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鼓励道,“好好努力,我希望AMC在全球市场上有他的一席之地?!?br />
    他在汽车产业上的布局,已经只能到这个地步了,如果再有其它问题,只能依靠其旗下汽车公司自己努力积累实力,扩展上下游产业链,充其量他再充当个资源整合的媒介,使其相互之间信息、技术和渠道共享。

    “李先生,你放心,我们会努力的?!蔽痔匾恍腥酥鹨簧锨芭哦雍屠詈臀帐?,作出了一定的承诺。

    随后又随意的聊了几句,这场会议结束。

    李和就站在楼上的窗户口边,看着他们下楼上了政府相关部门过来迎接的车辆。

    不晓得是从哪个早晨或者是哪个晚上开始的,呼喇喇,一下子,一群群跳舞的就占了街头广场,占了街心花园。

    就象当年满街都是打太极拳的,站鹤翔桩的,养生的,练气功的,如今满街都是跳舞的。

    不仅是跳老年迪斯科,跳得更多的是交际舞。

    交际舞已然旋出舞厅,走上街头,比“舞厅舞”来得壮观,“更具群众性,“街头舞”不象“舞厅舞”,最主要的是不需要钞票开道,参与的人很多。

    早晨是中年人和老年人居多,晚上是年轻人居多。他们旋转着,摇动着,脸上溢出流畅的光彩。

    当然,舞厅的数量也不见少,光是宣武这一片每年都是以十几家的速度在递增。

    吃完晚饭以后,李和难得的和何芳一起去散步。

    公园门口几个年轻人卖力的拨弄着吉他,奋力的嘶吼,徜徉在属于自己的摇滚梦想里。何芳笑着道,“我挺佩服他们这种执着劲头的?!?br />
    李和道,“穷的大概只剩下梦想了,因为没钱,所以干脆就不用想着挣钱,这样过最是简单快乐?!?br />
    何芳没好气的道,“不会说话就别说,什么事情到你嘴里都变味,而且你发现没有,你现在说话越来有股损味了?!?br />
    “有吗?”李和反问。

    “自己体会?!?br />
    “其实,我说的有道理的,就像咱们以前那会,那么可怜,什么大的理想都没有,甚至都不敢设想,都不知道什么是理想,即便有,也不知道怎么去追求。一切,按部就班地前行,走到哪步是哪步。当然也不能说没有幻想,我上高中以后,我其实是想做...:”李和朝左右看看,好像不怎么好意思说出来。

    “想做什么?”这次何芳诧异了,她想不到凭着李老二的厚脸皮还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

    “演员?!闭饬礁鲎质抢詈陀淘グ胩?,红着脸说出来的。

    何芳张大了嘴巴,半晌才反应过来,之后就是捂着肚子哈哈大笑。

    “喂,有什么值得好笑的?”李和气愤。

    “果然是幻想?!焙畏汲爬詈土趁嬗挚纯?,给了一个很中肯的评价。

    李和道,“我觉得吧,不管是演座山雕还是杨子荣,我都挺乐意的。之所以想做演员,是因为太多的故事,我无法经历,所以就想在电影里体验、体味别样的人生,把别人的生活用自己的感受去经历一回?!?br />
    因为经历简单、日子贫乏,少年的冲动无处寄托,总想角色扮演,哪怕是胯裆底下是个树杈子也当做骏马骑,烧火棍也能当做尚方宝剑。

    传说的那个“超我”,迫不及待的想出来。

    何芳调戏道,“那个苏明不是做电影公司吗,你去找他要个角色,梦想是要有的,万一成为巨星也说不准呢,哇,我就是巨星他对象啦,想想都有点小激动?!?br />
    她很是刻意的模仿着李和说话的语气。

    “找死啊你!”李和作势要打。

    “有本事追的上再说?!焙畏寂艿囊膊宦?,边跑边挑衅。

    “靠!站??!老子放大招了!”李和拖着小杜高犬在后面追。

    “有胆子你放大招吧!”何芳笑弯了腰。

    “老白,给老子上!咬她!”

    这只杜高犬因为是白色的,直接起名叫老白了,简单省事。李和松开狗链子,坐在长椅子上,这段子路跑的上气不接下气,最令他可气的是大白一个劲的在何芳身边转悠个不停,那叫一个温顺。

    他平常又是给他喂饭又是当铲屎官的,得不到这货多少好处,相反何芳偶尔嫌弃它碍事了,还会踢上几脚,皮球一样,踢老高,圆滚滚的在地上几个来回。

    结果这货却对何芳更亲昵。

    路过何龙的饭店,生意并没有想象中的火爆,只坐了两桌客人。

    李和问起生意的时候,何龙没精打采的道,“现在叫熊市,都赚不到钱,谁还有心思来吃饭?!?br />
    何芳笑着道,“哟,你还知道什么叫熊市???”

    何龙道,“不带这么瞧不起人的,我这吃饭的,天天不是谈生意的就是股票的,嗓门都那么大,我不想听都不行啊。我本来都心动想跟着他们买股票的,结果现在看来,也是我运气好,幸亏没有买?!?br />
    李和道,“小玩可以,就当抽奖一样,中了最好,不中也无所谓,就是图个开心。至于想靠这个搏身家,就很困难了,所以还是安安稳稳做你生意吧?!?br />
    何芳道,“你姐夫给你说的,你听见没有???”

    何龙笑嘻嘻的道,“我知道的,我又不是傻子?!?br />
    “那就好?!崩詈鸵裁辉俣嘧鼋淮?,甚至于李隆和庄子里的那帮人他都不准备再交代。

    股市之初,只要是个人,都能在股市里稀里糊涂的赚到钱,捞取到第一桶金,但是1992年下半年之后,什么都走了味,而1993年2月之后,中国股市进入了第一轮熊市。

    而李隆他们就走这轮熊市中栽了跟头,即使是李和三令五申不准再踏入股市,可是这赚钱上瘾??!

    他们和钱没仇??!

    他们还是偷偷摸摸的在一起凑了一点钱,让刘老四带到了浦江,再战沙??!

    可惜二批认购证几乎全赔。从此认购证消失。

    不过好在他们也没有把李和的话全部当做了耳边风,这家五千,那家一万,总数也才50万,加上之前李和带他们赚的,这点损失算不了什么,可是这也给他们留下了心理阴影。

    这么丢人的事情,他们是没有和李和说的,所以李隆和杨学文来香港,李和干脆也就装作不知道了,总要让他们知道一点教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