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验室仪器是科学仪器的重要组成部分,涉及12个专业,应用领域广泛。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和发展,实验室仪器越来越占有重要的地位。

    但是这却是一个偏小众的行业,市场规模也就几百亿,不是专门搞科研这一块的,很难和这个行业打交道。

    他觉得闫红倒是会另辟蹊径,按他的想法,即使闫红要下海,应该做计算机的,毕竟她曾经靠这个搏了第一桶金。

    “我以为你要找她做小堂客呢?!蹦卵页饷娴难盍峥戳艘谎?,然后继续低声道,“就没什么想法?”

    李和没好气的道,“老穆,我发现这些年你怎么越来越无耻了?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你都有了?!?br />
    穆岩嘿嘿道,“是不是有你当年的风范了?”

    “差不多了?!崩詈推?,“我跟她只是普通朋友,你千万别胡说,不然我家那口子你知道的,能撕了我?!?br />
    “对,对,普通朋友?!蹦卵倚ξ陌炎约罕永锏木坪韧?。

    “你小子现在真的变坏了?!?br />
    穆岩突然正色道,“跟你说个正事,你上次是不是找你同学办学校资质?”

    “你怎么知道?”李和只把这个事和赵永奇说过。

    穆岩道,“京城虽然是卧虎藏龙之地,可是圈子就这么大,我这附近住的不是部长就是厅长,想打听事情还不简单。我其实是听刘乙博说的,刘乙博是听他同学说的,然后就来问我,我就说不知道了。不过我听刘乙博那口气,应该是没多大的问题,不过我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不知不觉的捐了那么多钱?”

    李和毫不在意的道,“钱这种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够我花就行,有多少就捐多少了?!?br />
    “你小子藏的够深?!蹦卵抑两穸济煌咐詈?。

    李和私藏南下已经在日程安排上,为此李老头特意从香港过来主持大局。

    为了做到最大程度的保密,平松、苏明、罗培、卢波等人亲自做起了搬运工,连夜把打包好的文物玉器往卡车上装。

    每天夜里一箱箱的珍稀文物被搬上大卡车,蚂蚁搬家似得往火车站挪。

    夜很深,没人敢大声说话,微光下,李老头一遍遍地核对箱子上的编号。

    “没错了,这次算齐全了?!?br />
    连续一个月的工作,让李老头有点心力交瘁的感觉。

    “有惊无险?!笨醋抛詈笠幌涠鞅话峤鸪迪?,李和长出了一口气。

    平松道,“哥,你放心吧,我们跟车不会有问题的,一进入浦江潘哥的车队就直接来接?!?br />
    李老头看了看旁边的博和尚,道,“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浦江?”

    博和尚摆摆手,“禁不住这个折腾了,还想留骨头多熬上几天?!?br />
    李老头道,“不去就算,我们先走了?!?br />
    火车的汽笛声一响,他就迈进了车厢。

    李和看着火车缓缓的驶出站台,转头对博和尚道,“博师傅,我请你吃夜宵怎么样?”

    博和尚笑着道,“麻烦你送我回去就行了,东西不吃了?!?br />
    ”那你回去休息吧?!崩詈鸵仓啦┖蜕猩硖宀缓?,也就不再强求,只是嘱咐张兵道,“把博师傅送回去,路上注意点安全?!?br />
    张兵点点头,和旁边的一个小和尚一起把博和尚扶上车。

    李和决定不坐董浩的车,直接走着回家,十月份气温陡然降的厉害,大街上行人却依然很多,打扮得奇形怪状的男女青年们手拉着手,在闪烁的弥红灯下彼此依偎着打闹着嬉戏着,不时传来阵阵欢快的笑声。

    他走着走着就突然寂寞了,停住脚步点着一根烟,坐在台阶上猛抽。

    吵吵闹闹的夜市,吆喝不断的划拳声,都不能缓解这种突如其来的情绪,虽然肚子里已经饥肠辘辘,但他还是沉浸在一种难以言表的孤独之中,那是一种很装的感觉,好像整个世界都是一副流动的画卷,而他是唯一一个冷眼旁观的人。

    就这样酝酿着情绪,突然一双白白嫩嫩的大长腿从他眼中走过,摇曳生姿。

    他满脑子的寂寞就在刹那间灰灰湮灭,捏着烟屁股狠狠吸上两口,掐灭后随手弹出,拍拍屁股从台阶上站起来,一声不响地跟在女孩后面。

    及至对方进了一所舞厅,他就止步了。

    “王朝娱乐?!?br />
    “这是陈有利开的?!倍撇恢痪醯母松侠?。

    “陈有利?”李和笑笑,“这老小子,真他娘的有一套?!?br />
    回到家,李和陡然发现空旷了许多,盖因以前摆的严严实实的家具被搬走了不少,除了茶壶,架子上的瓷器也没了。

    “谁?”

    何芳发现客厅灯也没亮,只有一个小火苗,时亮时暗。

    “我,你怎么还不睡?!?br />
    “吓死我了?!焙畏祭萍抢詈驮诳吞檠?,就道,“等你呗?!?br />
    “都三点钟了,你赶紧睡吧,明天还要送孩子上学?!崩詈涂纯词直?。

    “洗个脚吧?!焙畏几詈痛蛄艘慌枞人?。

    “谢谢?!?br />
    这一觉,李和睡到日上三竿。

    胡乱吃点东西之后,他就把水缸里的鱼全给腾到新买的鱼缸里。

    每一条鱼他都是当宝贝养着的。

    “好东西,匀我一条?”秦老头抱着茶壶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

    “门在那呢,好走不送?!崩詈涂吹角乩贤肥掷锞筒淮蛞淮?。

    秦老头甜滋滋的撮一口茶道,“你小子是越来越小气了?!?br />
    “哎呦,大气?咱俩大哥别说二哥,半斤八两?!倍杂谇乩贤返男∑潭?,李和早就有领教。

    “你们家最近动静挺大的?卡车一辆接着一辆?!?br />
    “什么意思?”李和一愣。

    秦老头不在意的摆摆手,“没什么事,反正你小子运气真好,走哪都有人给你擦屁股?!?br />
    “私人收藏不犯法吧?再说,我可没倒卖文物?!崩詈鸵坏愣疾辉谝?,果然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不过他倒是很笃定,因为他的东西都是私藏,非国有馆藏珍贵文物也不是出土文物,来源都是光明正大的。

    “不犯法,不犯法?!鼻乩贤沸呛堑木倨鹱约旱牟韬?,一边看一边道,“真是好茶壶,知道这茶壶现在在香港起拍是多少钱吗?”

    李和道,“五六十万有的?!?br />
    “后悔没有?”

    “你还能还给我不成?”

    秦老头摇头,“那就是做梦了,到我手里的东西,没再出去的道理?!?br />
    “那不就得了,又没后悔药卖?!?br />
    秦老头从口袋掏出一个扳指,递给李和道,“拿着,不让你吃亏?!?br />
    “什么意思?”李和反而搞不明白了。

    秦老头正色道,“你以为我是想占你便宜?只是手里一只没合适东西和你换,这个扳指是前几天在潘家园碰到的,不错,跟你这个茶壶不相上下?!?br />
    “你认为我就差这点东西?”李和没接,虽然扳指的成色看起来不错,但是他还是有点看不上眼,他收藏的极品玉石多的是。

    “真不要?”

    “不要,你自己留着玩吧?!崩詈桶蜒跗玫牡缭床迳?,见里面的鱼活跃了起来,立马就很高兴。

    “哎,你是看不上,不急,等我遇到好的了,我再给你?!卑庵咐詈筒唤?,秦老头又放回自己口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