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利越大,责任越大,这在国企中一点也没差。

    风光亮丽的背后,是无数次苦苦挣扎。

    国企不同于民企或外企,国企中,再大的领导一般其上也会有更高的领导,处在下游有群众的中间地位。

    大领导开工作会议,要给国企领导布置业绩任务,领导再将任务分配给下属群众,看似非常轻松,实属不易。

    国企几乎没有开除员工的机制,不管是员工责任心不足、能力不强还是考勤不达标,最坏的结果就是不予晋升,大部分情况既不会降级,也不会处分,除非出现重大责任事故否则很难遇到淘汰不合格员工的情况,这样如果员工乐得偷懒,企业就只能养个闲人。

    所以正常情况下,不求上进的员工是可以不鸟他这个厂长的!

    大领导有强压政策,群众又有抱怨情绪,中间领导只能左右为难间承受压力。

    李和道,“那市里就没什么计划?”

    张伟生道,“市里打算把我们漂染厂和另外几家印染厂、棉纺厂和合并了,不过我是不看好,这样更是不清不楚的混乱,矛盾还在那放着,去不了根。

    我是向市里建议出售最好,只有出售了,这权责才能剥离清楚,划清政策性亏损和经营性亏损的界限,该政府做的就政府做,该企业做的就企业做。李教授,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参与的想法,金鹿集团不就是做纺织的吗?要是金鹿肯接手,政府同意的可能性很大?!?br />
    李和回国在香格里拉酒店做的演讲,张伟生都是全程在场的,所以对于李和的地位和财势,他是有一定了解的。

    所以此刻看到李和,他不免有点心动,希望李和能够接手漂染厂,说不准看在交情的份上,他还能继续运营这个厂子。

    “有时间大家一起吃个饭,可以研究研究?!崩詈兔挥兄苯拥阃?,出于照拂对方的脸面,也没有直接拒绝。

    对他来说,国企的事情太复杂,牵扯的事情太多,他没这个精力去扯皮。

    国企的矛盾和问题不在于所有制形式,社会主义国家有国企,资本主义国家也有国企,而且活的很潇洒,最典型的例子是法国,法国10家最大的一流企业全部是国企,如法国空客、法国国铁、法国电力集团公司、法国天然气集团。

    其它的具有代表性的还有德国,如果从所有制形式来说,德国电信、大众汽车、莱茵集团、德国邮政都是属于国企,因为其大股东和重要决策方都是出自于德国联邦政府或者州政府。

    还有一个国家的国企是国内许多中国国企在争相效仿的榜样,那就是新加坡淡马锡。

    淡马锡控股成立于1974年,是新加坡政府所全资拥有的几家公司中知名度最高的,却始终保持神秘。

    作为豁免私人企业,该公司掌控了包括新加坡电信、新加坡航空、星展银行、新加坡地铁、新加坡港口、?;屎皆?、新加坡电力、吉宝集团和莱佛士饭店等几乎所有新加坡最重要、营业额最大的企业,据估算,淡马锡控股所持有的股票市价占到整个新加坡股票市场的47%。

    可以说是几乎主宰了新加坡的经济命脉。也因如此,新加坡的经济模式被称作是“国家资本主义”,即通过国家控制的私人企业来进行投资,主导以私营企业为主的资本市场。

    但是此时中国的国企,总有那么一丝不堪,1988年以来大家所认知的垄断行业,从邮政到电力、水务、铁路、电信行业都是出于亏损状态!

    包括资源矿产等行业都是亏损。

    大庆油田亏损、辽河油田亏损、胜利油田亏损、华北油田亏损……

    在原石油部基础上组建不久的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不用说,都是亏损。

    煤炭、石油行业等基本是360度无死角的亏损!

    甚至全国烟草行业都是亏损!

    说好的垄断就是利润呢?

    不是瞎扯嘛!

    总之,政府不好过,企业更不好过,大家一起熬嘛!

    熬不起了怎么办?

    后面就是轰轰烈烈的下岗潮了。

    99年春节晚会,黄宏喊出来一句话:“咱工人要替国家想,我不下岗谁下岗?”

    这个史上最大的裁员。

    李和记得,当时他姑姑和姑爷两口子也下岗了,当两口子总共领着三万块钱买断钱的时候,李兆坤很羡慕,他即使有闺女儿子孝敬,可是家里存款也没超过三千块!

    当镇里供销社彻底关门那一天,李兆坤还特意买了一瓶酒庆祝,对着前供销社的员工公然挑衅道,“你们也有今天!”

    职工下岗、国企关门似乎一瞬间成为了潮流。

    但是,不能因为有问题,就去否定国企贡献,也不能否定国企存在的意义。

    国家要国企,挣钱是一个目的,可绝不是根本目的。

    总体而言,国企本质并不是纯粹的企业,可以将它看做政府职能的延伸,确定了他不能是纯经济导向形的。

    国企姓国,要听国家指挥,那么当国家和市场相左的时候,必然不能听市场的。

    曾经多少个明摆就是亏钱的项目必须得上,比如邮政系统要送偏远山区,电信网络要在在鸟不拉屎的地方重金架设维护基站。

    特别是在电力供应问题上,国家电网绝对是良心企业,用几十年的时间完成全国99%的电气化覆盖,电网覆盖率毫无疑问是全球第一的,即使是发达国家也做不到这个水平。

    电力公司要往只有几户人家的乡村架设电网,至于成本,可能那个地方几千年用的电都收不回的,只因为他们是顶着国企的帽子,他们挂着全民所有制的牌子。

    政府就一句话,不干也得干。于是乎就杀进去了,扛把子,这种时候你指望逐利性的民企来挑大梁?

    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基础设施投资指望全部市场化,广大老百姓十有**是用不起的。像高速、地铁、公路、电力、网络等基础设施,都是大几十年回本的营生,要快速回笼资本基本是不可能的,民企有能力没能力先不说,愿不愿意都是未可知。

    现代化的铁路网络、发达的高速公路网、桥梁隧道、现代化的国防军事工业、能源及其输送网络,如石油、天然气、电力、基础信息网络都是中国的国有企业在承担。

    中国的国有企业是中国现代化的主力军和国家队,这是真真切切的历史,是谁都否定不了的。

    张伟生道,“李教授,我还是非常佩服你的,希望大家有机会一起合作?!?br />
    李和道,“一定?!?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