的办公室,急忙的拨通了齐华的电话。

    “你是地大的小齐是吧?”

    “你是?”齐华在咖啡店喝着咖啡,假装没有反应过来。

    “我是资管局的宋秘书!”

    “哦,宋秘书,你好,你好?!?br />
    “你们怎么现在还没来?”宋秘书不高兴。

    “什么?”齐华还是有恃无恐的装糊涂。

    “我不是跟你说三点钟吗?我们局长等着呢!”宋秘书有点很生气。。

    齐华抿了一口咖啡,笑呵呵的道,“宋秘书,我记得我昨天就跟你说过,我要请示领导的,我可没肯定今天一定去?!?br />
    “你....你们领导呢?”

    “我们领导???很忙的?!逼牖故俏匏降奶?。

    “把你们领导的号码给我,我给他打电话?!彼蚊厥檠棺×吮┰甑那樾?。

    “我们领导的号码是你想要就能要的?”齐华原话送回,记得他当初要见刘局长的时候,宋秘书就给了他这么一句话,我们领导是你想见就见的?

    “你很好,很好...”

    前恭后倨,这是什么态度!

    宋秘书依然能想起来之前这个人为了见刘局长,对他有多殷勤,又是请吃饭,又是唱歌,又是送礼物,结果这才没多长时间,就变成这态度了!

    “我当然很好,谢谢宋秘书关心?!逼牖苯影咽痔岬缁胺旁谧雷由?,有一句没一句的应付着,直到电话里的人气急败坏的挂了电话。

    宋秘书深吸一口气,在屋里来回踱步,想想怎么跟局长回话,这小鞋必须给穿一个!

    要不然他们都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