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愿意扎在实验室,不愿意搞科研,不是他不想,而是因为他确实是不擅长。

    理论和工艺他都是一套套的,说个三天三夜都不带重样的,一副高人气象,挺能唬人的,但是一旦涉及到实验物理这一块,他根本就是抓瞎,动手能力根本就不行,连个研究生的动手水准都没有。

    当然,还有一块,就是他渴望无拘无束和自由,他可不服气人管,这跟金钱和地位无关,只因为他受够了管教。

    再说,即使他没有从事科研这一块,可也没有少为国做贡献,他美元国债买了一堆又一堆,捐款一通又一通,通商银行对外贸的贷款一笔又一笔,他从苏联拉回来的设备和人员等于也就是等于半卖半送,何况还给予了国家开发银行上亿美金的注资,这些都是在有心人的眼里的。

    他不敢说提升了多少综合国力,起码在有些行业来说,他帮助着实现了进步,如此而已。

    闫红道,“我倒是想进呢,可惜我能力不足,不是胡援朝这种全才,他才叫变态,感应器这一块不是我的专长?!?br />
    她虽然已经下海,可是对于又能熬资历又能和军工拉上距离的事情,她肯定不会拒绝。

    “去巴基斯坦援建核电项目的?”一提到胡援朝,李和就想到这个事情。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此时中国正在援助巴基斯坦建造第二座研究堆。

    闫红道,“大概吧,说是保密,其实这种事情哪里能保密的了?!?br />
    记者:为什么巴方的核设施有中文说明书?

    中方发言人:我国一向遵守国际核不扩散条约,坚持主张和平利用核能……

    记者义正严辞: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发言人回答:我国一向遵守国际核不扩散条约,坚持主张和平利用核能……

    记者:……

    论耍流氓,五常谁都不服输。

    “看来真是巴铁啊?!?br />
    中国的核电技术出口过给很多国家,但是唯一可以享受无偿援建的只有一个巴基斯坦。

    外交伙伴关系大概可以化为15个等级,从最高等的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关关系到最低等级的战略互惠关系,唯一一个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是巴基斯坦,是外交等级最高的,而相反的唯一一个战略互惠关系的国家毫无疑问是小日苯,也就是所有外交关系中等级最低的,连“伙伴”都不是。

    从工业援建到经济发展,巴基斯坦都需要中国,不然怎么跟印度干??!中飞机到坦克、导弹、公路、核设施,基本都是中国一手包办,所以江湖上有句名言——***堡的导弹射程,取决于中国想让它射多远。

    从中国方面来说,中国也需要巴基斯坦,中国的周边关系并不融洽,从韩国、日苯、苏联、越南、印度,中亚,和中国一条心的,可以忽略不计,既然巴基斯坦要顺杆子上来,中国刚好也树立榜样。

    而且地理上来说,中国需要印度洋的出???,后来事实上证明中国已经获得了。

    还有一条原因就是巴基斯坦相当于美国的沙特,中国要想发展与中东世界的关系,也急需要巴基斯坦作为中间人和协调人。

    某些方面来说,都是互惠的。

    闫红道,“那你的意思是你不想去了?”

    李和坚定的摇摇头,“当然不想去,比我能耐的多了去了,何必找我,他们实在找不到,我给他们推荐几个,省的拉我去凑数,多没意思啊?!?br />
    “这个倒是真的,肯定不差找不着人,最近有没有去中关村?要不是那边租金太高,我都想把办公室放在那边,现在知春街那边留学生和博士生真是一抓一大把,所以啊...我现在非常信服你那句话了?!便坪焖档姆浅8锌?。

    “什么话?”李和摸不着头脑。

    闫红从包里拿出一本书,翻给李和看道,“你书里说的啊,不用几年随着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过了街道口,博士满街走,硕士多如狗,只有教授还可以抖一抖,真给你说着了,你看现在才多长时间?”

    “你怎么有我的书?”李和想不到闫红的手里居然也有他的那一本《科技简史》。

    闫红笑着道,“这么畅销的书,我当然要买回来看一看啊,何况还是你李老板的,多学习是没错吧?!?br />
    李和从上衣口袋掏出笔,笑着道,“拿过来吧?!?br />
    “干嘛?”

    “当然是给你签名啊?!?br />
    闫红大笑,把书放回包里,“你少臭美吧?!?br />
    李和认真的道,“过了这村可就没那店了!”

    闫红不屑的道,“切,你当我稀罕呢。不过我得麻烦你帮个忙?!?br />
    “说吧?!崩詈兔痪芫?,只是很纳罕,不出门而已,一出门就这么多人找他帮忙。

    “柳联想你是熟悉的吧?”闫红用希冀的眼神问,“帮我介绍一下?”

    李和没好气的道,“多稀奇,好像你不认识他似得,哪里要我介绍?!?br />
    科研和学术的圈子就那么大,彼此即使不是太熟悉,大概应该都会认识。

    闫红嘿嘿笑道,“人家现在上市公司的老板了,地位和以前不一样了嘛,谁知道我贸然去找他,他会不会给面子?所以还得靠你?!?br />
    李和问,“你找他做什么?他是做计算机的,你是做仪器的,互不相干啊?!?br />
    他知道闫红说的是实话,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像他这样,发家之后还能念旧情。

    闫红道,“我家祖籍是赣西的,我父亲在那边还有亲戚,就是我一个堂弟,这阶段不是来我家了嘛,想做新计算机公司的赣西代理?!?br />
    李和嘿嘿道,“不是相好吧?实话实说,我不介意的?!?br />
    闫红气呼呼的道,“你怎么不去死,我是认真的,我堂弟。柳联想他们不是新出了586电脑嘛,听说市场反应很好,我这弟弟也是个人才,嗅着味道就来了?!?br />
    李和点点头,“好像也不便宜,一台就要四万多,你堂弟有这个实力做代理?”

    闫红嫣然一笑,“资金上没问题,他自己哪怕有差,剩下的我可以来补,主要是招商政策上比较严。这么说吧,你帮着约一下柳联想,不用你多说,成不成我自己的事?!?br />
    “还是你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