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师傅,要不这样,你先坐,就是再着急,咱们也得吃午饭吧,吃好午饭以后咱们再说好不好?”李和看何芳纠结,就出来插了话。

    “对,袁师傅,我先去做饭,有什么事,咱们晚点再说?!焙畏嫉昧私馔?,和老太太一起就去做饭去了。

    “那成?!痹状涌诖锾统鲆话床鹂返南阊谈鹂?,递给李和道,“抽烟吧?”

    “哟,北戴河?这烟不错?!崩詈鸵仓慌级楣淮?,口感还是挺好的,“喝茶?!?br />
    “兄弟,你贵姓?”袁雷在那杵着,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感觉很不是自在。

    “我姓李,喊我老李就行?!崩詈蜕露苑接趾俺鲂±钭?。

    “我记得何老师说过,你也是做老师的吧?我还是喊你李老师吧?!焙耙桓鲂∧昵嵛侠?,袁雷也是有点说不出口。

    李和不在意的笑笑,“随便吧,反正就是个称呼,怎么都行?!?br />
    “李老师,麻烦你得帮我多劝劝何老师,咱们这个厂子就缺个像样的领路人?!痹子质蔷苫爸靥?。

    李和问,“你们还得也是三百人的大厂吧?这好歹也算中型企业了,年营收也有上千万,不至于像你说的连工资都发不出来吧?”

    起码还有个僵而不死的说法呢,这风光还没多长时间,怎么就一下子崩了呢?

    他实在不解。

    袁雷老脸一红,窘迫的道,“要是一年能挣到一千万,那就好了,不至于有眼前这光景,最好的一年我们才挣了300万,抛开杂七杂八的开销,到手里的也就40万左右。要是如今还有过往的生意,那就是吃喝不辍,做梦都能笑醒,可是现在行情不好,眼看这要入冬,正是暖气片用得上的时候,硬是没销路,任凭咱们怎样请客送礼找销路,这局面还是一团糟?!?br />
    李和道,“那是你们的产品比别人家差?”

    袁雷摇摇头,很有自信的道,“咱们家的产品都是何老师亲手设计的,只有市面上仿造咱们的道理,肯定不比人家的差,而且绝大多数暖气片均为铸铁铸造成型,各个厂子的产品都是大同小异,要说差别,主要在工艺,由于它的壁薄和造型复杂,致使整个工艺难度很大,即使有多年丰富经验的铸造技工,废品也难免出现。

    废品大部产生在砂眼和裂纹上,一块价值二、三十元钱的暖气片,只因一个小小砂眼或一道细细裂纹就成为废品。

    不是我老王卖瓜自卖自夸,我从16岁就做了铸造学徒,做这一行足足有40年了,这手艺要是有一点水分,你剁了我脑袋当球踢去!

    而且咱们的产品简直没一点掺假,用料也特别的厚实?!?br />
    “袁师傅,你的手艺我相信,咱家用的暖气片就是你做的,现在都还用的好好的?!崩詈鸵裁怀鐾沸?。

    不过对这老头的手艺还是有信心的。

    何芳饭菜做好,就径直端了过来。

    “喝一点?!崩詈涂艘黄棵┨?。

    “哎呀,这怎么好意思?!痹子械闶置怕业慕恿吮?,他带的东西还不够人家倒贴一瓶就呢。

    酒桌上,他再次和何芳谈起了厂子的事情。

    何芳道,“袁师傅,我倒是真想说,你们厂子现在的产品还真是不过关?!?br />
    袁雷发急道,“何老师,我的手艺你还能信不过?”

    何芳笑着道,“袁师傅,我不是信不过你,这暖气片厂是量产,你一个人能做多少?我即使没去看,也能猜到你们的废品率肯定不低,而且现在好多大厂用的是都是无缝钢管,你们还在用有缝钢管,大家表面看都差不多,其实这里面差距就大了?!?br />
    袁雷还要继续说话,何芳摆摆手,继续道,“而且,你们的产品这两年实际上根本没进步,还在吃老本呢,至今都没解决接触热阻的问题,只是在表面上蒙了一层锡皮而已?!?br />
    “什么接触热阻?”技术上的东西袁雷根本不懂,他所有的东西都是按照经验在做,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此时脸红的更厉害了,不过随即一拍桌子,激动的道,“何老师,我就知道来找你肯定没错!”

    何芳摇摇头,“袁师傅,你这真是为难我了,你看看,我这家里两个孩子呢,小的离不开人,大的还在上小学,我真没那个时间。不过我倒是给你们提一点意见是可以的?!?br />
    袁雷急忙道,“何老师,我知道你忙,可是你就当可怜可怜我们,厂子几百号人等着吃饭呢。而且,何老师,我们不需要你整天在那,你是将军,不需要冲锋陷阵,你只要偶尔去去,给我们指个路就行!你说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

    何芳苦笑,吃完饭以后,只能无奈的把袁雷先哄走再说。

    晚上睡觉的时候,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李和笑着问,“心动了?”

    “什么?”

    “想出去做事?”李和翻过身把她搂住。

    “哪里有时间?!焙畏家∫⊥?。

    “我还能不了解你?”李和笑着道,“要是真想做点事,我不拦着你,人家不是说了嘛,不需要你在那里常驻,你偶尔去去就可以?!?br />
    他之前其实是反对何芳出去工作的,但是现在却是改变了这个想法,如果把老娘们栓在家里,纯属是耽误。

    何芳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那样有一茬没一茬的,怎么能行?”

    李和道,“那你自己想清楚,家里起码有我在?!?br />
    夫妻两个人都在讨论这个事情,何芳始终没有下定决心,至此也没人再提。

    可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一周后,袁雷又来了。

    看着巷子口的大货车,夫妻俩人一时间很是无语。

    暖气片厂的整个大小干部来了七八个人,这诚意是足足的。

    “什么?闺女你带着?”

    当听到何芳要去冀州,李和不意外,毕竟这娘们有很足的事业企图心,可是要把闺女带过去,他怎么都不乐意了!

    何芳解释道,“这么小放家里我不放心?!?br />
    李和没好气的道,“就是因为小,跟着你我才不放心?!?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