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老二!”何芳气的拍了李和一巴掌,“你真是好样的!”

    “嘿嘿,别生气?!崩詈土⒙硇α诚喽?,搓着何芳的小手,嬉皮笑脸的道,“你看我皮糙肉厚的,别给你打疼了?!?br />
    “都没你皮厚!”何芳本来紧绷绷的脸,立马就忍不住笑了。

    “你看看,笑着才好看呢?!崩詈妥孕藕逑备净故怯刑茁返?。

    “少卖乖,我告诉你啊,以后你自己邋遢我就不管了,让孩子和你学,我非和你没完?!焙畏蓟匚菹戳烁隽?,简单的描眉后,拎着小包出来道,“我走了,把孩子看好?!?br />
    “闺女哭咋办?”对于小闺女李和没辙,虽然平常也给他一点面子,不怎么哭闹,但是醒来第一件事都是要看到妈妈的,这么小就认人了,还认得清楚的很。

    何芳道,“我妈在龙子那,等会就回来了,你先在家等着吧?!?br />
    “喂...”李和还要继续说话,何芳已经开车跑掉了。

    何芳对名校的执着劲,很让他佩服,他很庆幸好歹有点家底,终于不会为学区房而苦恼了,最不差的就是房子,要不然他家这娘们非加入炒学区房的大军不可,智商非蹭蹭地往下直线掉。

    家里有两个孩子,他睡不得午觉,拉着儿子爷俩对着家里的水缸看。

    “这鱼谁给的?”

    水缸里原本只有那么两条有数的野生金龙,现在回来一看,居然有6条,全在水缸里扑腾,莫名其妙的的多了4条出来,且都是大金龙,一条少说也有二斤重,最大的那条,他用手一掂量,也有七八斤。

    他很肯定,他家的金龙没有产国卵,即使是产卵了,也不会长的这么快。

    再说,完全不是一个品种??!

    “光头...”李览脆生生的答话,还把手指放在水缸里逗鱼。

    “什么乱七八糟的?!崩詈兔惶罾浪档氖裁匆馑?,以为他要理发,“是不是要去剪光头,老子带你去剃?”

    李览摇头。

    “姐夫,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焙瘟窃谒赘翱?,指着最大的那一条道,“这家伙真肥,每天买小鱼喂,它抢的最厉害?!?br />
    “刚刚到家,这鱼你买的?哟,这是嫂子吧?”吴春强一家子也来了,旁边还有一个妇女,李和指着一把椅子道,“你自己坐,别客气?!?br />
    吴春强摆摆手道,“不坐了,龙子哪有本事买到这么大的鱼,有钱都没地方买,是人家送给你的,咱俩都天天来喂的?!?br />
    “谁送的?”李和也没听说谁送他鱼了。

    何龙道,“北极寺的那个和尚?!?br />
    “原来是博师傅?!崩詈椭沼诿靼桌罾栏詹呕暗囊馑剂?,但是还是有点好奇,“他从哪里来的?”

    何龙道,“北极寺在做文物?;な裁吹?,重新搞装修,这个就是从他们后院池里面捞出来的,说本来是***里面的鱼,当初民国大总统冯国璋卖出来的?!?br />
    “真的假的?”冯国璋卖鱼这段子李和听过,真假倒是无从考证。

    袁世凯死后,北洋政权四分五裂,换总统比换衣服还勤,总统也就成了临时工。

    张勋复辟失败后,冯国璋当上了代理总统,他入住***以后,看到了里面成群成群的鱼,据说里面的鱼都是历朝紫禁城之主放养的,最大的鱼有好几百斤,已经有上百年了。

    他灵光一闪,发现了一个天大的商机!

    他将***里的鱼全部卖给了鱼贩子!

    一时间,北京城内到处都在叫卖“总统鱼”,而且价格不菲。

    数日之内金水河里的鱼就被抢购一空。

    时人戏称:“宰相东陵伐木,元首南海卖鱼?!?br />
    冯国璋将这批鱼一共卖了八万块,闹出了明清以来最大的笑话。

    吴春强道,“这也是那个送鱼过来的小和尚说的?!?br />
    “那大概就是了?!崩詈偷愕阃?,博和尚大概是不会骗人的。他对何龙道,“下午要是没事陪我去买个大鱼缸,这个水缸还是有点小了?!?br />
    “成,我去吧,你好好睡个觉,反正我现在也没什么事?!焙瘟砭妥?。

    “哎,等下,拿钱给你?!崩詈统瘟?。

    “我身上有?!焙瘟沓雒啪筒患白恿?,只能听见车子启动的声音。

    李和问,“何龙买车了?”

    吴春燕在一旁笑着道,“他本来想买车来着,大姐说他乱花钱,就没让他买,把你家的那个面包车给他开了。他天天开着跟宝贝一样,我还说呢,不如买呢,再爱惜再爱惜都不是自己家的,开坏了姐夫就没得开了?!?br />
    李和道,“有驾照就好,让他开吧,家里还有两辆车呢?!?br />
    给何龙也好,省的何芳说家里三辆车浪费。

    “死孩子一点到晚挺会折腾?!焙卫咸磐限?。

    “婶子,我先去睡会?!崩詈腿嗳嘌劬?,有点撑不住。

    “那你去吧,孩子醒了有我呢?!袄咸踩袄詈腿バ菹?。

    李和回屋这一睡,直接睡到下午三点多钟。

    他醒来睁开眼看到的就是在书桌上写写抄抄的何芳。

    “媳妇,过来,让老公看看?!?br />
    “睡你觉?!焙畏纪芬裁惶?,没功夫搭理他。

    “老婆,你越来越漂亮了?!崩詈推鹕泶铀澈蠊?,两只手也不老实。

    “过去,我给儿子填入学表格呢?!焙畏剂扯己炝?。

    李和笑呵呵的道,“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女人不注意培养气质,多读些书,充实内在美,老爱保养肌肤,把时间花在肤浅的外在美上?像我老婆这样子有气质的真没有?!?br />
    “那是因为男人大多肤浅,却很少是瞎子?!焙畏纪蝗凰低?,直接怔住了,直勾勾的盯着李和。

    “看吗?”李和被瞅的发毛。

    何芳冷笑道,“李老二,你从实招来,是不是干了对不起我的事了!”

    “什么跟什么?我对你好也有错??!”李和冷汗直冒。

    “少给我灌**汤,你什么性子我不清楚?你老老实实的说,你从回来之后说的好话是不是比咱们结婚这么多年说的都多!”何芳说话阴嗖嗖的。

    “喂,你说这话就没意思了!”李和义正言辞的道,“我对你的心可是天地可鉴!”

    他不再给她说话的机会,直接吻了过去。

    男女之间没有什么事是一炮解决不了的,如果一炮解决不了那就两炮,两炮还不行的话,去医院检查一下吧。不是方法不对,是不会睡,要么就是设备报废。

    “老公,我爱你!”

    “媳妇,我也爱你!”李和全身软绵绵的就好像被人给掏空了一样,又有一种就算死了也值的痛快感,那种灵魂出窍般的感觉非同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