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小英道,“何止是没问题,简直是再好不过?!?br />
    “那就好,那就好?!背萝克闪艘豢谄?。

    宋小英道,“替我谢谢你朋友,你看看这样行不行,你能不能约个时间,我请他吃个饭?这样我有不懂的地方,好当面请教?!?br />
    “这个嘛...”陈芸有点犹豫,要是直接介绍了,还有她这个中间人什么事,等于白忙活嘛!

    宋小英道,“你放心,这个人的脾气我听人家说过,不会让你跟着为难的?!?br />
    “对啊,芸姐,你帮个忙,大家都是朋友嘛,互相帮忙是不是.....”小慧在旁边帮腔。

    “那是自然,我尽量帮你联系?!背萝康男睦锢挚嘶?,她等着的就是小慧这句话。

    李和此时还在学校里溜达,俨然没有被卖掉的觉悟。

    学校的妹子,很多还是很养眼的,不像他们以前读书的时候,不但长相不行,个个瞅着都像营养不良,而且还不会打扮,穿个老粗布和的确良就是顶时髦了。

    现在呢,妹子们个个五颜六色,花枝招展,秀色可餐,引人注目。

    至于男同学,他就没那么多心思关注,按他看来,还是那个熊样,永远是时代潮流的弃儿,出门打个发蜡就算骚包的了。

    “喂,哪里来的老色狼!”

    “哎!”李和被人从后背拍了个趔趄,回头一看,居然是闫红!

    看着李和惊慌失措的样子,闫红捂着嘴哈哈大笑,“你单子这么小??!”

    “人吓人,吓死人!你不知道的??!”反正都这么熟悉,李和也不怎么客气。

    闫红道,“从实招来,对着女孩子打什么注意呢?”

    “我还不如打你注意呢?!崩詈托ψ诺?,“女大十八变啊,你是越来越漂亮了?!?br />
    他不敢说闫红是他遇到过的女孩子中最漂亮的一个,可是他敢说,他是她们中最出色的一个。那欣长健美的身材,优雅迷人的风度,尤其是那一头乌亮的秀发,有一种说不出的魅力。

    棕绿色的风衣,镶着白花边的翻颈,白色的高跟鞋,无论什么衣服穿到她的身上,总是那么端庄好看。

    远远看去,真像一只小蝴蝶飞过一样,既美丽称身,又色彩柔和。

    “我倒是发现你越来越贫嘴了!李二和也不是当年的李二和了!好吧,本小姐给你机会,你来打我注意吧?!便坪焐儆械暮炝肆?。

    李和无奈的摇摇头道,“哎,这话你要是早十年,不早五年说还行?!?br />
    “也对,你李老板现在是家大业大?!便坪斓纳袂橐幌伦勇淠??!澳憷锤陕锏??”

    李和纳罕道,“你能来,为什么我不能来?”

    闫红道,“我是来跟学校谈事情的?!?br />
    “卖实验仪器给学校?”

    “你都知道了还问?”闫红给他一个白眼。

    “生意怎么样,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吭声?!?br />
    闫红道,“跟你李老板是没法比,不过肯定是饿不死人,说句难听话,我连个像样的竞争对手都找不到?!?br />
    李和调侃道,“人生寂寞如雪?你这是要做独孤求败??!”

    “独孤求败?这个用的好,我决定了,就做独孤求败?!便坪旃笮?,然后又问道,“你准备干嘛去?一起去吃个午饭吧?!?br />
    李和看看时间,“不行,我得去找吴教授?!?br />
    闫红道,“那你辛亏遇到我,要不然你得白跑一趟,吴教授去部里开会去了,不在学校?!?br />
    “确定?”

    “当然确定!”闫红点点头。

    “肯定?”

    “废话??!”

    “肯定以及确定吴教授不在?”

    “有完没完??!走了!本来我想请你的,但是现在我改注意了,我非宰你一顿不可!”闫红不让李和犹豫,一下子就挽住李和胳膊,一起往校外走。

    李和被这样亲昵的挽着,浑身一震,不知道如何是好,要是拒绝吧,伤人脸皮,要是不拒绝吧,要是让人看见,跳黄河也洗不清。

    不过好在,只走了几步路,闫红就把松开了。

    “瞧瞧你这胆子?!便坪旄艘桓霰墒拥难凵?,“好像我能吃了你似得?!?br />
    “我车在这?!闭业酵3档牡胤?,李和先给闫红拉开车门。

    “那就尝尝坐豪华车的滋味?!便坪焐辽砭妥私?,“吃什么?想好没有?!?br />
    李和道,“吃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谁一起吃,和你这样的大美女在一起共进午餐,就是吃灰心里都高兴?!?br />
    “嘿,我说,这么长时间不见,你这嘴巴都跟抹了蜜似得,甜得让人有点受不了...”闫红被李和调笑的乐不可支。

    “到底有没有抹蜜,你尝一尝不就知道了?!崩詈筒恢滥母畈欢?,想都没想就这么回应,声音之中夹带着一丝挑逗的语气。

    闫红把头往他跟前一凑,冷笑道,“你有胆子就把头伸过来再说?!?br />
    “哎,开车呢,安全第一?!崩詈拖氩坏秸饽锩堑ㄗ诱饷创?,以前倒是没有发现。

    再也不敢乱和她接茬,自作主张的在旁边的一个川菜馆停了下来。

    闫红从服务员手里拿过菜单,径直自己点菜,也没问李和意见,她和李和吃饭不是一次两次,也大概清楚他性子,就是不怎么点菜,要是逼着点呢,无非就是随便,鸡鸭鱼肉这些硬菜齐整的上。

    “喝什么酒?”

    李和道,“我开车呢?”

    “那就算了,我也开车的,都不喝,咱们好好说话吧?!便坪斓阃啡峡?。

    “那最好不过?!倍杂阢坪煊凶约旱某?,李和也没多大的意外。

    两个人一边吃一边聊,无非就是一些过往,突然闫红道,“我听说一个事,好像有个课题组要把你拉进去,我去实验室和他们谈事情的时候,倒是听过一点?”

    “找我这种二把刀干嘛?我对实验物理根本不擅长,这种事应该找胡援朝、胡大一他们??!”李和直摇头。

    闫红认真的道,“胡援朝在巴基斯坦,胡大一下海去了,再说国内好像在感应器方面,你也算专家了,他们俩都不及你?!?br />
    李和摆摆手,“那也没门,我这刚得自由身,哪里还能再进樊笼?!?br />
    ps:今天三更,兄弟们要是有票,明天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