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说呗?!焙畏嘉奘永夏锏牟宦?,侧耳倾听。

    何老太眉飞色舞的道,“据说那车家那大丫头的前夫找的是同插队的知青...”

    “人家和第一个男人没领证,不算前夫,他前夫是陈大地...”何芳跟着纠正。

    “哎,你别打岔,有事等会你再说?!焙卫咸宦夤肱蚵宜悸?,但是不影响她八卦的熊熊之火,“那就说陈维这孩子他亲爸,叫什么邱德平,反正我就听那些娘们这么一说,大概是这个名字,家离这里都没五里地,父母是机关单位的,据说他爸后来恢复了工作,还是个大领导呢,条件不是一般的好。瞧了,他跟车丽丽刚好插队在一起。这男的上次来,我也见过,长相斯文,挺上台面一个人。你说长的又不差,条件也不错,车丽丽大概是眼热人家,总要起攀附的心思...”

    “浑说了吧,这话难听?!焙畏几辖艨纯此南掠忻挥腥?,叮嘱老娘道,“这种埋汰人的话可不能乱传,人家听到了非跟你撕着干?!?br />
    老太太不屑的道,“我一辈子风里来雨里去,也是见过太场面的,要你交代?我可没那么大嘴巴,还不是那些娘们传的,我跟着现学的,你听不听了?不停就拉倒?!?br />
    她脾气也上来了。

    “那你继续说吧?!焙畏急焕夏锕捌鹄戳撕闷嫘?,自然想继续听。

    何老太太继续道,“年轻人嘛,大概是太冲动了,这不就怀了嘛...”

    说完还看了一眼闺女和女婿,意味深长。

    “看我干嘛?”何芳心虚,她同李和何尝不是未婚先孕,“你继续啊,这次我可没插话?!?br />
    “怀上了,这车丽丽以为有了依仗,要携着肚子跟这邱德平结婚,可这邱德平正是大好年华,家庭条件又好,怎么可能在农村待一辈子,他父亲刚好恢复了工作,家里有关系回了城,上了大学。这下车丽丽彻底傻了,作风不好,哪里能受人待见,被逼的跳河,要不是陈大地救了下来,那就是一尸两命。在陈大地也够傻的,救了人就算了,还救得彻底,把人给娶了。说实话,漂亮的女孩子确实招人稀罕。你弟那年不就是这样?”何老太太说着说着不知道怎么扯到了何龙身上,“他在农场里干活,遇到一个女孩子,死皮赖脸的要和人家结婚。我还行白高兴了一阶段,后来一打听,女孩子肚子里揣着一个呢。我肯定不同意啊,你弟为这要死给我看呢?!?br />
    她说完还冷哼了一下,为当年的英明神武的决断而自豪。

    何家虽然是城市户口,可是只有一条大街的县城根本没有什么能养活人的工作,当然要在农场和荒地里找活路,不单单她们家是这样,甚至她们整个县城差不多都是这样。

    “我怎么不知道?”何芳很惊诧,因为她从来就没听任何人说过。

    李和也是一头雾水,不过想来大概是为了面子,不怎么提。

    “跟你说有什么用?你自己都是一屁股烂泥巴?!崩咸低亨嘧炝?,大概也觉得说的难听,面带歉意的道,“哎,反正你那时候也困难,跟你说了没用,还让你瞎操心。反正你弟那会啊,要卯足劲和我赌气,非那个女孩子不娶?!?br />
    何芳和李和就静静的听她说,没插话,结果是不用猜的,肯定是没成,要不然哪里还有吴春燕什么事。

    “小兔崽子啊,把我给气的牙痒痒。跟我较劲他还嫩了,年轻啊,就是这么猴急猴急的窜,脑子都没得。那年我活该走远,在山上挖了个老参,去兑了点钱,赶紧的让你老姑在乡下找了门亲,就是春燕她们家,她爹也没二话。我就逼着你弟去相,你弟也不傻,还是一个劲傻不愣登的点头。他不孬,怎么可能放着好好的大姑娘不选。再说,论长相,春燕身段、长相不差,就是脾气有点拐心,可没其它的大毛病,场面上过得去就行?!?br />
    李和听着老太太在那说,对老太太的敬佩之心油然而生。

    忘记一段苟延残喘的恋情的最好办法是重新开始一段新的恋情。

    老太太深谙此道。

    “那个怀孕的姑娘呢?”何芳有点担心,别因为老娘的自私把人家给害了。

    老太太大概明白何芳的心思,笑着道,“被吴宝田笑嘻嘻的捡了去,我还赔了一床被子呢?!?br />
    “婶子心思不错,还给了陪嫁?!?br />
    何芳笑着道,“是赔本的赔,那吴宝田你应该见过,三十五六没找到媳妇,后来娶得媳妇返城了,现在和闺女一起过日子呢。他媳妇我也认识,就是崔本霞,我就是没想到她居然和我弟还有那关系。难怪我总听人说吴宝田的孩子不是亲生的,原来我以为是指崔本霞不正经呢,现在才明白还有这个关系?!?br />
    李和道,“那这个女人够绝的,自己亲生闺女就丢哪里给人养了?”

    老太太道,“她也就欺侮吴宝田老实巴交的,心又善。辛亏你弟当年没娶上,要不然这事现在还不知道怎么了呢。总的来说,连这车丽丽都不如呢。哎,说车丽丽怎么扯到崔本霞身上了,我继续说这车丽丽。

    车丽丽跟这陈大地成了以后,结婚生孩子很顺畅的事,关键她心大,也是不服输的劲,后来和你们一样也考了大学,孩子就直接丢给了陈大地养。

    后来车丽丽工作以后当了老师,在陈大地屁颠屁颠的从乡下过来了,结果你们也看到了,各种难,丈母娘都不待见。

    “这些我们都知道,你说重点?!焙畏脊掷夏镉械銌?。

    老太太道,“重点就是这邱德平现在找回来了,想把儿子给认回去。本来都以为是这男人善心发现,后来那帮老娘们也不知道听谁说的,就是这邱德平现在不能再生了,不把孩子认回去,这邱家就得绝种?!?br />
    李和好奇的问,“车家同意了?”

    老太太道,“车丽丽肯定不同意,记着仇呢。不过车丽丽父母倒是不好说,这邱德平现在是大老板,都说非常的有钱,这车家老娘那是只看钱不认人的,何况现在她家儿子车松不争气,连个正经工作都没有,当然想找人帮衬了?!?br />
    李和道,“关键还是看陈维这孩子吧,他都这么大个子了,他自己要是不同意,都没法把他绑着去?!?br />
    何芳冷笑道,“我估计这车丽丽也是动心了,要不然这孩子现在不会这么为难?!?br />
    “怎么可能?”李和诧异何芳这话。

    何芳道,“这做母亲的都是一个心,就是孩子前途,从表面来看,邱德平的条件是比她好?!?br />
    李和愣了愣,觉得未必没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