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气吃了三个烤红薯,还意犹未尽,但是想想,最后还是停嘴了,红薯吃多了,绝对污染大气。

    为了?;せ肪?,他只能委屈下嘴巴了。

    “师傅,不用找了?!彼竞焓淼睦贤肥榍?,见老头还在铁盒子里翻零钱,就笑着道,“明天还来继续吃?!?br />
    “那成,谢谢老板?!崩贤坟妥叛?,高兴的脸上的褶子都挤在了一起。

    李和在雪地里抓把雪,随意搓搓黏糊糊的手,就同董浩一起走了。

    纷纷扬扬的雪花越来越大,路上行人也越来越少,但是此时的国际酒店却是灯火辉煌,人头攒动。

    “4月底前我市组团到日苯招商,受到了各界日苯友人的盛情接待和协力,非常感动,非常感谢。我不仅感受到日苯民众对中国人民的友好情谊,也深深感受到对我市的关心和支持。

    不到一个月时间日本企业就组团来兴作投资考察,这充分体现了双方的诚意....”

    市委副书记也就是夏市长致祝酒词,市里四套班子领导都聚集在侧,可见对招商引资工作的重视。

    “我有幸访问淄川,深切感受到了淄川淳朴热情的民风和山灵水秀的风光,希望双方能在机械、农业等方面开展更多交流合作....”

    代表日方发言的是一个老头子,个子不高,七十来岁的样子,穿着体面的西装,留着一撇极其有特色的八字胡。

    一切都很流程化,直到私下里的时候,双方才聚在一起寒暄。

    “梅原先生,我敬你一杯,再次欢迎你的光临!”夏市长一饮而尽,然后发出爽朗的笑声。

    “非常感谢?!北怀莆吩壬娜毡饺?,弯腰鞠躬之后,也是一饮而尽。

    “梅原先生果然是豪气之人,不但中文好,而且酒量也好,非常让人佩服?!闭猩叹值某戮殖ぴ谝慌苑⒊隽嗽尢?,他负责招商,他自然知道这个老头子的分量,虽然不在藤原製砥会社担任任何职务,也不是藤田集团的高层,但是却是藤田集团前任董事会主席。

    而且现任的主席是老头子的儿子,其分量自然是不必说,凡是涉及到藤田集团的重要政策都是需要这个老头子决断。

    “夏市长,吴局长,我对此次的合作非常有信心,我相信在双方的努力下,一定会取得成功?!泵吩砬檠纤嗳险?,他在全场扫了一眼后,径直的问道,“我记得四砂厂有不少从俄罗斯来的客人,特别是多伊尼琴先生,他是前苏联科学院院士,超硬材料的研究所的所长,鄙人对他神往已久,不知道可否请出来一见,以表达我的敬仰之情?!?br />
    这把夏市长和吴局长等人问蒙了,齐齐的向资管局的刘局长看过去,四砂是资管局的下属企业,不问他问谁。

    “我们主要的职能是通过统计、稽核对所管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情况进行监管,虽然企业负责人的任免归我们,可是工资管理、外国专家这一块归劳动部门管?!绷蹙殖に低?,大家伙又唰唰的往劳动局的孙局长望过去。

    “这个...”被大家伙盯着的孙局长,脸上瞬间就尴尬了,想不到大家推诿的功夫都这么厉害!

    要不是有外人,他恨不得一把把眼前笑盈盈的看着他的资管局的刘局长给掐死算了!

    怎么可能说不知道!

    想当初四砂自己工人都发不出工资了,怎么可能还养着苏联专家这帮子外人,平等对待,一律撒手不管了!

    所以当初地大集团接走这些外国专家,这事从上到下都是默认的!

    凭什么推给他!

    可是他不服气也没办法!

    他总不能再推诿回去,要不然当着一干领导的面,显得多没担当!

    “真不好意思,梅原先生,你这次可能要失望了,多伊尼琴先生被别的单位给借调走了?!彼锞殖ぜ敝猩?,总算找到了一个托词,至于多伊尼琴是谁,鬼才知道,他想不懂,为什么一个人日苯老头子比他还熟悉他单位的人事情况,“有机会肯定能见面的?!?br />
    “那么塞米尔仓先生呢?他苏联高压物理研究所最知名的一位专家?!泵吩廊徊凰佬?,“我本人多次想请他到日苯讲学,但是至今都没有机会?!?br />
    “呵呵,真是不巧,都被借调走了,暂时没法见面?!蓖写视昧艘槐?,孙局长也不介意再用第二遍,“你知道借调是什么意思吗?就是咱们的上级单位....”

    “这个我懂?!辈坏人锞殖に低?,梅原就插话然后点点头,“但是,孙局长,请务必满足鄙人的心愿,让我和他们见一面。而且我们的协议中有明确规定,这些苏联专家都算是合资厂的技术投入?!?br />
    有这条规定?

    旁边的领导们面面相觑,直到认真回想,好像真有这一条,不过一直没有人在意,这能算什么事?

    所以此刻没有想到这位日苯客人还会特别强调。

    “这个没有问题,一定满足你的心愿?!弊使芫值牧蹙殖ふ飧鍪焙蚣笆庇Υ?,拍了胸脯答应,地大集团的人就在淄川,好几次想见他,他都没有同意的,至于见不见,还要看他高兴不高兴!

    让那些苏联专家回来,他认为就是他一句话的事情,反正到时候有日苯人的合资厂发工资,他倒是不在意。

    “非常感谢!麻烦了!”梅原给了一个九十度鞠躬。

    “哎呀,客气,客气?!绷蹙殖け徽馊险娴奶?,感动的很,似模似样的给了一个同样的回礼。

    但是旁边的孙局长却把刘局长给彻底恨得牙痒痒了,撂担子的时候比谁都快,有功劳显摆脸面的事情就一个劲的往上面贴。

    “哈哈,梅原先生,请不要客气,这也是我给你的保证,你的要求我们一定尽力办,我们也是按照协议办事?!毕氖谐ぴ谡飧鍪焙蛞舱孟粤似踉季?。

    一时间宾主尽欢,原来略显紧张的气氛至此也彻底地放松了下来,彼此又商谈了一下相关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