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燕要直接留下来把店面好好清理一番,不愿意跟着李和先回去。

    “这么大的店,你确定你一个人弄得过来?我给你的意见是先招聘,组好团队之后,什么都事半功倍?!崩詈透隽俗约旱囊饧?,“别慌里慌张的?!?br />
    “对啊,那我现在就去找搭档?!崩钛嗨低昃鸵饷媾?。

    “哎,等下。你这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啊,我刚刚才说过不要慌张的,你还这么毛毛躁躁。你要是真着急,也等拿到钥匙和账本???还有这里面的客户名单,进销货合同什么的?!?br />
    李和见她小孩子一样的性子,也颇为无奈。

    李燕吐吐舌头,“我这记性不好的,要不然早就读好书了?!?br />
    “这个店所有的资料都在柜子里?!崩钛嗾饷葱约?,卢波刚好就势把钥匙递给她,“这是这个房钥匙和屋子里所有柜门的钥匙,你先拿着。这个店的营业执照你自己重新办一个,原来的户头跟你就没有关系了,等你拿到了营业执照,咱们重新签一个租赁合同。所以啊,你要做的事情多着呢,慢慢的,一步一步来。有什么困难,你打我电话就可以?!?br />
    不管李和同卢波两个人说什么,李燕都是一个劲的点头。

    最后李和才道,“不懂以后要多问,千万别不懂装懂?!?br />
    “那我这就没事了?”临出店面之前,李燕又特意问了一句。

    李和道,“你是找你在这里的朋友?我让董浩送你吧?!?br />
    “不用,不用,我坐公交?!?br />
    李燕一阵风似得跑了。

    卢波看着她的背影,笑着道,“挺活泼的性子?!?br />
    李和却看着卢波,意味深长的道,“人生就像不停在用的铅笔,开始很尖,但慢慢的就磨的圆滑了。不过,太过圆滑了,就差不多又该挨削了?!?br />
    “嗯?”卢波还没咂摸出这话的意思,李和人已经走了。

    什么意思?

    他懵了。

    这是怪他太圆滑?

    讨好的太明显?

    他不明白??!

    他的心一下子慌了。

    他戳破脑袋在想,到底哪里有毛???

    李和哪里有空管他,随他去乱想吧。

    家门口,一个人拎着蛇皮袋在那晃来晃去,还不时的把脑袋往大门张望,不过可惜,家里没人,铁将军把门。

    张兵倚在于家老宅的门边上嗑瓜子,就在那冷眼看着,那个人在那一直走来走去,倒是不曾发现他。

    他看到李和及其董浩回来,冲着他们笑了笑。

    李和趁着那个人不注意,也进了于家屋里,朝着那个人努努嘴,“干嘛的?”

    张兵摇头,“不知道,在门口溜达好一会了,我就在这看着,看他到底想干嘛呢?!?br />
    “你盯着吧?!崩詈投V龊谜疟?,径直往自己家里去,直接走那个人的身边过去的时候,还朝着对方看了一眼。

    那是个国字脸,个子不高的男人,脸面粗糙,穿着一身皱巴巴的明显与身材不相称的灰色西装,年龄看起来倒是有五十来岁了。

    他刚要踏进门槛拿出钥匙要开门,却是被那个人给喊住。

    “小兄弟,麻烦问一声,你是这家的?”

    李和点点头,“你找谁?”

    “小兄弟,我叫袁雷,这个是我的介绍信?!彼佑湍迥宓目诖锾统鲆徽判胖?,小心的展开,然后递给了李和。

    “你是冀州来的?“李和拿着,对着上面龙飞凤舞的字迹仔细的看了一遍,这封介绍信是村里开给何芳之前工作的学校的。

    虽然已经有了身份证,用介绍信的地方越来越少,但是还是不可或缺,不但是个人需要,许多企业都少不了,如果出个门办个什么事,不仅仅需要营业执照之类,还包括这个介绍信。

    只是这介绍信也不能全信,因为毕竟是可以作假的,

    这年头,行骗不需要多高的智商,只要有胆量就行,哪怕是到银行行骗,门槛也特别低,就有人曾经用介绍信成功的冒领了银行汇款,而且还层出不穷。

    何况,伪造汇款凭证和联行的报单、密押,刻个联行萝卜章,涂改银行汇票金额,技术含量都不高。

    袁雷点点头,满脸堆笑,道,“对,对,我是来找何老师的,麻烦问一句,她在家吗?”

    “那进来坐吧?!崩詈偷故敲患飧鋈?,更是不认识,不过也没问找何芳有什么事。

    进了客厅,给他泡了一杯茶。

    “啊,谢谢,谢谢?!痹追畔铝礁錾咂ご?,慌忙的站起身接过。

    李和指着蛇皮袋问,“这里面是?”

    蛇皮袋里好像有什么活物在里面动。

    “哦,把这个忘了?!痹谆琶τ只琶Ψ畔卤?,把蛇皮袋的袋口挣开,要给李和看,“这是家里养的鸡,带过来给何老师尝尝鲜,保证比这城里卖的好吃?!?br />
    “哦,那先放那里?!崩詈筒恢涝趺创?,还是等何芳回来处理吧,毕竟收还是不收,得何芳做决定。

    两个人随意闲聊了一会,何老太太抱着李怡,何芳拎着大包小包从外面回来了,李和赶忙迎上去帮着接东西。

    “有人找你?”

    “谁???”何芳好奇的问。

    “何老师,你不记得我了?我,袁雷?!痹追路鹩械闶肿阄薮氲卮曜潘?。

    何芳笑着道,“袁师傅,我怎么能把你给忘了,你什么时候来的?是来这里办事的?”

    “是,哦,不是。我是特意来找你的?!痹子械慊耪?。

    “找我?”何芳不解,不过随即李怡又哭了起来,她赶忙去安慰,把李怡抱在怀里哄着,然后才道,“袁师傅,你先做一会,我把孩子哄睡着?!?br />
    袁雷不好意思的道,“你忙,你忙?!?br />
    李和跟着何芳回卧室帮着孩子叠被窝,问何芳,“这个人我怎么没见过?你什么时候认识的?”

    何芳道,“我认识的人多了,你还能都一样认识?咱们家里的暖气就是他装的。就是我画图,然后这袁师傅给铸造的。你不记得了?当初我还靠着卖暖气片小发了一笔呢?!?br />
    李和笑着道,“当然记得。要不我说,他怎么能摸到咱们家门呢?!?br />
    他们家的住址除了熟人,一般很少对外透漏。

    何芳回到堂屋给袁雷续了一杯水,笑问,“袁师傅,家里还好吧?”

    “还好,还好?!痹装汛永锩娴亩鞫嫉钩隼戳?,被绑了爪子的鸡鸭在堂屋里直叫唤,“这是从家里带过来的,你尝尝味?!?br />
    “那谢谢了?!焙畏夹ψ沤恿?,然后道,“袁师傅,你先坐着,这午饭点了,我先做饭,你中午必须喝一杯?!?br />
    “不用,不用?!痹准逼鹊牡?,“何老师,其实我是来找你有事的?!?br />
    何芳不在意的道,“袁师傅,有什么事你尽管说,不用客气?!?br />
    “暖气片厂要关门了?!痹Ω邓低昊共缓靡馑伎春畏?,低着头叹了一口气。

    “怎么会关门?”何芳也抱起李和的茶杯,抿一口茶,疑惑的道,“我记得前些年你生意好的可是不得了?”

    “当初得你的指点,我七拼八凑的,回乡开了一个暖气片,开始生意极好,简直是供不应求,来拉货的都排着队呢?!痹追浅5木狡?,说话没精打采的,“可是没几年,这做暖气片的越来越多,咱们的暖气片就成了滞销,卖一件亏一件。眼看这快入冬,这工资都发不出了。我自己没什么,自己造孽自己扛,可是这些工人都是十里八乡的亲戚熟人,本来因为厂子把地里都耽误了,没多少收成,这是相信我,可是这年底要是没有工资,这可抗不过去啊。所以,我这才厚着老脸来找你?!?br />
    “那你找我是借钱?”

    何芳好像明白了点什么。

    “不是,不是这个意思,何老师,你别误会!”袁雷急忙摆手。

    “那是?”何芳同李和同样朝着他望去。

    袁雷真诚的道,“何老师,我是想你回去主持大局,你来当这个厂子的厂长?!?br />
    “我?”何芳哭笑不得,“我哪里行?!?br />
    “何老师,我袁雷没佩服过谁!这些年走南闯北,要说最佩服的就是你了!你有文化,又懂技术,我相信现在只有你能救咱们厂子了!”见何芳拒绝,袁雷有点着急,“何老师,当初我建这个厂子的,给你预留的干股,本想着等厂子发展好了,给你个惊喜,可是这没成想....现在这样子?!?br />
    他说的非常的沮丧。

    他害怕何芳不信,又急忙补充道,“何老师,我说的是真的,真的给你预留了,咱们建厂的时候,我都公开说过,许多人都可以作证的?!?br />
    “没,没,我信,我信,你别急?!焙畏加械愫眯?,“袁师傅,谢谢你这么信任我,可是我家里两个孩子呢,冀州那么远,我可是一步都走不开?!?br />
    家里没一个省心的,也没有一个让她能放心的,要不然她早就出去工作了,哪里能等到今天。

    “何老师,咱们厂子可是有三百多人呢,已经八个月没发工资了?!痹子械阆肟薜母芯?。

    ps:三十万收藏,一人一个订阅,一人一个票!

    求砸醒!

    告诉我不是在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