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这都是陈大地自己的事,他还是管不着。

    回屋里还没喝一口茶,就接到了平松的电话,“哥,公主坟那边拆迁,你要自己过去?!?br />
    “你代办了吧?!崩詈屠恋门苈?。这些年,他所有的房产都是平松在管理,其中就包括代收房租。

    “那些房子早先都是你自己买的,产证也都在你哪里,我代办不了?!?br />
    “行,我自己去吧?!?br />
    看来还是得自己去一趟。

    第二天一早,他就开始翻箱倒柜。

    何芳好奇的道,“你在干嘛呢?”

    “我在找房产证,公主坟拆迁,我去办理下?!崩詈突故钦飧龉褡臃幌?,那个柜子拉下,结果什么都没找到。

    何芳没好奇的道,“你这记性也是没谁,那晚搬这个屋子里的家具,刚好地下室空下来了,你全部放到地下室了?!?br />
    “哎,我这猪脑子?!崩詈桶媚盏囊慌哪钥亲?,腾腾的往地下室过去。

    果然如何芳所说,他的产证都是在地下室。厚厚的一袋子全是房产证,他要一本本的翻找,不知道要翻到什么时候,何况地下室光线也不好。

    他索性全部从地下室拎出来,一股脑的都放进了汽车的后备箱。

    吃了点早饭,他就出门,先去了邮局把陈维给的包裹给陈大地寄过去,然后才往公主坟去。

    到处都是拆迁标语和残垣断壁,他到拆迁办公室办完事以后,还要到老宅子给租户们通知一下搬迁日期。

    一进院子,还是那么的热闹,接近中午,洗衣服的,做饭的,打孩子的,吵架的,没有一家是闲着的。

    “李叔叔,你来收租啊?!币桓龃嗌男」媚锎┳乓簧硇7?,抱着一颗大白菜,迎面和李和打招呼。

    “不是,啊,你?”李和看到这女孩子居然不认识。

    “我家住这屋?!?br />
    “张小花是你妈?

    “嗯,她今天不在家,还在上班呢?!迸⒆拥愕阃?。

    “难怪,我说长的这么像?!崩詈拖氩坏侥歉隽髯疟翘榈男」媚锒汲ふ饷创罅?,小姑娘嫩的都能掐出水来,身量高,大眼睛,比张小花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要是真长开了,绝对是个大美女胚子。

    呸!

    李和鄙视自己的龌蹉,移了移眼睛,笑着道,“你上高中了?”

    “今年高三?!迸⒆佣哉庵只姨堑难凵裨缇拖肮吡?,隐隐还有点自豪。

    李和感叹道,“不得了,不得了,又是个大学生的坯子?!?br />
    “那是当然!”女孩子没有一点谦虚的意思,昂着头很少骄傲。

    “你成绩很好?”李和乐了。

    “那是当然,我们学校我经常第一的?!奔詈驼饷凑娉系募绦?,女孩子更加的急不可耐的表现自己。

    李和道,“那就再接再励,再创辉煌?!?br />
    “哎,房东,我们租金还没到期吧?你来干嘛???”一个老娘们看到李和的时候,把衣服往脸盆里一摔,满脸的不高兴。

    李和听得好笑,他自己的房子,他来了还犯法了?

    这逻辑他实在想不通。

    “麻烦,大家过来一下,我通知一个事情?!崩詈椭沼诳济ψ约赫铝?。

    “什么事情???”

    “别想着涨房租吧?”

    “那该不能吧?”

    “要涨租明天老娘就搬!”

    “那就一起搬,让他这屋子就空着发霉吧....”

    在李和还没有开口之前,左邻右舍的老娘们老爷们和和谐的达成了统一战线。

    “人家八年没涨过租金了,附近的房租每年都翻一倍?!毙」媚镎飧鍪焙蛉跞醯目丝?,声音小的和蚊子一样,结果被众人怒目而视,吓得赶紧低过头。

    众怒难犯。

    “大家要搬家是吧?”李和再得意不过。

    “你要是敢涨租金,我们就敢搬?!币桓龃┳趴Х壬缫碌呐顺鲅酝?。

    李和笑着道,“我不涨房租,要是涨房租,我早就涨了,大家摸着良心说,有我这么好的房东吗?你们打着灯笼找去,满四九城你们还能找到这么便宜的房子?!?br />
    他继而对着那个穿着咖啡色风衣的女人道,“我看你是从外间屋里出来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那间屋子是35平,租金只收了17块钱一个月,是不是?远的我也不说,我就说这附近,像这样的屋子,你一个月没有80块钱,想都不用想!”

    他不能做了好事,还受委屈,所以他愿意在这里掰扯一下,不然别人以为他真傻呢。

    一听李和这样说,许多人都莫名的尴尬,李和说的是实情。通胀的厉害,什么都涨价,这房租更不用说。要不然,他们就不会这里一住这么多年而舍不得搬,少说的在这里也住了有五六年了。

    真正肯搬的只有少数几个因为自己买了房才搬家的。

    “话也不能这么说,我们可是长租的了,你算算,我在你这租了八年了,一年的房租是204,八年就是1632!”穿着风衣的女人扶正鼻梁上的眼睛,仍然不服气的道,“你拿着我们的房租去做生意,本钱都不知道翻了多少翻呢!”

    “就是,就是?!?br />
    “谁不知道你是做生意的?!?br />
    “做生意早的,几百块钱就够了呢?!?br />
    众人纷纷符合。

    李和苦笑,这道理没法讲了。

    叹口气,然后大声道,“我不是来收房租的,更不是来涨房租的。大家应该听过一些传闻了吧?就是这一片要拆迁了!”

    这一个重磅炸弹下来,人群里炸开了锅!

    “看来是真的了?!庇腥嗽缇偷昧讼?,倒是心不慌。

    “拆迁了,我们住哪???”

    “对啊,我们住哪里???”

    “你们继续租房子呗?!崩詈湍睦锕艿盟亲∧睦?,又不是他们亲爹,“拆迁是政府规划,我们都要无条件服从,以大局为重!最迟不会超过明年开春,必须全部搬走!”

    他说的正气凛然!

    “我们不搬!我那里间屋前几天才重新刮的大白,新买的洗衣机!这损失算谁的!”

    “对啊,凭什么??!我地板也新换的!屋顶的瓦片都是我换的!”

    “我暖气片都是新添的!还没准备用呢!祸害人??!这是!”

    大家义愤填膺!

    “对啊,房东,你要是早通知到,我们就不会又这么大的损失了,这个损失你得赔给我们!”

    “我这么说吧,昨天拆迁办通知到我这里,我今天就第一时间通知到这里来了?!崩詈桶汛硬鹎ò炷霉吹囊徽挪鹎ㄍㄖ莞」媚?,“大侄女,拿个浆糊给叔叔贴墙上,让大家都看看?!?br />
    “好嘞,我有胶布?!毙」媚锔吒咝诵说幕匚菽昧硕鞲缴?。

    “英子,你娘回来会骂死你不可?!痹谥谌丝蠢?,小姑娘的表现纯粹是吃里扒外。

    “骂就骂呗,又不会少块肉?!庇⒆右桓蔽匏降奶?。

    “房东,我们的损失怎么说?”有人直接问李和。

    李和好声道,“各位,我这么说呗,我八年没涨房租,已经对得起各位了,大家要找我要损失,那是不能答应的?!?br />
    答应了,那就冤大头。

    “要不这样吧,房东,这后半年的房租我们刚好还没给,我们就住到开春,算补我们损失吧?!蹦谴┓缫碌呐酥鞫奶岢隽朔桨?。

    “那不行,那不行?!崩詈拖胍膊幌氲囊⊥?。

    “不行也得行,这后面的房租怎么样都不会再给你!”一个高个子的男人,昂着脖子硬气的很。

    “对,对,就是不给!”

    “......”

    可谓是众志成城,团结一心。

    “我这么说吧,这租子我是收定了,你们信不信,我现在就敢去申请停水停电!你们要是还能有能耐继续住下去,我一毛钱不收,说到做到?!崩詈捅黄睦至?。

    众人愕然,大骂李和没良心。

    李和懒得搭理,转身就走,身下的就是平松的事情了,平松可不是善茬,只有在他面前才乖的和狗一样。

    “李叔叔,李叔叔?!庇⒆泳尤桓诶詈偷纳砗蟪隽苏?。

    “英子有事?”李和好奇这小姑娘喊他干嘛。

    “我叫郝英明?!迸⒆铀灯鹱约好值氖焙?,还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好英明,这名字好?!崩詈涂湓蘖艘幌?,占了同音字的便宜,继续转而问道,“你喊我有事?”

    点起烟,看着她。

    郝英明鼓起勇气,道,“我就是想谢谢你?!?br />
    “谢我什么?”李和有点不解。

    郝英明笑着道,“别看我那会小,可是我那会都**岁了,也记事了,我什么都知道,是你逼着我妈让她送我去读书的?!?br />
    “哦?!崩詈驼獠畔肫鹄?,“我这么说吧,天下的母亲都爱子女,可能只是表现的方式不一样,她还不是照样把你送到了高中?!?br />
    虽然张小花的人品属于人渣级别,他对她也是顶紧的讨厌,但是不可否认,对孩子还是很有爱的,虽然做的不咋得,只是因为一个寡妇,命比纸薄,带个油瓶,没多少好脸色和耐心罢了。

    “谢谢你,李叔叔?!?br />
    李和想了想,从口袋里掏出电话本,撕下一页道,“这是我电话,以后有什么困难打我电话?!?br />
    “谢谢李叔?!焙掠⒚鞲吒咝诵说亟恿?,然后看着李和的车子绝尘而去。

    ps:求票安慰受伤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