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是不需要李和开口说话,但是只要他把柳联想约出来了,柳联想即使再不通世故再不圆润,也肯定会卖他这个面子,这笔交易肯定是铁板上钉钉了。

    闫红不好意思的道,“你放心吧,我这个弟弟我还算了解,是华清毕业的,专业素养和能力都是毋庸置疑,要不然我肯定不会掺合这个事情,不会给你添麻烦的,我可没那么没眼力劲?!?br />
    李和点点头,“没事,我给你约个时间吧?!?br />
    闫红点点头,“那就谢谢了,你真的帮了我很多?!?br />
    “能不能说这些矫情话?搞的我都不习惯?!崩詈臀弈蔚囊⊥?。

    “行,那我就以茶代酒,敬你一杯?!?br />
    “干杯?!崩詈退呈泼蛄艘豢诓?。

    吃好饭,他正要去买单,却不知道闫红什么时候都把账给结掉了。

    闫红道,“走吧,不能真让你请客?!?br />
    “那就谢谢,有时间我请你?!崩詈蜕铣岛笪?,“你车子在哪?我带你去找车?!?br />
    “左拐,大街口?!?br />
    两个人还没往前开二里地,就找到了闫红的车子。

    令李和没想到的是闫红的车子居然是一辆红色的丰田皇冠。

    闫红启动车子,拉开车窗,冲他挥手道,“别忘了啊,等你电话?!?br />
    “不会忘的,你放心吧?!笨醋潘⒆遂难?,李和会心一笑。

    不过他倒是真怕忘了,第一时间就给柳联想去了电话。

    柳联想接了李和的电话,说是发呆也好,说是愣也好,总之感觉不是那么自在,总之接到李和的电话是那么的不容易!

    拿过往的交情暂且不提,现在他既然知道李和是大老板了,如果不去,那就是做死了,必然是毫无二话。

    不过好在在挂电话的时候,他机灵的问了一句,“李老板,你不会没事只约我吃饭吧?”

    “你们586电脑上市,我还没恭喜呢,这是了不起的成绩?!崩詈褪祷八档?,“当然还有一件事,我一个朋友的弟弟想做你们公司在赣西的代理,你看有问题没有?如果有困难,我就直接和我朋友说?!?br />
    “那是求之不得的好事?!绷胨实男Φ?,“我们目前是正在做招商的工作,你把你朋友弟弟直接来找我就行,就约在明天下午三点钟,你看看行不行?”

    “别这么急啊,这饭还得吃,是我求告你,对不对?”

    “了解了,李老板,明天晚上,四海饭店,你做东!”柳联想总算是明白了李和的意思,这人情不能这么送,有点波折,有点困难,有点官腔,才能凸显出来之不易。

    人往往都喜欢犯这样的通病,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就越想争取,越是容易得到的东西就越不珍惜!人情亦然。

    大部分情况下,稀缺性加上需求才是价值,这人情得有价值。

    突然间,李和发现,他变坏了,算计已经开始出于本能。

    所以,到家之后,他才给闫红打电话,不顾闫红的高兴,他直接泼冷水,稍微夸大了一下事情的难度。

    第二天晚上,闫红到的很早,提前安排好了包厢,带着一个年轻人站在酒店门口迎接李和同柳联想。

    “二位,请进?!?br />
    柳联想笑着道,“闫老师,你可是越来越漂亮了,想不到你也下海了,教育界少了一位好老师,挺可惜的?!?br />
    “谢谢夸奖了,你柳老板以前可是有名的计算机专家,和你肯定没法比?!便坪旖樯芘员叩囊桓龃髯叛劬Φ哪昵崛说?,“这是我弟弟闫辉,闫辉,这就是我常和你说的李老板和柳老板?!?br />
    “柳老板,李老板,多多关照?!便苹愿鲎痈吒?,大眼睛,面相周整,说话得体。

    “大家都进去吧,我肚子可是饿了?!崩詈秃敛豢推南冉朔沟?,看到这里的饭店经理朝他过来,他直接摆摆手,示意别过来,饭店经理也就没过来自找没趣。

    功夫不大,酒菜上齐,满满当当的一桌。

    然后开场白来了,闫红先举杯子,“柳总,多谢你赏脸,这杯我先干为敬?!?br />
    说完一饮而尽。

    柳联想这边带过来了两个人,她一个没少,全部碰杯。

    之后,又给了闫辉一个眼色,闫辉了然,再次举杯,姐弟俩倒是一点不含糊。

    “我就不喧宾夺主,大家随意就好?!崩詈徒裉觳幌攵嗪?。

    酒过三巡,闫辉也越发趁着酒劲越发健谈。

    “从第一台计算机产生至今的半个多世纪里,计算机的应用得到不断拓展,计算机类型不断分化,这就决定计算机的发展也朝不同的方向延伸。当今计算机技术正朝着微型化方向发展,在未来更有一些新技术会融入到计算机的发展里去....”

    “大规模及超大规模集成电路发展的必然。从第—块微处理器芯片问世以来,发展速度与日俱增。计算机芯片的集成度每18个月翻一番,而价格则减一半,这就是信息技术发展功能与价格比的摩尔定律。计算机芯片集成度越来越高,所完成的功能越来越强,使计算机微型化的进程和普及率越来越快...”

    柳联想笑着问,“闫先生是学计算机的?”

    闫辉点点头,“是的,我是华清计算机专业毕业的,毕业后分配到赣西财政厅,在1986年全国财税部门计算机应用工作会议后,我就开始负责我省财政系统计算机开发和应用工作,已经开通了省财政厅与各地市财政局的远程数据通讯,保证按时、准确的把财政收支和税收的各种数据传送到国家财政部和国家税务局....”

    “了不起的工作?!绷刖俦?,但是心里倒是没什么波澜,闫辉的话听着唬人,其实没什么技术含量,做远程通讯无非就是调制解调器的链接设置。

    “你们用的是什么报表系统?”这话柳联想不好问,但是旁边的一个人市场部的戴经理是直接问了。

    闫辉直接道,“gcrs汉字通用报表系统,所以在做这个的时候,我就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应用软件的缺乏,我认为一个好的计算机,就必须要有好的应用软件配套?!?br />
    “来,大家继续喝?!?br />
    李和不喜欢听这些没营养的东西。

    ps:大姐们,大哥们,大爷们??!求票??!说四更就是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