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是挺猖狂的?!?br />
    李和一点都不意外,像偷盗车辆油箱和仓库油品还算是小打小闹,最猖獗的还是石油、天然气管道铺设的区域,这些都是能源输送的“命脉”,但部分地区打孔盗油、盗气等违法犯罪行为猖獗,例如以以老白干闻名的衡水就是全国打孔盗油犯罪最厉害的地域之一。

    与之相比,煤老板根本算不了什么,最土豪的还是这些做无本买卖的“黑金老大”。

    潘松继续道,“我主要是太大意,想不到对方说捅刀子就捅刀子,根本不给缓劲的功夫,像咱们在外面玩,起码还亮几句场面话,这帮人倒好,直接拿刀子,根本不带商量的?!?br />
    看来对方不按套路出牌,也让潘松很苦恼。

    李和问,“那那帮人拿住了没有?”

    潘松摇摇头,“没点路子,他们怎么可能这么做?我们这八车拉的全是彩电,被对方也给搬了个干净!想想就来气!损失钱是小,丢人是大??!哥,这事你不用插手,我们自己处理?!?br />
    “真的?”李和也在想他在湘西有什么关系,最后想想除了一个同学在湘西民政厅,好像没什么大的门路,既然潘松要自己解决,他就只能建议道,“我就一条意见,合法、合理、合规,不准乱来?!?br />
    平松道,“哥,你放心吧,潘哥也是有身价的人了,好瓷不碰烂瓦,他可不是那种烂仔,拿命不当回事,这你看好吧,我们在那边都还能拼拼凑凑弄点关系,吃不了亏?!?br />
    李和点点头,“那就好?!?br />
    他在江威的身后突然也发现了陈大地,就好奇的问,“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没说一声?”

    陈大地笑着道,“我也是下午才回来的,没来得及和你说呢?!?br />
    “我现在就走,跟不跟我一起?”李和也明白陈大地回来是做什么的。

    陈大地道,“那我和你一起吧?!?br />
    两个人就这样出了潘家。

    都没有急着上车,在路上边走边聊,路灯底下的人影拉的老长。

    虽然已经是**点钟,但是街面上依然的很热闹,人烟稠密,往来不断。

    繁华到极点,遍容易沦为虚浮,这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开口是应酬,闭口也是应酬,与平常的应酬不同,现在花样推陈出新,许多人花天酒地,闹个不休。

    李和问,“你收到我给你寄的包裹了?”

    陈大地点点头,很少抽烟的他也从李和手里接过烟点着。

    “收到了,所以这次就回来看看,他妈是越来越不像话了!这邱德平是个什么东西,她自己心里能没点数,她自己遭的罪不够,还想让孩子过去受罪,我肯定不能同意!”

    李和笑着道,“老话说虎毒不食子,不至于吧?”

    陈大地道,“你不了解这个人,没有一点情谊的一个人,我不想陈维跟他去,跟好人才能学好人,跟着这种人学不到好东西?!?br />
    “有要帮忙的吗?”李和发现经过这么多年的历练,陈大地果断了许多,再也不是当年那个优柔寡断的汉子了。

    陈大地道,“这是我和他们的事情,你不用插手,再说,你也不好插手?!?br />
    “也对,那你自己看着办吧?!崩詈腿肥挡皇翘屎喜迨?,毕竟他和车家是前后邻居,面子的功夫起码还在,要是闹开了,这以后肯定没完没了。

    两个人聊了几句之后,就此分开。

    李和回到家的时候,何芳还没有睡觉,躺在床上,拿着一本书在看。

    李和洗好脚,上床看了一眼封面,居然是计算机方面的。

    “你真是好学,没事看什么计算机?”

    何芳笑着道,“你不知道,再不学我就感觉被淘汰了,我前天回原来单位一看,她们打电脑都是霹雳啪哒的,我就跟个傻子一样,什么都看不懂,不学是不行了?!?br />
    李和笑着道,“那你看实际操作的书就行,比如怎么打字,怎么用表格,会应用软件就行,没必要看什么C语言啊?!?br />
    他有点哭笑不得。

    何芳道,“那照你这么说,学物理的是不是只要会用温度计,托盘天平,磁铁就不用学其它的了?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怎么行?”

    李和道,“那不是一回事,计算机属于技能?!?br />
    “你别管,我自己有注意?!焙畏蓟故亲怨丝醋约旱氖?,不时的在本子上写写划划。

    “那你明天看吧,现在睡觉吧?!崩詈托脑骋饴?,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来吧,来吧,时不我待?!?br />
    何芳道,“不行,不是安全期?!?br />
    “山人自有妙计?!?br />
    李和飕飗的下床,从抽屉翻出了安全设备,把何芳手里的书抢过来,直接扔到了地上。

    “??!”何芳被吓了一跳,“你这人真讨厌?!?br />
    一夜自是风雨飘摇,各自无话。

    每天一早,李览都是五点钟就被何芳拉起来了,然后心不甘情不愿的刷牙洗脸,刷的姿势不对还要重新刷,刷不满三分钟,差一秒都不行。

    然后又被逼着喝一杯没有一点滋味的纯牛奶,脸拉的老长。

    “乖儿子,来看老子怎么喝的,生死之交一碗酒哇,说走咱就走哇,你有我有全都有哇,水里火里不回头哇...”李和在旁边引诱李览把牛奶给喝了。

    李览翻着眼珠子,一动不动不动。

    “李览同学,我现在开始数了啊,3....”

    何芳还没数到2,李览就把杯子的牛奶直接喝完了。他了解他老娘,说揍人就是揍人,至于亲爹全是唬人玩意,颇有不屑。

    何芳正色道,“这是最后一次警告,明天早上再这样和我这样磨蹭,我就不惯着了!”

    李览抬起头问,“那你要怎么样嘛?!?br />
    “怎么样?你试试吧,保证你屁股八瓣子?!焙畏疾缓退喾匣?,给他拿了一大包子,“赶紧吃,吃完了咱们走?;褂猩倌旯睦鲜λ的懔肺璧覆蝗险?,下午妈妈再送你去,给我认真一点?!?br />
    “哎!”李览开始学着他亲爹叹气了。

    李和摊摊手,管不了,他索性也就不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