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好样的,知道东西是自家的?!闭爬贤房醋抛ё潘孕谐岛笞睦罾?,调侃道,“这么小就鬼精鬼精的了?!?br />
    “送给你张爷爷了,咱不要了?!崩詈桶牙罾辣Э?,李览这么护东西,他是想不到的,他的印象中,这个儿子还是挺大方的,有好吃的,从来都不会独占,还会分享给别人吃。

    “你以后别来了!拿我家东西!”被老子抱在怀里,李览都不老实,冲着张老头还是喊了这么一句。

    “我啊,以后天天来,把你家好吃的都给拿完!”张老头还是继续逗弄李览。

    “再来....再来我就打棍子打你!”李览不服气。

    “行了,跟谁学的?!崩詈兔缓闷娜嗔巳喽幽源?,笑着对张老头道,“张师傅,你要是不愿意留晚饭,就赶紧走,天快黑了?!?br />
    张老头笑笑,转身跨上二八杠就走了。

    巷口子进来一个吊儿郎当的身影,李和眯缝眼一看,立马进屋,把儿子放地上一放,就要关门。

    眼看门缝就要合上,那个人影立马就冲上前使劲推,气呼呼的道,“妈的!我说小李子,有你这样待客的嘛?还把人往外推!”

    “滚蛋!我要是不欢迎你,你就不是客人!”李和看到刘波这小子,就浑身不舒服!还是继续抵住门,不让他进来。

    刘波喊道,“你这小子不用这么小气吧?蹭你一顿饭都不行?”

    “我家没做饭!”李览也对着门缝喊。

    李和得意的道,“听见我儿子说什么没有?我家今天没做饭!”

    说完跟着哈哈大笑。

    “李览,不认识叔叔了?认真的说,你家到底做饭没有?”刘波弯着腰把手里提着巧克力在李览的眼皮子底下晃晃,“回答对了,叔叔给你吃?!?br />
    “做了?!崩罾阑卮鸬恼抖そ靥?。

    “嘿,熊玩意,一包巧克力就把你收买了,真没出息?!?br />
    李和又没好气的拍了下儿子脑袋。

    刘波催促道,“快开门,不是我一个人来的?!?br />
    “还有谁和你一起来的?”李和好奇。

    “你个瓜娃子吗,出来看一哈哈儿,就知道我是谁喽?!贝忧焦战怯殖隼匆桓雠?,走到门廊底下,板着脸,用正宗的川普道,“快点开门,冻死我了?!?br />
    “真是稀客?!本尤皇峭趸?,李和果断开了门,也记不得多长时间没看见她了。

    “这个小娃儿刚满一岁,就走得了?!蓖趸垡唤鹤?,一看到李怡很高兴的把她给抱起来,然后眼光又在院子和屋里扫了一遍,“你家老板呢?”

    “出去办了点事,过阶段才能回来?!崩詈投醪ㄒ桓?,然后问,“你们俩怎么能遇到一起?来之前也不通知一下?!?br />
    刘波不屑的道,“进你门这么难进,要是提前通知你,你还不得提前跑了?”

    李和冷哼,“算你有自知之明?!?br />
    老太太看家里来了客人,要赶紧去再添加几个菜。

    “婶子,不用麻烦,有口热的就行,都是自己人,不用那么麻烦?!蓖趸郯牙咸棺?。

    老太太笑着道,“不麻烦,你们叙会话,一会就好?!?br />
    她还是坚持去厨房再整几个菜。

    “有事?”李和还是好奇这两个人大晚上的来干嘛,连招呼都不打一声。

    王慧笑着道,“真没事,刚刚好今天我去刘波他们单位办事,遇着他了,瞧他这小气劲,也是不能请我吃饭的,我一个女人也不能请他吃吧,咱俩一合计,不就来你这了?!?br />
    “你俩小气到一块了,就对准来吃大户的?”李和给两个人都倒了茶,然后又把正在拆巧克力的李览赶出去屋子,“吃完晚饭再吃,先带妹妹去玩去,少给我嘟嘴,我别以为我不敢揍你,反了天了?!?br />
    王慧感叹道,“时间可真快,你儿子和闺女都这么大了,咱们啊,是干一年,累一年,造一脸褶子?!?br />
    李和问,“你的白马王子呢?你这也不小了,不能拿工作忙当借口,要是都是你这想法,女干部就都不结婚了?”

    王慧一直不结婚的理由都是怕影响仕途。

    王慧叹口气道,“找对象就像上厕所,打开第一个门,嫌有屎,于是打开第二个门,又嫌没纸,接着走向第三个门,打开发现即没纸又有屎,当再回头开前两个厕所门时,里面有人了?!?br />
    “哈....”李和嘴里的茶差点没喷出来。

    刘波也嫌弃道,“要吃饭了,别说这么恶心的好不好。你得跟周庆学学,你看看人家结婚多积极?!?br />
    “周庆又结婚了?”李和倒是不晓得这个事情。

    王慧笑着道,“他老婆这出国11年都没影了,他自己都快40了,再不结婚,那就是真耽误住了?!?br />
    李和问,“赵明霞回来办的离婚?”

    要不然这离婚证是不好办的。

    王慧道,“起诉离的婚,这多年分居,婚姻关系形同虚设,法院支持,一下子就准了?!?br />
    “这赵明霞也是真够狠的,瞧着是个不声不响的人,结果能做出这事?!钡背跽悦飨嘉顺龉?,瞒着周庆打了胎,李和犹自记得周庆喝到酩酊大醉的样子?!跋衷谡业氖撬??我认识不认识?”

    刘波道,“你不认识,和周庆一样,也是个二茬子庄稼,男人得了病死了有十来年了,也一直没再婚,没孩子,倒是没拖累?!?br />
    王慧气的拍了他一巴掌,“什么二茬子?说的这么难听?不会好好说话就别说,人家二婚招你惹你了?!?br />
    刘波笑嘻嘻的道,“我可没说坏话,我羡慕都来不及。这个我不夸张的说,那真是知冷知热的,完全把周庆当儿子养的,我亲眼瞧见的,那是真给洗脚,擦干净了,鞋都给亲自套上。而且这女人是做生意的,还特别有钱,周庆这小子是捡到宝了?!?br />
    老太太端菜进门,李和给她接过来,帮着布置了一下,然后笑着道,“他这次结婚我都不知道,有时间喊他,大家伙再一起聚聚?!?br />
    “那说好,你请客?!绷醪ò炎雷由系木拼蚩?,把桌子上的杯子都倒满,然后问老太太道,“老婶,也给你整一杯?”

    “我不能喝酒,得看着孩子,你们喝,别客气?!崩咸罾朗⒑梅?,夹好菜,让他一边吃着,然后专心去喂李怡了。

    “你今天能把我灌倒,请你吃一年饭都没问题?!崩詈土霾硕济患?,直接端起杯子和刘波碰。

    “你小子现在挺猖狂的哈,今天我陪你到底?!绷醪ㄒ膊皇救?。

    “那一起?!蓖趸郯驯永锏陌拙埔灰?,夹口菜,然后问,“吴波和赵青什么时候办事?这两个人可真有意思,完全和咱们不联系?!?br />
    李和笑着道,“估计快了吧,年底估计就要接你们喝喜酒?!?br />
    他也替着这两个人着急。

    王慧道,“那有时间都一起喊着,这人啊,要是不聚聚,感情就淡了?!?br />
    刘波道,“那真是的,像刘海那小子,现在升了,人模狗样的,瞧着人都是爱理不理的,我瞅着就是一肚子气?!?br />
    李和再次和他碰一杯,“说的好像谁能爱搭理你似得?!?br />
    他对刘波的人缘一点都不抱希望。

    “我说,你们这是当我傻???”刘波把酒吸溜完,然后认真的道,“我这人毛病我自己清楚,可是吧,越是熟人我越喜欢这么说话,因为大家了解我,知道我没什么坏心眼,再怎么斗嘴,都不伤感情。要是外人,我可真没这么嘴碎,兴许我还不爱搭理呢?!?br />
    “那倒是真的,你小子还是有点自知之明?!蓖趸鄣愕阃啡峡?,“你要说这刘海吧,去年我倒是没觉得,今年还真有那么一丢丢的膨胀?!?br />
    得到王慧支持,刘波很得意,对李和道,“瞧瞧,可真不是我一个人这么说?!?br />
    “不过很正常,人家这叫避讳,以后我也得离你这家伙远着点?!蓖趸塾植钩淞艘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