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相信,要是再啰嗦下去,大奎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拳头伺候!

    要是挨了揍真叫冤枉!

    虽然直接走人比较丢份,可是挨揍就是丢人了,丢份总比丢人好。

    “三哥!”汪胖子看到阴三儿走人,急忙也拦着。

    “回头老子再找你算账!”阴三儿一把把他踢开。

    汪胖子愣住了,就是再傻也明白怎么回事了!

    他绝对想不到在海定号称一哥,呼风唤雨的阴三儿也有范熊的一天!

    这个玩笑开大了!

    这也意味着他踢到铁板了!

    而且还是很厚的铁板!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可是他还没来得及迈脚,就被一个高大的声音给拦住了。

    “往哪去???”大奎对着他冷笑,同时向李和的方向张望,寻求意见。

    李和站起身,拍拍屁股上的灰,瞧都没瞧汪胖子一眼,对李燕道,“咱们走吧,再迟一点,你嫂子就要收摊子了,咱俩回去就得喝西北风?!?br />
    “嗯?!崩钛嗷姑淮诱鹁谢指垂?,她绝对没有想到是这么简单的收场方式。

    “那个人真是阴三儿?”

    连她同合租房的人在一旁也被惊了一把。

    “是啊...”柳岩点点头,心中的震撼无以复加,她来这边不是一天两天了,人的名树的影,这阴三儿在海淀这一片自然是了不起的,可是居然能被人给吓跑!

    李和如此惊人的实力简直打破了所有人包括她在内的人的认知!

    “柳岩,我走了,过几天来看你们?!崩钛嗔偕铣抵昂统鲎馕堇锏娜硕家灰桓姹?。

    “燕子,回来请你吃饭?!?br />
    “对啊,燕子?;乩??!?br />
    “.....”

    大家的这种热情是李燕从来都没有感受过。

    李和开车路过汪胖子的时候,奚落道,“就这点能耐?浪费老子时间?!?br />
    然后对大奎道,“帮汪先生减减肥,记住了,咱们要以德服人?!?br />
    “啊.....”

    李和的车子行出了老远,还能听见鬼哭狼嚎的惨叫声。

    在车上,李燕一直低着头不说话,时不时的还偷偷看上李和两眼。

    “我脸上有花啊,这么看?!崩詈桶殉瞪系目笕怂黄?,“喝点水?!?br />
    “谢谢哥?!崩钛嗯】亲?,喝了一口,好一会儿才低声道,“对不起,二哥,给你添麻烦了?!?br />
    李和道,“你也知道喊我哥???再说这昏话,就是欠揍了?!?br />
    李燕问,“你生气了?”

    李和没好气的道,“你不来找我,我才生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在这里,哪怕你不想让你爸知道你在哪里,你也可以给我打电话啊,电话我可是都留给你的。你说,你一个小姑娘,瞎折腾个什么劲。哦,对了,你不是学的师专吗?”

    他其实还是好奇,虽然李燕只是师专毕业,但是好歹还不算太差,既然在这里有工作,为什么混的连房租都交不上?

    不过他还是没有直接问,还是要照顾下丫头的面子。

    李燕糯糯的道,“师专也是我爸让我考的,说老师稳当。毕业做了半年老师,我爸就让我嫁人,不想嫁人?!?br />
    李和道,“你年纪也不算小,该考虑自己的事情了,你爸为你好?!?br />
    李燕比老四也小不了几岁,不管是在农村还是在城里,两个姑娘都属于大龄女青年了。

    “那个男的我不喜欢,我爸非让我嫁?!彼嫡饣暗氖焙?,李燕还是有点愤懑。

    李和问,“你三哥怎么说?”

    李隆在县里现在也算是有头有脸的,消息也比较灵通,那么李燕要做亲的家庭,他不可能不知道。

    “三哥也不同意,说那家子名声不好,但是我爸就说人家条件好,家里是做大车的,大车就有三张,还有一个沙场,说我过去就能享福,我爸天天在我耳边说,我都听出茧子了?!崩钛辔弈蔚牡?,“所以我没办法,惹不起躲得起,就来这了?!?br />
    李和自信的道,“没事,你要是不喜欢,没人能逼你,过年跟我一起回去,我跟三叔说。我妹子这么漂亮,还怕嫁不出?再说,咱们家条件能比谁差了?至于攀着谁吗?那些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就让他们回去好好照照镜子?!?br />
    他老李家的男人一个比一个磕碜,小鼻子小眼睛,要是胖起来,连眼睛都找不到,比如李冬就是榜样,简直丑的人神共愤。

    至于姑娘们,一个比一个漂亮,从他姑姑开始,除了他大姐李梅个子不显,一个塞一个的高挑,五官像她奶奶,都是秀气周整的不得了。

    “谢谢二哥?!崩钛嘈老驳暮?,她知道李和的话在他爸那里向来是很管用的,不过随即脸面又红了起来。

    李和笑着道,“求你了,别再说谢谢了,我这耳朵也起茧子了?!?br />
    刚到家,何芳听着汽车的喇叭声就迎了出来,帮着李燕把行李箱提出来。

    “燕子来了,冷不冷?快点进屋?!?br />
    入秋以后,气温降的一天比一天低。

    “谢谢姐,哇,李览长个了?!崩钛嗨呈志桶牙罾辣Я似鹄?。

    “他和你哥一个月,就是光吃不长肉?!焙畏几钛啻蛄艘慌杷?,拿了一个新的毛巾递给她,“洗个脸,咱们吃饭?!?br />
    “姐,我自己来?!崩钛嘤械闶懿蛔『畏嫉娜惹?。

    何芳道,“你也是的,来这里也不说一声,你哥一听说你来了,慌忙就找你了,连明天都不能等?!?br />
    “你们还没吃?”李和掀开扣起来的菜,发现一筷子都没动。

    何芳笑着道,“你要是再不回来,我们就准备吃了,我再热下,你们等会?!?br />
    李和摆摆手道,“不用那么麻烦,这天冷,热好也是凉,在炉子上直接吃锅子就好了,吃啥就往里面热?!?br />
    他说完就把拐角炉子上的茶炊给拿掉,把炉子搬到了小桌子的跟前。

    “老婶?!焙卫咸?,李燕笑着招呼。

    老太太不认识李燕,何芳介绍道,“三叔家的李燕?!?br />
    何老太太笑着道,“难怪我说和李冰和李琴这俩丫头这么像呢,这一家姑娘真漂亮?!?br />
    李和抿嘴笑道,“老婶,你甭夸了,再夸我都笑的不能吃饭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