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间,她自己都琢磨不透自己的心思,是敬佩还是仰慕,或者仅仅是出于感激。她知道她母亲当年已经把那个人逼的有多狠,但是只是因为她哭了两嗓子,那个人就还愿意继续租房子给她们,还从来没有涨过房租。

    李和哪里知道这种小萝莉的想法,路过书店的时候,他把车子停了下来。

    买书已经成了一种习惯,回家路过书店,报刊亭就进去转一圈,挑挑看看也是种享受。

    家里书已经很多了,哪怕大部分他都没有看过,但是也觉得有了一种特有的安定感,家里没有书的点缀是不完整的,床头,卫生间,沙发,不论陷在家里的哪个角落抬手碰到的永远是书。

    曾经何芳给他一语点破,那就图个自我安慰,假装每天都在学习。

    书店里人很多,买的人很少,大部分都是蹭书看的,蹲着,站着,坐着,不管他们出于什么目的,总把目光投向一本本书,只要是合适的,就拿出来翻翻,一看就是成个小时的。

    “这本《科技简史》到货了?”一个女孩子在在一边的书架上发出了惊喜。

    “真的啊!”

    “真够慢的,一个月才来货?!庇腥朔⒊隽瞬宦?br />
    “不是来货慢,这本书是一个星期一补货,要是来的晚了,根本买不到,想不到这么快就补货了,快点买,不然等会就没了?!庇腥烁沤馐?。

    书架边上一样子涌上了十几个人。

    “原来德国才是世界上第一个山寨大国,山寨?这个词真有意思,是抄袭的意思吗?就是德国抄袭英国,然后后来美国又抄袭欧洲,日苯又抄袭西方?”

    “西方人深刻的认识到:如果中国11亿人,过上和美国人一样的生活,对世界是一个灾难。这是对这个现象的最深刻认识?!?br />
    “但是,中国人怎么可能甘于停留于贫困落后呢,中国必然会用自己的发展,去改变原有竞争格局。也许中国没有办法让自己变得像发达国家一样富,但是,我们可以让他们变得和我们一样穷....”

    “说的真好笑?!?br />
    “哎呀,别看了,买不买啊,不买就放下,别堵路??!”有人很不高兴前面的人碍事。

    《科技简史》?

    李和听得好奇,这么课程他在学校教授过,欢迎的程度自然是不必须说的,他想不到居然还有人能出一本书比他还受欢迎。

    而且人家读书来的内容,让他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他毫不犹豫的挤到了书架前,从里面抽出来一本,径直翻到了第一页,一看内容吓了一跳!

    他第一个感觉就是,他被人给抄袭了!

    这本书分明是根据他课堂讲义整理出来的!

    甚至许多内容都是一字不差!

    这本讲义曾经还被学生整理以后作为《李和语录》在校内流传过一阶段,他自己还沾沾自喜过一阶段,不以为意。

    但是现在有人拿这个出版还用来赚钱,他就不能忍了!

    他非要看看是哪个王八蛋抄袭了他的成果!

    结果看到封面作者的时候,他愣了!

    作者明明白白的写着李和,翻到第二页是作者简介,明明白白的写着他的身份,教授,著名的物理学家,一大串的头衔。

    前言的作者他压根就不认识,关键还把他夸的天上有地上无的,李和怀疑说的是不是自己,作者说的好像两个人很熟悉似得。

    而出版社就是学校的出版社。

    不过即使是这样,李和也不决定罢休!

    靠!

    他可没拿过一毛钱的版税??!

    不能就这么算了!

    这完全是对他劳动成果的不尊重??!

    对,他决定去一趟学校。

    他一下子买了三本书,付完账之后,开车直接去了学校。

    到学校之后,他没有先到后勤处找江处长,而是去了物理系找吴教授。

    “哟呵,李老板来了!”

    “陈姐,越来越丰满了??!”李和没想到会遇到陈芸。

    陈芸气的拍了他一巴掌,“说我胖就直说,不带这么拐着弯损人的?!?br />
    李和假装被拍的疼了,揉揉肩膀道,“冤枉,我说的可都是实话,你这是刚下课?”

    陈芸点点头,“刚下课,你怎么有时间来了?上次上报纸了是吧?要不是咱们是熟人,可没人敢认?!?br />
    李和不好意思的笑道,“不值一提,不值一提?!?br />
    陈芸道,“得了啊,过分的谦虚就是虚伪了。你这人就有一点不好,什么都藏着掖着,好像我们要沾你便宜似得?!?br />
    “那不能,你老大姐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小弟一定万死不辞!”李和急忙澄清。

    “话说我还真有个事麻烦你。你不来的话,我还得去找你?!背萝啃呛堑目醋爬詈?。

    李和大气的道,“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你直接说?!?br />
    陈芸低声道,“帮我写一首歌!”

    “写歌?”李和哭笑不得,怎么会往这茬提,“大姐,你有没有搞错?我可是搞物理的!”

    陈芸笑嘻嘻的道,“你知道你除了一个‘参考文献’的外号,还有一个别称吗?”

    “什么?”李和真不知道。

    “大家都喊你万能钥匙啊,没有你不会的,你看啊,你在物理学方面的造诣自不必说,又会写歌,又会写书的,不过你那本书真畅销,刚出版就卖脱了,许多学?;棺急赣美醋鼋滩哪??!?br />
    “万能钥匙?”李和无语,不过随即问道,“你说的是《科技简史》那本书吧?怎么没人征求我意见就出版了?”

    陈芸道,“你这是属于讲义,学校有权自行发行,不过你那份稿费肯定少不了的,前几天开会吴教授还是活呢,让学校的出版社联系你?!?br />
    “哦?!崩詈退闶敲髁?,言归正传,“写歌我不是专业的,音乐学院那么多大佬不找,找我个门外汉,可是一点意思都没有啊。再说,你要找歌曲干嘛?难道你要当歌手?”

    陈芸道,“是人家托我的,名字我就不提了,反正是个非常出名的歌手,人家指名要你来写。再给你透个底子,你要是写的好,人家要在春晚唱的,到时候你又能拿钱又得出名。你以前不是常说一句话嘛,叫什么双赢是吧?这就是双赢?!?br />
    “我真不会!”李和很为难,搜肠刮肚抄袭一首出来并不难,就怕这个开了头,后面就没完没了。

    “别啊,我可很少求过你的,人家求告我头上,我很为难的?!背萝棵嬗锌嗌?。

    李和苦笑道,“那就只写一首!后面不准再找我,而且我写了,也不准跟任何人说是我写的?!?br />
    他不晓得陈芸又和人家达成了什么利益关系。

    “没问题!”陈芸虽然不解,但是还是一百个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