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大个子,还是尖下巴,一样的黄头发,高鼻梁。

    “抱歉?!蔽痔孛蟹熳叛劬?,也没有想起来在哪里见过李和。

    “请坐吧?!崩詈筒辉谝獾某乓恍形辶鋈搜镅锸?,这些人的身高站在他面前,让他很有压力,他抱起茶壶抿了一口茶,掏出烟,自顾自的点上,烟圈缭绕了一会,他才缓缓道,“沃特先生可能不记得我了,可是我还是记得沃特先生的?!?br />
    沃特同旁边的随行人员交流了一会,然后才点点头,“真的没有印象,中国我来过很多次,见过很多人,你知道的,亚洲人的脸型和长相对于我们来说都是一样的?!?br />
    李和乐呵呵的道,“看来沃特先生却是没有把我放在心上,我记得1982年沃特先生来中国,好像在作过一场演讲,我当时跟你说过,20年分高下,现在看来不需要二十年嘛?!?br />
    “是你!”沃特猛的站起来,仔细的盯着李和看,最后半晌才道,“是的,我记得你!真的是你!”

    他来中国多次,都是上帝般的待遇,这是唯一一个敢和他叫板的中国人!所以他印象非常深刻!

    只是万万没有想到眼前他的大老板就是那个和他叫板的年轻人!

    “你收购了AMC?”

    他还是不太确定。

    李和点点头,“是的,有什么问题吗?”

    老子为年轻时吹过的牛逼买单!

    沃特一行人的心中的震惊无以复加,他们一直和沃特是一个团队的,好几个人曾经一起和沃特进过京大的演讲大厅的!

    他们都对那个莽撞的年轻人印象深刻。

    他们本以为那只是一个无知无畏的年轻人的狂妄之语,想不到现在居然成真了。

    “哦,上帝!”一个女人发出了不可置信的惊呼。

    沃特很尴尬,他当年嘲讽的那个没见过世面的毛小子,现在是他的老板了。

    最终,他还是鼓足勇气朝李和伸出手,“恭喜你,李先生?!?br />
    会场里的人都莫名其妙,想不到沃特和李和会早就认识,看样子还是有过节的。

    贝那蒂在一旁对着沃特虎视眈眈,只要李和一声令下,他就立马让对方收拾行李走人。

    李和朝周围看看,继续吐着烟圈,浑不在意的道,“十年前,我和沃特先生打了一个赌,是关于中国有没有能力搞工业化的问题。沃特先生,你还坚持你当初的判断吗?”

    沃特沉默了一会,他被李和的眼色整的心神不宁。

    良久才道,“李先生,你的个人的成就并不代表中国的工业成就,毋庸置疑,这些年中国纺织鞋帽类行业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但是整个体系还是处于散乱的局面?!?br />
    李和笑笑,“如果我这么笨的人都能成功,我相信绝大多数中国人就都能成功?!?br />
    “希望如此?!苯穹俏舯?,沃特晓得在这个问题上已经没有了争执的必要,毕竟眼前这个人是他的顶头上司,“李先生,你的成就是非凡的?!?br />
    他还是有点忐忑,虽然他不想做过多的奉承,但是他不得不承认,他的前途和未来都系于眼前这人的身上。

    他已经是近五十的人了,时间上已经容不得他从头再来了。

    李和把烟蒂掐掉,直言道,“各位,谈正经事吧,我要看到AMC盈利,有困难没有?”

    沃特沉吟不语,直接看向贝那蒂。

    贝那蒂道,“amc现在既没有负债,也没有劳工问题,可以随时恢复生产,只是要找到能够找到迎合市场的车型就比较困难了?!?br />
    李和问,“AMC的总裁是谁?”

    贝那蒂道,“原来的总裁现在成了克莱斯勒的高层,同时也是大股东,放弃了在AMC的一切职务,现在我是总裁,而沃特先生副总裁?!?br />
    “沃特先生?!崩詈投⒆盼痔乜?。

    “李先生”沃特正襟危坐。

    李和道,“你觉得AMC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Ameri, Motors, Corporation 这是一个无形的资产品牌,克莱斯勒放弃了,是很大的一笔损失?!蔽痔鼗卮鸬暮苋险?。

    “我认命你为AMC总裁,你有能力保持盈利吗?”虽然和沃特有过节,但是算不了大过节,李和也必须承认,这个人是个人才,怎么说也是麻省理工的教授。

    “我想只要车型能够受消费者欢迎,我们就一定能做好?!蔽痔乇徽馔蝗缙淅吹南诒业挠械阍?。

    李和摆摆手,“不要给我这种模棱两可的回答?!?br />
    沃特道,“我认为将来的竞争会越来越大,AMC和克莱斯勒的错误之处在于和很多美国本土汽车企业一样,低估了市场变革的力量,不顾世界市场行情的变化,一味地陶醉于高档车辆的生产。所以20世纪70年代初的世界石油?;蚶词⑿猩笮秃阑纬档拿拦倒ひ荡淳薮蟠蚧?,而能耗低、个头小的日苯汽车纷纷冲开美国国门,大肆在美国国内汽车市场上横行,不断蚕食通用汽车、福特汽车和克莱斯勒汽车这美国三大汽车巨头的市场份额。一些小厂损失惨重,不得不关闭歇业这恰恰给了日本汽车在美国开拓市场的机会。我认为,我们接下来的机会在于研发适合个人消费的车型?!?br />
    “那就是经济型轿车?!崩詈兔靼琢怂囊馑?,“但是车型设计我建议参考菲亚特古贝和三菱Eclipse?!?br />
    他是真的受够了那种千篇一律的类似于普桑的车型设计,棱角分明,骨感突出。

    沃特点点头,“新的车型出来我会征求你的意见?!?br />
    “那么,恭喜你,沃特先生,现在你就是AMC汽车公司新一届的主席?!崩詈统斐鍪?。

    “李先生,你确认?这不是开玩笑?”沃特还没有反应过来,毕竟双方曾经针锋相对过,不把他开除就已经算是好的了。

    跟着他一起过来的五六个人都带着不信任的眼神看着李和。

    李和笑笑,“沃特先生,AMC归我个人全资所有,我可以做所有的决定。尽管你我有不同的观点,不同的价值观,甚至是不同的政治倾向,但是有一点我们是相同的,你我都相信,资本无国界,利润才是第一位的?!?br />
    沃特激动的站起身,“李先生,我终于知道你成功的原因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