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动又站起来帮着老太太摆碗。

    吃好饭以后,何芳带她去浴室,给她准备好洗漱的东西,又去给她腾了一间屋子。

    “姐,这个屋子原来谁睡的?”李燕洗完澡以后,发现这个屋子明显是睡过人的,还是个女孩子的房间,衣架上有不少女孩子的衣服,墙纸不但是花花绿绿的,还有不少的时尚海报,床头的书架上是上下几大排的书。

    何芳一边铺被子一边道,“李冰以前在这里睡的,现在她基本不回来,你就在这睡吧。被子都是新的,没人睡过?!?br />
    “我睡四姐的屋子不太好吧,我看隔壁还有空屋子呢?!崩钛嘀览纤挠械阈〗囫?,因此不愿意给添麻烦。

    何芳道,“其它的屋子都从来没睡过人,虽然也经常打扫,可那霉味还是有点,你啊,就睡这吧,没事的?!?br />
    “有霉味没事,能睡人就行,在家的时候,我那屋我爸堆的都是麦子,又是灰又是霉的,我挨床就能睡?!崩钛喟驯蛔泳砥鹄?,抱在怀里,还是不想住老四的屋里。

    再说,谁家的窝谁护,她自己的屋子她都不喜欢别人睡,虽然她家里的屋子不怎么好,将来必心,老四肯定也不怎么高兴别人睡她的屋子。

    “那跟我去前院吧,前院有间屋子还行?!崩钛嗾饷醇岢?,何芳也不好再多说,带着她去了前院,家里多的是空屋子,只是因为很少住人,显得没有什么人气。

    这是一间大屋,里面的古董被李和搬空以后,只剩下一些平常的红木家具,何芳打扫干净以后,又拾掇何龙给重新铺了一层木地板,刮了一层腻子粉,崭新亮堂。

    “姐,这屋子真好?!崩钛嗪芟不墩饧葑?。

    “还是有股味?!焙畏及阉械拇盎Ф几蚩?,笑着道,“你要是不嫌弃就行?!?br />
    “瞧你说的,我高兴都来不及呢?!?br />
    当晚李燕就在李和这里住下来了。

    第二天一早,李和跑完步回来,发现李燕背着包要出门,就问道,“你这是干嘛?”

    “哥,我去上班呢?!?br />
    “上班?”李和心说,一个都让你付不起房租的单位,还去什么?

    当然这话只能在心里想一下,嘴上还是到,“在家里好好休息,年底跟我一起回家?!?br />
    李燕坚持道,“还是要上班的,我出来就是赚钱的?!?br />
    李和道,“要不这样吧,你这个单位先辞掉,过几天给你换个好单位,你看行不行?”

    李燕低着头道,“我年底才能辞呢,不然这半年就白干了?!?br />
    “那你去吧,晚上等你下班回来吃饭?!崩詈拖胂牖故峭饬?。

    “等一下?!崩钛喔兆呒覆?,李和又喊住她。

    回到堂屋从抽屉里掏出一沓钱递给她,“记得吃早饭?!?br />
    “我不要,昨天都帮我付了房租呢?!崩钛嗖唤?。

    “拿着,算我借你的,什么时候有钱,什么时候还?!崩詈椭苯影亚搅怂陌?。

    “这也太多了?!崩钛嗾垢詈?,李和已经到后院伺候小闺女去了。

    李怡会走路就是一瞬间的事情,昨晚上李和把闺女放在周围没有扶手的地方,让她自己站着。

    其实她一直都独自站的很好,也能在她老子的诱惑下独自走几步,但是胆子小,总是走两步就改为地上爬了。

    不过早上和中午的功夫,就有进步,敢自己走茶几到电视柜这短短的几步路了,她老子用手拉着她,她还不准。

    还走上瘾了,何芳喂饭的时候,不肯坐在腿上,非得溜达着吃,甚至,必须钻到桌子下面。

    “哎,会走路了,就不老实了?!?br />
    李和乐呵呵的看着闺女。

    吃完午饭以后,他就抱着闺女在门口晒太阳。李怡在他怀里不肯老实,怎么样都要下地,走一会,然后扶着墙站一会,摇摇晃晃,李和站在旁边手虚扶着,跟着提心吊胆。

    “我去看了?!闭疟油饷婊乩戳?。

    “什么情况?”李和还是盯着闺女,头也没抬。

    张兵道,“她在中关村上班,是一家卖打印机和办公耗材的店,在里面做销售,里面五个人,据说新员工三个月试用期,工资只有200多,还要再押三个月工资,年底才发?!?br />
    李和疑惑的道,“这家单位生意不好?”

    要是正常的单位怎么可能这么克扣员工,要么没钱,要么短视。

    张兵道,“我在门口站了半小时不到,拉货送货的三轮车不停,里面的客人也很多,几个销售员忙得不可开交,营收很好。我回来的时候给卢波打了电话,卢波说这家店一年的营收在三千多万?!?br />
    李和冷笑道,“那就是老板没良心了,就没留着的必要了,这种害人的企业越少越好?!?br />
    他倒不认为李燕傻,只是因为小姑娘刚出社会没什么经验,直接被套路住了,弄得不上不下。不是年轻人太愚蠢,而是这个社会套路深!

    张兵点点头,“卢波说他马上过来?!?br />
    “不用让他过来了,让他看着处理,如果这家店在年底还活着,那就是他没本事?!崩詈驼藕蚬肱?,哪里有时间折腾其它事情。

    中关村是卢波的地盘,也是四季百货投入资金最多的地方,如果卢波连这点事情都整不好,就没有再混社会的必要了。

    张兵正要回话,卢波带着两个人已经从巷口里拐进来了。

    “哟,李怡都会走路了,真快?!甭ㄒ吕钼?,却被李怡小手一脸嫌弃的给推开。

    李和笑着道,“我都不给抱,别说你了。你家的上大班了?”

    卢波道,“小丫头今年上的一年级,脾气大的很?!?br />
    李和看着闺女,无奈的道,“我家这将来也好不到哪里去?!?br />
    “那家店叫正伟办公耗材店,老板是猪大肠的亲戚,确实不怎么地道,我当初是看猪大肠的面子才把房子租给他的?!甭ㄌ钙鹆苏?。

    “店面是咱们自己的?”李和乐了,这整死对方就更容易了。

    卢波点点头,“中关村一大半的店面是归咱们,要么在平松手里,要么就在我这里,甚至苏明哥手里都有一部分。不过他的店面要明年才到期,不好直接赶人,损信誉得不偿失,只能不给他续期,让他明年五月份就滚蛋?!?br />
    李和皱着眉头道,“那也太慢?!?br />
    卢波笑着道,“李哥,你忘了?苏哥之前在深圳就代理过打印机和耗材这一类,跟于德华和沈道如合作都是你同意的,现在国内出名的畅销打印机都是他们代理过来的,他们才是最大的代理商,只要断了货,正伟跟关门也就没区别了?!?br />
    “这可不肯定,市面上串货那么厉害,保不齐人家还有别的进货渠道?!崩詈图绦实?,“这家店有竞争对手没有,把竞争对手给我扶起来,让他们比对方低30%卖,亏损的算我的?!?br />
    卢波想了想,然后笑着道,“那一条街都是耗材店,可以说相互间都是对手,它的是利民耗材,生意之所以不好,就是店面太小的缘故,老板资金一般,刚好它的隔壁的铺子空了下来,我就租给它,让它打通,这样利民就比正伟大的多了,挤兑起来就没问题了?!?br />
    李和点点头,没毛病,就这么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