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理会高尔夫车主,继续上路,两个人一路上都是轮换着开。

    因为是下雪,到滨海这不足160公里的路程,硬生生的开了四个多小时,本来路上不想停留的,但是两个人确实是肚子不争气,所以给小顾打了个电话,准备顺路到四海饭店搓一顿再说。

    “李总,你辛苦?!币唤拥嚼詈偷牡缁?,小顾就早早的等在酒店的门口。

    “这天气不是人能受得了的?!币幌鲁?,冷风就往脖子灌,李和打个哆嗦,把衣服领子都捂得严严实实。

    暖烘烘的屋子,挨着暖气片消停了一会,然后洗脸洗手,接过泡好的茶,整个人从身到心,才算舒服一点。

    “赶紧给我们弄点吃的,吃完就走,不在这耽误?!崩詈退低暧职殉翟砍锥」?,“麻烦帮我加满油,谢了?!?br />
    一路上就没得着加油的机会,这也是他们愿意在这里停留的原因。

    他也想过买飞机,但是想想还不够麻烦的,按照目前的空管状态和政策,简直自己给自己惹骚,再说,国内可供降落的机场也太少,还不如自己开车或者坐火车来得方便。

    “好,我现在就去?!毙」说矫趴诎才藕萌?,又回到了屋里,笑着道,“冯磊昨天才走,要不然他也能陪着在这里喝几杯?!?br />
    李和问,“他不在香河呆着,来这里干嘛?”

    “主要是路过,他要去招远?!毙」私庸詈投吹难?,自己没点,先给李和点着。

    “他还想去开金矿不成?”

    招远金城天府的名声,连李和都知道,大金矿脉4000多条,小矿脉更是不计其数,一座躺在金山上的城市。

    要论矿业暴发户,中国最早的一批应该是招远的金矿老板们。

    而且他也听平松说过,这些腰缠万贯,财大气粗的金矿坑口的承包者,经常拉着大批的现金到首都,见了银行就存,动不动一开口就想买一条街、买一座楼。

    至于那些后来闻名天下的煤老板们,此时还在山沟沟里数蚂蚁呢。

    “还真让你给猜着了,这小子受了刺激,一心要去开金矿?!毙」诵ψ诺?,“别说是他,就连我都心动,我是去过一次,那边的金矿业发展的确实厉害,不要说那些金矿老板,就是在大街上的一般市民,指头、脖子上都是黄闪闪的,耳朵底下都是金灿灿的。要不是走不开,我都想去了?!?br />
    李和摇摇头,“跟他说下,这条路不好走,让他赶紧扯乎?!?br />
    “这..他现在一门心思可都在这上面,积极的很呢?!毙」擞械阄?。

    李和道,“一定要说到,做不做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br />
    他和董浩两个人随意扒拉了一点饭,把暖水瓶灌满水以后,重新上路。

    淄川是全国重要的工业基地,工业体系涉及化工、医药、建材、纺织、陶瓷、机械、电子、轻工、冶金等35个主要工业领域。

    淄川的陶瓷、琉璃、丝绸等传统产品更是久负盛名,经济规模在鲁东省内是靠前的,在全国范围内也是百强县。

    当然,整个鲁东省地区,在全国范围都是很牛掰,怎么着都能进前五,经济实力很强,算是先富起来的地区,但是得益于齐鲁电视台的宣传,总给人土渣渣的感觉,电视上不是医疗广告,就是史丹利,整个齐鲁大地最出名的居然是蓝翔!

    挖掘机好高端大气上档次,有没有!

    不过不怕不怕,好在营销总部开在郑州电视台,还有我金坷垃!

    掺了金坷垃,一袋肥料能顶两袋来撒!

    正所谓一白遮三丑,一胖毁所有,同理,一土也能毁所有!

    这里明明是富得流油的宝地,非让人误会这个地方是个穷山沟沟!

    在宾馆里,李和对着送暖水瓶过来的小姑娘道,“这种电视台你们不砸了,还留着过年???”

    这种电视台拉低了整个齐鲁人的档次,上至高血压,糖尿病,下至腰腿疼痛银屑病,凡是那种在医院里不能立马治好的顽疾,只管看齐鲁卫视就对了。

    随手就把正在播放男人战斗机广告的电视给关了。

    “老板,暖水瓶放边边,注意不要踢倒?!?br />
    小姑娘早就被不堪入耳的广告词给羞红了脸,此时听到李和的话更是不好意思。

    “谢谢了?!崩詈妥叨芪?,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地方这么喜欢用叠词。

    什么吃饭饭,睡觉觉啊,叠词算是淄川话的特色。

    董浩进来,敲敲门,提醒李和道,“郭小姐的人已经联系好了,昨天就从青岛过来的,我让他们明天来见你,你可以先休息?!?br />
    “让他们现在过来?!崩詈鸵∫⊥?,“他们现在住在哪里?”

    “就在隔壁的国际宾馆?!?br />
    “那就让他们来吧?!?br />
    “好?!倍迫ゴ虻缁?。

    李和就在屋子里把衣服给换了,裤子上和脚上的泥巴是擦不干净了。

    在酒店的大厅,他见到了地大集团的两名员工,一男一女,都是三十来岁的样子,大概是入乡随俗,无一例外的都是里面穿着西装,外面套着军绿色的大袄子。

    “辛苦?!崩詈驼计鹕?,笑着同两个人握手,“贵姓?”

    “我姓齐,齐华,喊我小齐就可以?!弊猿破肓值哪腥酥噶酥概员叩呐⒆?,“这是金琳,我是投资部的,她是法务部的,李先生,你有什么吩咐,我们会努力做的?!?br />
    他们连郭冬云本人都不怎么见过,何况是面对李和,更不由得有点紧张。

    “日苯人到了没有?”这是李和最关心的问题。

    叫金琳的女孩子点点头,“已经来了有一个星期,就因为他们住在国际宾馆,我们才选择住在那里的?!?br />
    李和道,“你们跟我简单说下这个厂子现在的情况?!?br />
    金琳打开文件,然后道,“第四砂轮厂是1950年国家投资建设的中国第一座磨料磨具专业制造企业,它的原名叫张店砂轮厂,因为研制成功了棕刚玉、白刚玉、后面又成功研制了单晶刚玉,微晶刚玉,后来随着发展,更是成为国内生产碳化硅、碳化硼、立体氯化硼的主要企业....”

    “不用这么详细?!崩詈涂嘈?,赶紧打断,“我想知道四砂的股权状况,其它的我不担心,四砂现在谁说了算?!?br />
    “李先生,股权状况是这样的,89年实现两权分离,政企分开政策以后,这个厂子是隶属于淄川资产管理局,他们是占四成的股份,磨具研究所占二成,地大集团拥有三成,剩下的一层归地方矿务局、石化厂、水泥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