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秒刷新。

    没费多,他就找到了董浩说的地方,不过没有见到董浩,只得在对讲机里一边问一边不停的打着双闪。

    “看到你车了,停在路边就可以了,我在你前方100米?!倍圃诙越不镄∩幕馗?。

    “你继续跟着?!比缪园殉低T诹寺繁?。

    然后关上车门,迅速的跟上了在前面鬼鬼祟祟的董浩。

    突然间董浩小跑起误会了,以为我们是坏人?!?br />
    他们一群大大男人,大张旗鼓的找一个小姑娘,跟鬼子进村似得,不能不让人往坏处想。

    “怎么看这么熟呢?”李和眯缝着眼睛看着哪个仓皇小跑的背影,也不怕暴漏行踪,加快脚步追上去。

    结果前面的那个女孩子一回头,看到后面的两个人离她越发近了,在昏暗的小巷子里吓得魂都没了,小跑变成了奔跑。

    “喂,燕子,你往哪跑!”昏暗的路灯底下,李和还是看清了那个女孩子的轮廓,不是他堂妹是谁!

    “哎!”前面的李燕这个时候哪里还能有心思分辨后面的是谁,一听对方气呼呼的喊出了她的名字,她确定肯定是来找她的,这黑灯瞎火的,跑起来更不要命了!

    “燕子!”李和气喘吁吁的跟着追!“再跑我非揍你!”

    “??!”李燕跑起来更加拼命,她现在根本没有心思想这是她哪里的仇人!

    可是她压根没得罪什么人??!

    再一听说李和在后面喊着要揍她,她两条长腿甩的更快了!

    “李小猪!”李和气急之下把李燕的外号都给喊了出来,他想不到李燕这么能跑,他这种常年锻炼的人都跟不上,“快停下来,我是你哥!”是因为她胖,是因为她胖,是因为她胖,

    李燕之所以叫小猪,倒不是因为她胖,实是因为她胖,际上她是很瘦的,只是因为她很能吃,前些年粮食紧张的时候,李兆辉总是唠叨家里养不起闺女。

    “??!”听到后面的那个人不但喊出了她的外号,还自称是她的哥哥,李燕惊诧的很,仔细辩听了声音,感觉很熟悉。

    “啊什么啊,我是你二哥,赶紧给我过来?!闭舛温飞偎蹬芰擞行《锏?,李和上气不接下气。

    要不是真的怕吓着李燕,他直接就让董浩跑前面了。

    “二哥,真是你啊?!崩钛嗾獯紊籼米邢噶?,待近前看到李和的时候,惊喜的很,不过看到李和的表情,随即又讪讪笑道,“二哥,你怎么来了?!?br />
    李和没好脾气的道,“还不是为了找你,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不跟我说下?要不是你爸给我打电话,我都不知道?!?br />
    李燕嘟囔道,“还不是我写信跟他说的,要不然他也不知道?!?br />
    李和道,“你这样乱跑,知不知道家里人有多担心?”

    “他们才不关心我呢?!崩钛噢坜鄱钔飞系耐贩⒌?,“我又不是小孩子,跑不丢的?!?br />
    “你倒是还有理了?”尽管李和知道李兆辉家重男轻女是事实,可是他还是反驳道,“你爸妈在家里着急的上火,你倒是没事人似得。他们都不疼你,你还指望谁疼你?一天到晚就说混话?!?br />
    李燕低着头,搓着衣角,“快点上车带路,别傻站着了?!?br />
    “哥,我在那边住的挺好,你把地址给我,等我休息就去看你和嫂子,还有咱大侄子?!崩钛嗝飨圆幌肴?,可是看到李和那张虎着的脸,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上了车。

    “老董,你跟着大奎车?!崩詈桶讯聘舷录菔晃?,自己开车,带着李燕往她的小区去。

    这是一套老旧的公房,二室一厅的房子本来就小,还是硬生生的被割断成五间屋子,没有客厅,屋子与屋子之间只有一条窄窄的过道。

    李和没想到,这才几年,首都的房子已经紧张到这个地步。

    屋子里有七八个人,有男有女,看道,“二哥,我知道,要不然我就不给他们写信了?!?br />
    李和问,“你什么时候过来的,现在住哪呢?”

    李燕指着一个巷口道,“我四月份来的,就住在前面的哪个小区里,合租房里面?!?br />
    李和摆摆手,“走,去收拾行李?!?br />
    李燕疑惑的道,“房,二室一厅的房子本来就小,还是硬生生的被割断成五间屋子,没有客厅,屋子与屋子之间只有一条窄窄的过道。收拾行李干嘛?”

    “当然是去我那,真准备过家门而不入???”董浩的车已经开过来,李和拉开车门,不给李燕说话的机会,直接道,“快点上车带路,别傻站着了?!?br />
    “哥,我在那边住的挺好,你把地址给我,等我休息就去看你和嫂子,还有咱大侄子?!崩钛嗝飨圆幌肴?,可是看到李和那张虎着的脸,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上了车。

    “老董,你跟着大奎车?!崩詈桶讯聘舷录菔晃?,自己开车,带着李燕往她的小区去。

    这是一套老旧的公房,二室一厅的房子本来就小,还是硬生生的被割断成五间屋子,没有客厅,屋子与屋子之间只有一条窄窄的过道。房,二室一厅的房子本来就小,还是硬生生的被割断成五间屋子,没有客厅,屋子与屋子之间只有一条窄窄的过道。

    李和没想到,这才几年,首都的房子已经紧张到这个地步。

    屋子里有七八个人,有男有女,看起来有不少几对是小夫妻,有的在厕所洗衣服,有的在厨房做饭,空间狭小,要么是屁股顶着屁股,要么是脸对着脸。

    看到李和进门,这些人都向他投去了好奇的目光,又看了看李燕。

    李燕笑着道,“这是我哥?!?br />
    李和朝着几个人点点头,然后对李燕道,“快点收拾东西,别磨蹭?!?br />
    他晚饭还没着没落呢,饿的要昏头。

    “这是我屋子?!崩钛嗄贸鲈砍啄ツゲ洳涞陌衙鸥蚩?。

    屋里里简单的很,一张靠墙的单人床,一张桌子把屋子里占的满满,床底下露出一个箱子,房顶上的绳子挂着几件衣服。

    李和把床底下的箱子给拉出来,然后道,“自己收拾东西,我在外面等你?!?br />
    李和本来没在意,可是看到他进了李燕的屋子的时候,挑下眉头,夹着烟就跟着进去了。

    “你这个月的房租可是还没给??!我要是不来,你是不是准备直接跟野男人跑了!”

    他听见了那个矮胖男人的声音。

    “房东,你别乱说,那是我哥。你放心,这钱我肯定不会少你的,下个月一发工资,我就给你?!贝蟾攀巧吕詈吞?,李燕刻意压着嗓子,说话的声音很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