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嗵一声!

    门被一脚剁开!

    然后是一阵鬼哭狼嚎。

    从砸门到凌空抽人,李和一气呵成,不拖泥带水,十分连贯。

    那个姓汪的矮胖子鼻涕不是鼻涕,眼泪不是眼泪的,紧一口慢一口捯气,高一声低一声嚎叫,为了躲避李和,把头伸进了床底下。

    “娘希匹,真是不长眼了。你别拦着我?!崩詈鸵瓶枥顾绦呷说睦钛?。

    “哥,哥,打人是犯法的?!崩钛啻丝叹狡燃?,即使李和是他的哥哥,她也不想不在哥哥面前丢脸。

    李和道,“记住了,你姓李,姓李的不能让人给这么欺侮,王八犊子,不长眼啊?!?br />
    说完他又朝着对方的缩进床底下半截的大腿根子踹了一脚,对方再次发出一声痛呼。

    “哥,我求你了,行不行!”李燕还是坚持把李和拉开了。

    “玛德,算你走运?!币患钛嗨坪跻薜难?,李和慌忙安慰道,“我的好妹子,你先出去行不行?我来跟他谈?!?br />
    李燕摇摇头,“我少他房租,本来就是我不对?!?br />
    “胖子,快点给我站起来,别给我装死?!崩詈图欢?,又上脚踹了一下。

    “哎呦喂?!蓖襞肿踊故嵌叨哙锣碌幕ぷ拍源哟驳紫鲁隼戳?,他胸口一起一伏的看着李和道,“你!你竟敢打我!你...你知道我是谁嘛!”

    “老子都揍了你,还能管你是谁?”皇城根底下的关系户盘根错节,多如牛毛,如果对方真的有什么大靠山,李和真是一点都不稀奇,要是没点七大姑八大姨的关系,才叫稀奇呢。

    当然,以他今日今日的地位,他还真犯不上怵谁。

    毕竟他李老二是今非昔比!

    小人得志!

    不!

    是鲤鱼跃龙门!

    “行!”汪胖子恶狠狠的对着李和道,“你给我等着!”

    合租房里的人都站在过道里围观,都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看来他们平常也是没有少受着胖子的气,没有一个人愿意过来拉架的。

    汪胖子狠狠的瞪了这些人一眼。

    “呦呵,还敢放狠话,你有种,我就等着,要是找帮手,现在赶紧去,给你十分钟的时间,过期不候?!崩詈颓笾坏?,不然他还真不好意继续揍人了,对方要作死,他就继续陪着。

    “请吧,赶紧的?!崩詈腿每?,让胖子走人。

    “好...”汪胖子经过李和身边的时候,小心的防备,及至距离李和有点距离的时候,才叫嚣道,“老子会让你后悔的!”

    “站??!”对方刚到门口,李和把他给喊住,朝他走进几步。

    “干嘛!我告诉你!你别过来!”汪胖子小心的倒退几步,他倒是想跑,可是门口也堵着了人,张兵和董浩等人正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他相信只要李和一开口,这几个人就能毫不犹豫的继续揍他一顿!

    李和笑着道,“你不是来收房租的吗?房租多少钱?我给你?!?br />
    “你开什么玩笑!”汪胖子不信,都把他揍了,还能给他房租?

    “玛德,多少钱,哑巴了!”大奎又抽了他一巴掌。

    “哎呦!”汪胖子被这一巴掌抽的眼泪又再次出来了,他见大奎还要继续逼上来,慌忙道,“125块钱!给我100就行!”

    “老子给你200!快点滚!”大奎直接把两张钞票甩到了对方的脸上。

    汪胖子手忙脚乱的没接住,钞票掉在了地上。

    李和笑着道,“别急着滚,捡起来再滚,老子等你喊人呢?!?br />
    他是一码归一码,少人家房租得给,但是对方嘴欠手不老实,他就得揍!

    汪胖子用不可思议的速度捡起地上的钱,麻溜的下了楼。

    到楼底下,离着众人远远的,他就开始大骂,“龟儿子,等着你老子!老子砍死你们!”

    等到大奎要作势追着他打,他才狼狈的跑掉,嘴里依然叫骂不停。

    李和拎着李燕的箱子,见她还要被子,就道,“家里多的是,不要了?!?br />
    他一摸,发现被子都有点潮湿,和这里阴暗的环境有关系。

    “嗯?!崩钛嗖辉俜床?,反正她知道,闹这么一出,这里她是没法子继续再住下去了。

    在出租屋众人羡慕的眼神中,她紧紧的跟着李和。

    “燕子?!崩钛喔仗こ雒偶?,就被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孩子给叫住,女孩子看了一眼李和,吞吞吐吐。

    李和对李燕道,“我在楼底下等你?!?br />
    说着就带着一大帮人下楼去了。

    “那个人看着不像好人,你可不能犯浑啊,你还年轻?!迸⒆痈吒唏获?,很是出众,对着李燕一副怒其不争的样子。

    李燕好笑的握住女孩子的手,道,“柳岩,你瞎想什么呢,他真是我哥?!?br />
    “你亲哥?你家里你是老大,别当我不知道?!苯凶隽业呐⒆用缓闷陌琢死钛嘁谎?。

    “不是?!?br />
    “那不就得啦,不能因为眼前的一点困难就由着这种人糟践?!绷乙桓绷巳坏谋砬?,为自己的先见之明而骄傲。

    李燕当然明白她的意思,哭笑不得的道,“他不是我亲哥,可是和我亲哥也没区别,是我堂哥,他父亲和我父亲是亲兄弟,这下明白了吧?”

    “啊,你堂哥?你可从来没说过??!”柳岩很是惊讶的道。

    “你也知道是我堂哥?”堂哥毕竟不是亲哥,虽然李和对她很是照顾,可是李燕知道,她没法像老四和老五那样在李和面前那样任性?!鞍?,我这次给他找麻烦了,房东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br />
    柳岩透着楼道的窗户向下张望,噗呲笑道,“你哥是做什么的?这么有钱,你看看八辆车,就没一辆是差的,随便一辆少说都是50万朝上。你看你哥进门扇汪胖子的脸都不带犹豫的,他能怕了汪胖子?汪胖子一个开杂货铺的,也就是有点小钱,赌钱吃喝的狐朋狗友一堆,也就能在咱们面前耍耍能耐,估计对上你哥是够呛,瞧瞧,怎么可能有你哥这排场?!?br />
    “应该有钱?!碧搅艺饷匆环治?,李燕心里松了一口气,她可不想给她哥招麻烦。

    她只知道李和有钱,具体有多少钱,她是不知道的,她对李和的了解都是通过对比分析出来的,她仅仅知道她三哥李隆都是小千万富豪,在县里跺脚抖三抖,威风的很,那么李和比李隆强,肯定也差不到哪里去,身家至少是千万级别。

    柳岩笑着道,“有这么一个哥哥罩着,你还怕什么啊,你真好,熬出头了?!?br />
    语气里是说不出的羡慕。

    “是啊,燕子真是好命?!迸员叩募父雠⒆右踩滩蛔〔寤傲?。

    “对啊,你混好了,可不能把我们给忘记了?!?br />
    “有时间经?;乩纯纯??!?br />
    “......”

    李燕正要说话,楼底下传来了一阵阵的吵闹声。

    柳岩朝下面张望道,“汪胖子带人来了,让你哥小心点?!?br />
    李燕没有说话,拎着小袋子慌忙间下楼了,紧跟着的是出租屋里看热闹的人。

    “哥?!贝勇ヌ菀徊饺鎏ń椎某辶讼吕?,见李和坐在台阶上笑眯眯的抽着烟,才松了口气。

    “出息,慌什么?!崩詈脱党饬怂痪?,然后道,“你先回去,跟你嫂子报火,给我留口饭,我马上就回去?!?br />
    他站起身给拉开车门,让李燕先上车,由着张兵送回去。

    “我跟你一起?!?br />
    她很坚定的摇摇头,看着正和汪胖子吵骂的大奎等人。

    只听见大奎对着一个高高瘦瘦的中年人笑着道,“阴三儿,嘿,真巧!长出息了,敢跟我犯混了?!?br />
    阴三儿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吓得,脸一阵煞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三哥,就是他打我的!”天色有点暗,汪胖子看不见阴三儿的表情,这次有二十多号人撑腰,他的胆气越来越足,对着陈奎道,“小子,你也知道我们三哥的名声,那就好了,给老子跪下磕三个响头,叫声爷,老子还能放过你一马!”

    大奎一句话不说,只是笑吟吟的看着阴三儿。

    阴三儿被盯的发毛,突然急中生智,一个大脚朝着汪胖子踹过去,大骂道,“你他娘的吃了豹子胆了!要下跪的是你!”

    “??!”汪胖子被猝不及防的狠踹一脚,踉跄几步,直接摔了个大马趴。

    “三哥,你怎么打我!”

    他跌跌撞撞的站起身,简直不敢相信,还没明白这是怎么回事,阴三儿怎么好好的会揍他!

    “老子打的就是你!不长眼的东西!你不知道奎哥是我兄弟??!得罪我兄弟?谁给你的胆子!”

    啪!

    又是一声清脆的响声,阴三儿再次赏了汪胖子一巴掌。

    他和陈奎虽然都是混子,可是混子还是能分上下高低,与陈奎这种祖师级别的混子相比,他阴三儿拍马都追不上??!

    要是开罪了,不死也得掉层皮??!

    “我说三声,立马带着你的人给我滚蛋!”大奎并没有领情,用阴狠狠的语气对着阴三儿道,“3...”

    “奎哥....”阴三儿笑嘻嘻的要上前唠叨两句,不然这样灰溜溜的直接走人多跌份??!

    “2....”大奎不为所动。

    “那奎哥有时间请你吃饭?!毖劭匆?,阴三儿毫不犹豫的转身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