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联想笑笑,也知道自己这边做的有点过了,问旁边的戴经理道,“老戴,闫老师和李老板和咱们都是朋友,既然闫辉先生有意愿做我们的代理,没看看还有什么困难没有?”

    闫家兄妹俩的目光都向戴经理望过去。

    戴经理喝完杯子里的酒,故作为难道,“按说李老板和闫老师介绍过来的,肯定没什么问题,但是大家也理解一下,这赣西想要代理权的可不是你们一家,至于是哪家名字我就不方便透漏,我夹在这里挺为难的?!?br />
    闫辉道,“戴经理,你不必为难,咱们可以公平竞争?!?br />
    脸上说的自信,心里其实有点发虚。

    闫红道,“资金方面,各位不需要担心,对于586电脑的性能我们还是有清楚认识的,如果打不开赣西的市场,我们自行承担所有的损失!”

    “这....”柳联想这边的三个人,面面相觑,然后摇头苦笑。

    “行了,老柳,你们啊,也别磨叽,这事我做主,代理权还是给闫辉吧,人家毕竟是专业的,在财政厅做这么多年,人脉也有,总比给那些乱七八糟的的关系户强的多,而且也别怕得罪人,做生意哪有那么多和气生财,有时候没原则就是没长远。什么事我担着,这该行了吧?!崩詈突故强涣?。

    “哎!你李老板开口了,我能说不行吗?”柳联想一咬牙,还是同意了!

    “那就多谢了!”闫红向柳联想举杯。

    “客气,客气,只要有李老板担着,我还怕什么?”柳联想很给面子的把杯子里的酒也喝完了。

    闫红兄妹俩又朝李和举杯,“李老板,也谢谢你!”

    闫辉激动的脸红脖子粗。

    “千万别见外!”李和虽然有点得瑟,但是没有显在脸上。来的时候,闫红虽然说不用他开口,但是最终他还是开口了,闫红这人情不欠也得欠!

    突然,众人不知道怎么扯到李和的汽车产业上,柳联想道,“我听说仰勇的车卖的不错,才三万多一辆,市场行情还是不错的,处于供不应求?!?br />
    李和道,“关键就在于性价比,适合国情,还是不错的?!?br />
    不需要ABS防抱死,不需要气囊,不需要动力辅助,不需要液压或者电动辅助转向,不需要GPS,不需要CD播放器,不需要自动防眩目后视镜,不需要电动调整后视镜,不需要电动加热,不需要座椅加热,也更不需要电动天窗!

    不需要什么自动电喷,不需要CVT无级变速,也不需要自动挡,只用手动挡就行!

    放进去油箱、发动机、变速齿轮箱、水箱等等,外加四个座椅就OK拉!

    哦,对了,还加了个特别实用的点烟器!

    这样一个廉价的小卡车,卖两三万,不贵吧?

    按照预想,卖个两三百万辆不成问题吧!

    闫红好奇的道,“宝马汽车是你的?”

    这个她是没有预料到的。

    李和点点头,“在里面有点股份,闹着玩的,搂草打兔子,能赚就赚,”

    反正他是无所谓的态度。

    戴经理道,“李老板大手笔,随便闹着玩的都是七八个亿?!?br />
    众人哈哈大笑。

    闫红看李和的眼色也越来越古怪。

    七八个亿!

    只是她想都没有想过的!

    对于李和的产业,她不能说是一无所知,按照她的算计,有五六千万就是差不多的了,但是现在一个投资就是七八个亿,确实有点吓着她了!

    她开始重新打量眼前这个不着调甚至有点油腔滑调的男人!

    饭局结束,大家都很满意。

    闫家姐弟拿到了想要的代理权,柳联想加深了和李和的关系,至于李和,本来想捞个人情,最后他想想没什么意思,他堂堂的大土豪,要这种人情做毛用。

    为了虚荣?

    他如此想,也许只是为了在一个漂亮的女孩子面前体现自己的存在感和价值。

    和闫红是最后一个告别的,看着她,他又不自觉的吞咽了口水,红色风衣搭配紧身白色短裤,大长腿的优势瞬间出来了,性感程度大大的增强。这不是一般的身材能够比拟的。

    和大家告别以后,张兵的车子也开过来了,李和一上车,就被张兵告知,潘松受伤了。

    李和急忙问道,“怎么回事?”

    张兵道,“具体不是太清楚,也是上个月的事情,刚刚江威打电话过来说的,在湘西跟人干仗,被人给捅了一刀,长沙住过一周的医院,现在回来养伤?!?br />
    “都是作死,这种事情也能瞒着我?!崩詈图泵Φ?,“直接去潘松家?!?br />
    潘松家的大门是开着的,进去的时候,发现屋里很热闹,平松、苏明、寿山这些人都在。

    李和没好气的道,“我倒是成了那个消息最不灵通的那个?!?br />
    潘松躺在床上,挣扎着支起身子,道,“李哥,没什么大事,怕你担心,就没让他们说,我也就下午才回来,让小威给你打了电话?!?br />
    李和拉开他肚皮,见红彤彤的疤痕上面还没有拆线头,就问,“什么情况这是?”

    “不怕你笑话,我们这两年做物流生意虽然难,可是好歹也有赚头,但是唯有往湘西方向的是年年赔钱,油费太高了!每次驾驶员都说有人偷油!我就不信邪,汽车油箱油被偷是常事,不能天天被偷吧?可是这一路,天天如此,年年如此。我开始以为是驾驶员不老实,跟我玩心眼,结果我换了一批又一批的驾驶员,还是如此,甚至还有几个驾驶员被偷油贼给打伤了!”潘松说的气愤的很。

    “然后你就自己去了?”李和感觉有点好笑,“这点事情你有必要自己去吗?好歹你也是个有上万辆大货车的老板?!?br />
    潘松难堪道,“不是被气昏了头嘛?!?br />
    张兵在旁边插话道,“那就该让兰世芳去,他可是打架行家?!?br />
    潘松道,“他刚好那几天有事去了冀北,我就亲自带队去的湘西,我们一行八辆车,我多带了人,好歹也有十几个,结果就在路边停一个吃饭的功夫,那帮偷油的明目张胆的就拿着油桶来了,被我们发现后,反而没跑,又喊来人跟我们对着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