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还是黑乎乎的,间隔几百米米才偶尔冒出一两个路灯,有的路灯还是坏的。

    那些摆早摊的,就是借着微弱的路灯灯光,在那里不停的忙碌着。

    李和去买了十几个包子,几袋豆浆,然后就回到车上递给董浩,“我先开会,你先吃,吃完了再换我?!?br />
    “好?!倍泼痪芫?。

    李和尽量走有车辙的路线,开的很慢,除了在清扫马路积雪的环卫工,路上基本没有多少车辆和行人。

    “换我来吧?!倍瞥缘暮芸?。

    李和把车子停在一边,跟董浩换了位置,刚把包子塞进嘴里,透过结雾的车窗,隐隐看到好像是一个人摔在地上。

    他来开车门,走下去一看,确实是有人摔倒在地上,正艰难的用手撑着地准备站起来,他三两下跑过去,把人给扶起来。

    “大姐,你悠着点,这滑的很?!?br />
    “谢你,兄弟?!迸宋迨此?,若无其事的拍了拍棉裤上的雪,笑着道,“这雪啊,今年来得忒早,这条路我扫了12年,从来就没见过这么大的雪?!?br />
    女人的目光往倒在地上的自行车望过去,李和就帮着把自行车扶起来,把落在地上的铁锹和扫帚重新用绳子给固定上,“我来这么多年也是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雪,还这么冷,耳朵都差点都掉了?!?br />
    今年的气候确实是有点反常,甚至积雪都能没膝盖。

    “真是麻烦你了?!迸嗽俅蔚懒松?,然后又重重的咳嗽了两声,“谁说不是呢,冷的呀我这气都喘不过来?!?br />
    “这个拿着,喝点暖暖身子?!崩詈痛映道锇讯菇霉?,直接塞到对方手里,不等对方言语,直接就上了车。

    离老远,还能看见女人冲他挥手。

    李和冻得不停的搓着手,然后对董浩道,“提醒下卢波、平松、寿山、还有黄炳新、郭冬云、苏明、老于和老沈他们,咱们在全市各大小酒店、饭店、房产售楼部、物业、商超、临街店面全部向环卫职工开放,并为他们提供开水、饭菜加热、休息等便利?!?br />
    这个鬼天气不是刮大风就是下大雪,是个人都不好熬,不好染上了点感冒,整个人都晕晕的。

    “好,这是善事?!倍频愕阃?。

    车子一进入京津塘高速公路,车流就增多了,不是汽车就是卡车,但是因为路面结冰,开的小心翼翼。

    在一个匝道路口,一辆黑色轿车开的与众不同,大概是错过了出口,竟然占着超车道逆行。

    跟李和的车子在一条车道上,这是一道送命题,董浩自然减慢车速,准备让对方先行。

    可是对方的车子并不见减速,径直的过来,还拼命的按着喇叭。

    “给他长长记性,省的以后出来害人害己?!崩胝獗咧挥幸话倜椎氖焙?,对方的车子才降了速度,可见并不是制动失灵,而是故意的,连避让的动作都没有。

    李和很生气,最恨的就是不遵守交通规则的。

    “坐好了?!倍剖咕⒉扔兔?,车子轰隆响,屁股冒黑烟,可是速度并不见加快。

    李和把安全带紧了紧,坐直身子,看着对面正准备倒行的车子冷笑,他一点都不紧张,毕竟他自己这辆车的性能还是不错的,虽然叫公路坦克车有点夸张,但是对付一般的小轿车,简直是小菜一碟。

    对面的车看到李和这面的架势,被那汽车的轰鸣和黑烟吓了一跳,倒行了十几米,眼见就要撞过来,急打方向,也没避免掉撞过来的车。

    嘭嗵一声,两辆车相撞。

    对面的车子一下子就出来两个人,一男一女,仓皇失措,惊魂未定,男人看到折了的大梁,破碎的大灯,气急败坏,不知道车发动机有没有受损呢!

    “兄弟,没事吧?”李和也下了车,笑嘻嘻的看着对面的两个人,点着烟,寒风和烟一起进入鼻子,并不好受。

    董浩把警示标志放到车屁股后面以后,又在自己车前面检查了一下,除了大梁凹进去,掉了点油漆,并没有什么大碍。

    “你们怎么开车的!”男人三十来岁,高身量,穿着一件黑色夹克,对着李和怒目而视。

    “是啊,吓死了!你们会不会开车!”女人二十来岁,穿着一件新潮的红色羽绒服,一头波浪卷,脸型跟后世满大街的锥子脸属于同款,有点姿色。

    “这话说的真新鲜,兄弟,你老实交代,驾照是不是买来的?这是高速,明白没?高速能逆行吗?学过交规没有?”李和对着这种人也没多大客气。

    “你分明是故意撞过来的!”男人根本不提交规这茬,“我这是新车!提回来还没三天呢!”

    “对!知道这什么车嘛?”女人也跟着叫嚣。

    这边的车道被占住,跟着李和后面的车,并没有从旁边的车道过,反而跟着后面停了下来,不少人钻出车来看热闹。

    “这是德国的进口车!golf听过没有!最新款的!三十来万呢!”看到李和不说话,这面聚的人越来越多,女人的嗓门更大了。

    “头发长见识短,沃尔沃认识不?人家这车买你两辆VR6!”终于有看不过眼的,而且还特别识货的。

    这起交通事故的责任认定很明显,就是golf逆向行驶导致的,只要不是傻子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穿着夹克的男人冷笑道,“那你说是私了还是怎么的!反正我这车被你撞了,这是事实,你就得赔!”

    他和女人的脸上都不怎么好看。

    “私了?”李和不在意的笑笑,“做你的春秋大梦吧,你赶紧报警吧,想让我赔钱,没门?!?br />
    哪怕交规再是形同虚设,但是交警要是敢让他赔钱,这官司他敢从地方打到高院,总有说理的地方去。

    “好,你有种!咱们就走着瞧!”男人手指着李和叫嚣,要不是李和这方有两个人,他都敢揍人。

    “走吧?!崩詈投远扑低?,又冲周围的人道,“高速上不要停车,太危险,赶紧的,都散了?!?br />
    对于这些人的安全意识,他实在是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