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丢死人了!”张阿敏羞恼的把头埋在桌子上,丢人还是当着人家面的,这让她情何以堪,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有多自恋呢!

    “谁能想的到这家店老板他是认识的?!蓖蛐』垡哺磐限蔚?。

    陈芸笑着道,“都是自己人,没事的,无所谓?!?br />
    张阿敏问道,“他不止是个教授那么简单吧?”

    她突然想起来,当她给李和那五万块钱的时候,李和的眼皮子都没有眨一下,好像那钱根本就不是钱,一副无所谓的态度,要是普通人起码会有点兴奋,即使是不缺钱的人也多少会有点表情。

    陈芸道,“我这个同事可不是一般人,你们应该在报纸上看过他的,他具体做什么生意我还真不清楚,没那么详细了解,他这人也比较低调,但是众所周知的是没有人捐款比他多的,他这十年间的捐款就有五个亿!”

    她现在想想都有点可笑,刚刚李和写歌挣五万块钱的时候,她还替他兴奋,其实与李和真正的身家相比那连根腿毛都不如。

    “五亿!”两个女人都震惊了!

    忍着掰手指的冲动,想算算这到底是多少钱!

    陈芸道,“那不能假的,报纸上都如实报道的,那个什么金鹿实验学校,远大实验学校,都是他兴建的?!?br />
    张阿敏点点头,“这两所学校我都在其它地方见过,想不到是他建的,可是据我所知,金鹿集团和远大集团是港资企业???”

    陈芸摇摇头,“这小子藏的严实,剩下的就不是我能知道的了?!?br />
    张阿敏苦笑道,“确实藏的严实,任谁都想不到这么一个平常的人居然是个亿万富豪?!?br />
    陈芸道,“别说你,就是我都没想到,我以前和他是一个办公室,就坐在我对面,自己打死都没想到对面坐着的是一个亿万富豪,我跟你说,我现在后悔的肠子都青了?!?br />
    她现在想想以前的许多事情都觉得可笑,甚至还给他张罗相亲,让一个亿万富豪看一个处级干部的脸色。

    想想都丢人??!

    万小慧道,“你后悔什么?”

    陈芸道,“早知道他是亿万富豪,我打死也得跟着他混啊,哪里像现在,不上不下的,想蹭个热乎都没机会!”

    按照她的性子,那个时候,如果知道李和是亿万富豪,无论说什么,她都要巴结一点的,对方手指缝稍微漏一漏,她也就不在乎那一个月七八十块钱的工资了,早就狠下心跟着下海了!

    哪里能像如今不长不短!

    几个人女人又叽叽喳喳的聊了一会,然后不停的感叹,不过越是感叹,心里越不是滋味,最后索性站起来各回各家。

    万小慧主动站起来去买单,结果服务员说免单。

    “你们和李先生很熟悉吗?”张阿敏想不到李和在这里的面子这么大。

    服务员一脸茫然,根本不知道她说的李先生是何方神圣。

    “张小姐,你能来我们这里就是我们的荣幸!”肥嘟嘟的平虎不知道是从哪里钻出来的。

    张阿敏笑着道,“你认识我?”

    平虎笑笑眯眯的道,“你这样的大歌星走到哪里那光芒都是挡不住的?!?br />
    “谢谢你的夸奖?!倍杂谡庵稚忻械娜?,要是在以往,张阿敏连多看一眼都显得恶性,但是此时她愿意说话,只是有自己的目的,“抱歉,我多问一句,你和李先生是?”

    平虎道,“你说的是李哥?”

    张阿敏点点头,“是的,我发现你挺尊重他的?!?br />
    平虎道,“李先生这样的大老板谁不认识,当然想多巴结一点?!?br />
    万小慧问,“我可以问一下李先生具体是做什么的吗?”

    “这样的大老板哪里是我们能知道的?!币勒掌交⒌男宰?,在漂亮的女人面前,他肯定是要卖弄一番的,但是对于李和,他是不敢多说的。

    他大哥就在李和的手底下混,早就给他上了紧箍咒,有些话烂在肚子里都不能说。他要是敢乱说话,他哥第一个就能揍死他!

    他心里清楚,他哥俩要不是跟着李和,谁能认识他们是谁。

    三个女人从平虎这里套不到话,只能悻悻得走人。

    天上的太阳挂的正好,不高不低,把人晒得懒洋洋的,李和改不了围观的本性,在大马路口两个老娘们吵架飙嗓门,他特意把车停在一边,在那津津有味的看了好长时间。

    直到两个老娘们唾沫干了,人群散了,他才意犹未尽的走人。

    可是一个从旁边服装店走出了的一个年轻人引起了他的注意,而那个年轻人也在打量他。

    “你是....”李和死活想不起来眼前这个人的名字。

    “李老板,不记得我了?”年轻人一下子认出了李和,“我姓唐?!?br />
    “唐飞!”李和一下子脱口而出,这个小伙子是他在捷克的布拉格相遇的,当时对方正在那边练摊做倒爷。

    唐飞笑着道,“想不到会在这里和你相遇?!?br />
    李和也道,“是啊,这京城未免太小了点,什么时候回国的?”

    接过对方的烟,两个人就在马路边聊了起来。

    唐飞道,“我是大前年才回来的,一直在意大利厮混,本来想着那边咱们中国人多能互相帮衬,结果人家福清帮根本不带我玩,这不,我就又灰溜溜的回来了?!?br />
    李和问,“现在在做什么呢?”

    唐飞道,“瞎混呗,呐,这个服装店就是我的,不如你李老板做的大,你李老板随便拔根汗毛也比腰粗?!?br />
    他开始认识李和的时候,以为李和只是和他一样的普通倒爷,直到他在东欧地区辗转挪腾一两年之后,才晓得李和的厉害,只要在东欧的中国人,有一半都是靠李和吃饭的。

    只是那个时候,李和已经不是他能高攀的了。

    李和道,“谁不是混?你这个店挺不错?!?br />
    他特意朝着里面看了看,发现面积不小,有点服装卖场的意思。

    “李老板,相请不如偶遇,咱们喝一杯?”

    “下次吧,今天不行?!崩詈鸵献诺窖Hタ纯次饨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