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此刻他虽然对看到唐飞有点欣喜,可是也是不愿意多停留的。

    “别啊,李老板?!碧品梢豢蠢詈鸵?,就有点着急,口不择言的道,“你李老板做的大我知道,我就耽误你几分钟?!?br />
    “那你说?!崩詈筒幌舱饣?,眉头都是皱着的。

    “你别生气,李老板,我这人不是太话说话?!碧品梢仓浪档那吠?,话里有激将人的意思。不过见李和有点不耐烦,就急忙道,“那个加尔文磨具厂之前是你搬迁过来的吧?”

    “是的,你有事?”李和点点头,他在苏联搬迁了许多的产业过来,大部分都是不怎么记得,唯独对少数的几个重要领域比较关心,其中就有加尔文磨具厂,这个厂在金刚石等超硬材料和磨具、磨料、磨削、立方氮化硼等方面的研究是处在世界一流水平的。

    这个厂搬迁过来之后,它的设备和300多名研发人员是直接并入了第四砂轮厂,而地大集团也成了第四砂轮厂的第二大股东。

    唐飞笑着道,“第四砂轮厂是不是遇到了麻烦?”

    “嗯?”李和一脸茫然,他哪里晓得这些,他甩手掌柜向来做的很彻底。

    唐飞道,“李老板,听说第四砂轮厂亏损的厉害,工人工资都发布出来了?!?br />
    “这个我还真不清楚,你怎么知道的?你好好的服装不做,怎么关心你这个了?”李和没有听郭冬云说过。

    唐飞正色道,“不瞒你说,我在做倒爷之前是砂轮厂工人,做的就是磨具,其实最懂行的就是磨具,对于你能够收购加尔文磨具厂,我是非常钦佩的!这是为磨具行业做贡献呢。所以自从这个厂子合并到第四砂轮厂之后,我一直都有关注?!?br />
    “那把你知道的和我说一说,怎么会亏损呢?!崩詈偷莞桓?,起了讨教的心思。

    同时有点不对味,他自己厂子的状况,还需要问外人。

    “第四砂轮厂主要的产品是立方氮化硼和金刚石切削工具,飞机、汽车、船舶这些大行业就不说了,就是光轴承、工具、机械等行业每年都要用不少?!碧品杉詈陀行巳ぬ痛蚩嘶跋蛔?,“要是以往他们的产品在国内还是不错的,但是这两年日苯和韩国的磨具不知道来了多少,就成了滞销...”

    “据我所知,第四砂轮厂的技术水平原本就不差,再加上加尔文磨具厂的技术,在国际上也算是一流水平了,怎么会不如日苯的产品?”这一点李和有点不解,其它的他不知道,但是有一点他很清楚,前苏联的超硬材料水平是完全可以碾压日苯和韩国的,他基本是把加尔文磨具厂和乌拉尔研究中心给搬空了,这些技术和工艺也没有多大的消化难度!

    唐飞道,“就是因为技术水平好而亏损我才觉得可惜呢!像多孔缝隙式隧道窑,镁硅刚玉制造工艺,锆刚玉制造工艺,炉电除尘装置,重负荷树脂砂轮多层热压机、橡胶磨皮隧道式?;?,这些日苯人看了也得流口水!所以技术上肯定都是一流的,差就差在管理上,这管理一差,成本上就不划算,价格上有时候比进口的还高上一大截!”

    他边说边叹气,还甚为可惜。

    李和问,“那现在是什么情况?”

    中国企业与国外企业的差距不止是技术和产品,还包括对技术的前瞻性、对市场趋势的不同判断,以及管理水平上。

    他也想去改善管理,但是因为他不是控股方,他想插手都不一定有机会,只能多了解看看。

    唐飞道,“这就是我想和你说的,现在日苯人提出要和他们合资,他们好像挺认可的?!?br />
    “合资?日苯人这是做春秋大梦??!”李和冷笑道,“老子费了那么大劲搞回来的设备和技术,想这么来占便宜,可是没门?!?br />
    随着中国对于外资的逐步深入开放以及外资企业一直享受超国民待遇,中国的企业开始学着与狼共舞,随着时光的推移,中国的一小部分企业开始有点像“狼”了,个别甚至超越了“狼”,但是更多的是被“狼”吃掉或者甘心做一只“小羊”。

    由于地方政府对外资的倾向性和招商引资的需要,外国企业在中国的发展一般都顺风顺水,表现出了无数风光,体现出了无处不在的优越。

    更刺激国人神经的是少数的外国企业控制着大多数行业的绝大部分市场份额,处于绝对的市场垄断地位,外国企业在给中国带来资金、管理和技术的同时,也攫取了大量的市场财富。

    唐飞道,“所以我才和你说的,要是真和日苯人合资了,那才叫亏!这么好的厂子,要是给了日苯人,真是瞎眼!我是在这干着急,辛亏今天遇到你了!”

    李和拍拍他肩膀,“那谢谢你了,这事我知道了?!?br />
    “李老板,那千万不能和日苯人合资??!合资了,这个厂子可就是毁了!日苯人想要的是技术,可不会管这个厂子的死活!”唐飞说的很是激动。

    李和笑着道,“你懂磨具,做什么服装啊,大材小用了?!?br />
    唐飞嘿嘿笑道,“我就是个普通工人,耍个嘴皮子有能耐,真做起来就差个劲了,再说磨具投资挺大的,我可玩不来?!?br />
    “我看好你?!?br />
    “谢谢李老板,谢谢!”唐飞明白,等得李和另眼相看意味着什么!“李老板,就你一个人?”

    哪个大老板出门不是前呼后拥的!

    像李和这样松松垮垮一个人出门的是不多的!

    李和笑着道,“那还要几个人?行了,就这么着,我电话给你,有什么消息第一时间给我电话?!?br />
    “哎!”唐飞高高兴兴地接了李和的电话号码,紧紧的攥在手心里。

    李和笑着转身走人。

    回到家之后,他第一件事就是郭冬云打电话。

    “郭总人在,她已经责成投资部正在处理这件事?!苯拥缁暗氖枪频拿厥?。

    “让郭冬云稍后给我电话?!?br />
    听见闺女的哭声,李和没心思和秘书多说,慌忙挂了电话,隐隐间他觉得有必要亲自去一趟青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