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教授又陪着李和唠了一会儿,然后看看手表,道,“我等会有个会,不和你多说,演讲的时间我会提前通知你,有时间就准备一下?!?br />
    “行,我会认真准备的?!崩詈屯饨淌谖胀晔志统隽税旃?。

    物理学院到处溜达了一圈,学习气氛还是一如既往的好,许多人带着真正的科学理想在学习,因为过分突出的智商,他们中很多人都有了不错的学术成果,哪怕他们最终有许多人会选择出国。

    李和毫不吃惊他们中会出现很优秀的科学家。

    其实,他有时候会认真的想,也许是他把何芳给耽误了,毕竟这娘们牛逼到大一就忙不迭地把分析力学和统计力学灭了,大二已经在量子力学方向上有了造诣。

    而他李老二呢?

    只会刷题!

    不能多待,待的越长,他的无力感越深,千万不要说什么碾压,有些轮胎的花纹缝隙大得根本碾不到蚂蚁好吗?

    人和人的差距有时候比人和狗的差距还大,

    还特意去了一趟中文系,想看看刘乙博那小子怎么样。

    在办公室并没有找到他,李和经人指路,找到了语言所语音研究室。

    “你这遭灾了还是怎么的?”

    刘乙博胡子拉碴,左右都是一人多高的书,旁边还放了一床被子,让李和吓了一跳。

    “你来干嘛?”刘乙博给李和搬了把椅子,习惯性的点起烟道,“最近搞了个课题,忙得要命?!?br />
    “《汉语语音合成系统可用性研究》?”李和拿起论文稿子左右看不懂,随即就很知趣的放下来,笑着道,“这个好像是计算机这一块的吧?跟你们这些搞语言学的有什么关系?”

    “他们学计算机的会飞还是咋的?当然,也不能算计算机这一块的,说计算机太笼统,具体的可以归类到编译系统。没有我们这些搞语言的提供汉语语法语料库系统的基础设计,他们做什么做?全国计算机语言学联合学术会议都开好几届了?!泵磐夂憾杂谟镅匝Ш椭形南档奈蠼?,刘乙博早已习以为常,他真的想对着那些不懂装懂的人大吼:

    中文系不是教写作的!

    不是所有中文系的老师都会写文章!

    会写文章的不一定有资格做中文系的老师!

    要不是在乎的人,他连解释都懒得解释了,“86年开始,国家就开始搞汉语汉字的信息处理,这是一门新兴的交叉学科,是一个涉及到计算机科学,语言学,文字学,数学,逻辑,认知科学等多个学科的交叉研究领域,懂没懂?”

    “懂了,懂了,我是无知者无畏,不用生这么大的气吧?”

    李和感受到了刘乙博的无奈,所以慌忙做出了妥协,是个人就需要认可,如果一项工作得不到别人的认可,是谁都会生气。

    当然,平常调侃归调侃,他也了解刘乙博在学术上的努力,刘乙博懂法语、英语、俄语,他刚到单身宿舍认识刘乙博的时候就惊为天人。

    刘乙博的主要方向是语言学,所谓语言学,无非把世界各种语言加以比较,找出它们的共同点和特点。

    这几乎是常识。

    但常识里需要一个人太多的付出与尝试,按他的话说,不懂几门外国语言,出门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搞语言学的。

    而且据李和所知,中文系最辉煌的时候还是五十年代,最幸运的还是55、56级的学生,当时的中文系汇聚了王力、魏建功、周祖谟、岑麒祥、林焘、高明凯等一大批中国最顶级的学者。

    刘乙博拒绝了李和的午饭邀请,继续埋头于自己的工作之中,李和只得打道回府。

    每天都积极去上班的李燕,一连三天都呆在家里,何芳很是好奇,可是还是忍住没问,不然对方多想可就不好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她这个嫂子嫌弃在家碍事呢。

    她还是鼓动李和道,“你去问问?我看她精神头不是太好,别有什么心事。你自己妹妹,你一点都不关心?”

    “行,我去问?!?br />
    李和其实明知道是什么事,但是还是要去关心一下。

    李燕正逗弄着李怡,看到李和过来,就笑着道,“哥,你今天没出去???”

    “没?!崩詈桶颜谖蓍艿紫铝锎锏募钢桓胱痈献?,“既然有时间,我带你去转转?咱们来一趟首都,不能白来是不是?去故宫还是去长城,随便你选?!?br />
    当初张老头家赠送过来的几只鸽子,李和不怎么上过心,只给供给吃,由着他们自生自灭。

    也不知道是不是李家的香火过旺,这些处于散养状态的鸽子,经过这么多年的繁衍,几代同堂,眼前已经有了四五十只,一个月一袋子的玉米禁不住吃,最糟糕的是扑棱扑棱就是密集的粪雨,俨然成了祸害!

    前几天张老头顺路过来的时候还大呼,造孽??!

    有一部分鸽子是近亲繁殖、早配,所以品相都是非常的不好。

    所以李和已经授权给张老头,这些鸽子随便处理,卖或者送人,他都不管了。

    炒、爆、熘、炸、烹、煎、焖、煨、焗、扒、烩、烤、熏、氽、炖、熬、煮、蒸,他也无所谓。

    关键是他想管都管不了,他可没本事把鸽子给抓住。

    李燕摇摇头,“在家呆着挺好,我哪里都不想去?!?br />
    “出什么事了?”李和明知故问。

    李燕道,“我们店里最近出了点事,可能老板点比较背,前几天不但进货出了问题,连房屋续租都出了问题,老板心情正不好,结果刚好税务局的人来了,不知道怎么发生了冲突。暴力抗税,殴打国税干部,这是抗税罪,提起法院公诉,拘役四个月?!?br />
    李和笑着道,“活该??!这种人!”

    “你还笑?”李燕一提起伤心事,不由得叹气道,“哎,我的工资是没戏了,这下真完了?!?br />
    “没了更好,姐给你找,你说想进什么样的单位?”一直在旁边侧耳听的何芳,这个时候终于插话了。

    李和也认可的道,“对,让你嫂子给你找,别小看你嫂子了,她走后门的路子比你哥都宽?!?br />
    “切,一边去,夸我呢损我呢?”何芳气的打了李和一巴掌,然后笑着对李燕道,“你哥说的有一点对,路子还是有一点的,就看你想不想去?!?br />
    李和嬉皮笑脸的道,“你看,我没夸错吧?!?br />
    “姐,我知道你为我好,可我也得有那个本事去做吧。要是做不好,还不得给你们丢人,我还是自己慢慢找吧,不过,姐,我在这继续住,你可不能嫌我烦?!崩钛嘈Φ暮苊闱?。

    李和揉揉她脑袋,“说的什么胡话呢,我家也是你家?!?br />
    “嗯?!崩钛嗟愕阃?,她不是傻子,自然能感觉出这公婆俩对她有多真心。

    何芳突然道,“燕子,想不想继续读书了?”

    李和听得这话,也一脸希冀的看着李燕,要是李燕愿意继续读书,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的学校,他都能帮着照应。

    李燕耷拉着脑袋道,“我读的是师专,学校也没学到啥东西,还能读什么学校?!?br />
    “想不想出国?”李和感受到了她的言不由衷。

    “啊!”

    李和思维的跳跃让李燕没有反应过来。

    ps:最近票飕飗飕飗下的很快,有坏淫心灾乐祸.......心塞.,....可以求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