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茶叶每年的产量都是限定的,只有少的,没有多的,有钱还没地方买,说不心疼都是假的!

    李览吃完茶叶蛋,砸吧砸吧嘴,自己搬个小凳子,一张比他还高的大椅子到院子里,很自觉的开始写作业。

    李和在旁边看了一会,觉得没大毛病,就没去管他。

    “别三心两意的,好好写作业?!?br />
    只有李览一手执笔,一手和杜高玩的时候,李和才去熊了两句。

    所谓的写作业就是抄拼音和字词,每个都要写上两三遍,李览有书法的功底,写这些自然很轻松,十来分钟的功夫,就全部完事。

    李和检查了一遍,就算过关了。

    然后他把大收音机拎出来,插上磁带,让李览练舞蹈,这是每日雷打不动的功课,也是何芳临走之前交代每天要督促的。

    结果翻来覆去的试了好几次,都是卡带,根本播放不出来。

    也没找到备用的磁带,因为少年宫老师只发了一盆,爷俩只能在那大眼瞪小眼升级版。

    “老子给你哼着伴奏!”李和信心十足。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儿。

    就像天边最美的云朵。

    春天又来到了花开满山坡。

    种下希望就会收获。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儿...”

    音域之窄没任何起伏难度,是个人都能唱。

    “跳啊,在那傻愣着干嘛!”李和在那手舞足蹈,李览却没一点反应。

    “不会?!崩罾揽奚プ帕?。

    “笨蛋,这个呢?!崩詈图绦?,“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

    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

    什么样的节奏。

    是最呀最摇摆。

    什么样的歌声才是最开怀。

    弯弯的河水从天上来。

    流向那万紫千红一片海...”

    李览还是继续摇头。

    “看着你啊像酒醉。

    茫茫目周格微微。

    我甲你甲你是知己。

    烧酒尽量扞来开...”

    李和无奈,只能在那自娱自乐。

    爷俩还是在那大眼瞪小眼,升级版。

    李和正准备回屋拿二胡拉伴奏,结果还没来得及进屋,就听见一阵哈哈大笑。

    “姓秦的,你在那鬼鬼祟祟的干嘛?!笨吹角赜忻鬃呓鹤?,李和气不打一处来。

    “谁鬼鬼祟祟的啦?我路过也不行???”秦有米笑的腰都没直起来。

    李和不屑的道,“路过?你这路过的与众不同,都路过我家院子了?!?br />
    “李老二,你也太搞笑了,有什么做伴奏的吗?”秦有米话锋一转,笑着道,“不过你歌唱的不错,出了《免失志》我听过,怎么剩下的我都没听过?”

    李和冷哼道,“本人原创?!?br />
    “就你?”秦有米肯定不信。

    “嘿,我又不求着你信?!?br />
    “懒得跟你多说?!鼻赜忻酌罾滥怨献?,“在这等着阿姨,阿姨给你做伴奏?!?br />
    还没等李和回话,她就跑的没影了。

    他不在意,回屋找自己的二胡。

    二胡好长时间没用了,上面都是灰尘,等他拿了个抹布,还没来得及擦干净,秦有米已经抱了一把吉他,风风火火的进了院子。

    “还二胡?老土不老土?!?br />
    她很是鄙视了一番。

    “你管得着嘛?!崩詈椭还懿磷约旱亩?。

    “开始,准备跳吧?!鼻赜忻资炝返牟α讼蚂?,院子里飘荡着悠扬的旋律。

    “不错,不错,对,手臂下一点,按照前奏、尾音的顺序来扣动作,对,对?!鼻赜忻赘殴恼??!叭崛秃蜕煺苟己芎?,是个跳舞的料子?!?br />
    李和被吓了一跳,他想不到这娘们还有这能耐。

    他就抱着茶壶,在一边看着。

    等差不多了,李览出了一身的汗,李和给他打了水,让他自己洗脸洗手。

    “还是谢谢你了?!北暇拱锪嗣?,李和也不好说风凉话。

    “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秦有米很是得瑟。

    “得,你厉害,你会跳舞?这指导的有模有样的?!崩詈陀械愫闷?。

    秦有米得意的道,“哼,我可是三岁就学舞蹈的,参加舞蹈比赛还得过好多奖呢?!?br />
    “这就是我这种农村人和你这种城里人的差距,我三岁的时候还在玩泥巴呢?!崩詈驼饣笆钦嫘牡?,瞧瞧人家这三岁时候干的事,再看看他三岁那会在干嘛,这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光是起跑线,他就输了老大一截。

    “跟你这种人聊天真没意思?!?br />
    秦有米头发一甩,背着吉他就走了。

    “晚饭还吃不吃了?”李和发现李览又抱着大馒头在啃,这刚吃的茶叶蛋估计还没消化完呢。

    自从吴春强两口子卖东北大馒头以来,他们家就没缺过这玩意,因为两口子就住在隔壁,隔三差五的就要送一大堆的过来,早饭吃不说,甚至中午、午饭都吃。

    “好吃?!崩罾蓝岳詈偷幕俺涠晃?,继续吃自己的。

    “忙呢?”张老头拿着鸽罩进门,让给李和一根烟。

    “今天能抓完吗?”李和对这些鸽子也是够了,绝对一个都不留。

    “你这今天没喂食吧?”

    李和摇摇头,“你说的不要喂,我就什么都没喂?!?br />
    “那就放心吧,一个都跑不了?!闭爬贤吩诩偕奖呱先隽艘淮蟀训挠衩?,成群的鸽子一下子就扑棱到地上了。

    “泡酒了?”李和闻着了酒味。

    张老头笑着道,“非把它们灌醉了,那才好抓?!?br />
    “哎,我怎么就没转过弯呢!”李和气的一拍脑袋,他曾经就用过这种方法抓麻雀,一抓一个准!

    等了大概没多大会,一个个鸽子就开始摇摇晃晃,张老头笑嘻嘻的上前,连扑腾的机会都不给,一个个给塞进了袋子,一个漏网之鱼都没有。

    “要不要给你留两只炖汤?”

    “不要,不吃这个玩意?!崩詈桶诎谑?,“要不在这,咱们晚上喝两盅?”

    张老头笑着道,“现在住的远了,可没以前随意了,等以后吧,我来蹭中饭?!?br />
    “那行?!?br />
    李和张老头送到门口。

    “鸽子!”李览看到张老头把鸽子拎走,就有点不乐意了!急的直跺脚。

    “干嘛?”李和不解。

    “咱家的!”李览都要哭了,不等李和反应过来,腾腾的跑去抓住了张老头自行车的后座,不准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