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推脱的事情还是尽量推脱,他不愿意多掺合。

    当第一百辆新车下线的时候,宝马汽车的新车发布会如期进行,除了省市领导,自然还有广告公司花钱请来的各路记者,声势浩大。

    只是,令所有人感觉很意外的是居然有这么多来自全国各地的经销商,虽然经销广告是全国散发的,但是本着的是普遍撒网重点逮鱼的目的。

    按照他们原本的预想,他们是新的车企,能来七八家就不错的了,却没有想到一下子会来七八十家。

    不过,这些经销商的态度就不是那么让人愉快,都是来自各地财大气粗、实力雄厚的汽车贸易公司和机电公司。

    这些处长和科长们手里捏着烟,在崭新的汽车展示大厅里把车帮子踢的梆梆响,然后满意的点点头。

    仰勇满脸不高兴,但是一听说对方居然下单,恨不得就当亲爹供着了,一点儿也没脾气。

    “真能汽车贷款?”一个小眼睛的大胖子背着手朝着仰勇问。

    仰勇道,“我们是和通商银行合作的,他们的实力各位是清楚的,绝对是没问题?!?br />
    胖子道,“那就没问题?!?br />
    李和冷眼在旁边看着,也没说什么,反正先让这帮人嚣张嚣张,因为他知道,汽车经销市场早晚是四儿子的天下。

    何况,这些经销商还是奔着宝马汽车在国内首创的汽车贷款政策来的。

    果然,这次媒体也是把宝马小康微卡的宣传重点全部放在了其汽车贷款模式上,完全就是忽略了微卡的性能和突出表现。

    这不经都让所有人都有点气结。

    但是,该做的还是要做。

    虽然目前的生产能力有限,广告还是要做的。李和大手一挥,刷墙体广告去!

    城郊结合部主干道刷墙广告,简单粗暴够硬,但效果好啊,成本低、渗透力强。所以,刷墙这种事,不但卖保健品和饲料的喜欢,连汽车、手机的也喜欢。

    广告词是李和亲自写的,写出来的时候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小康汽车好,下海经商是个宝?!?br />
    “小卡车买的好,媳妇不乱跑?!?br />
    “小康汽车买的对,老婆才能搂着睡?!?br />
    “小康汽车房买的好,媳妇娶得比别人好?!?br />
    “小康你都有,全村跟你走!”

    “宝马小康汽车好,山沟沟里随便跑?!?br />
    “我劝天公重抖擞,买辆小康吼一吼?!?br />
    “卖给城里人加价,卖给乡亲们打折?!?br />
    “打工不如玩小康,又能挣钱又能养家!”

    “东方吹,战鼓擂,我开小康我怕谁!”

    “小康汽车,0元0首付!”

    “没钱买车不要急,宝马小康帮助你!”

    “......”

    大家看着一百多条广告词,不知道是该敬佩还是该哭,反正就是一个字,俗!

    两个字,跌份!

    仰勇哭丧着脸道,“李先生,这样会不会太儿戏了?“

    “若想要广告传播到三四线乃至四五线城市,乃至县城、农村中,就必须得接当地的地气。咱们也走农村包围城市?!崩詈投宰约旱谋硐趾苈?。

    所谓接地气的好广告,就该这样简单粗暴!

    “得!”仰勇咬牙还是执行了,就先在江浙沪三地刷!

    让谁都没想到的的是,这广告的效果出奇的好得不得了!

    宝马汽车线日产量达到了250台,但是依然供不应求。

    不管是客户还是汽车经销商,还是其它公司,甚至是媒体,都被刷墙广告彻底征服了。

    于是,思考了一下,这刷墙技术到底哪家强?

    宝马小康!

    因此仿照宝马的广告词层出不穷,没有最污,只有更污,

    宝马汽车欣欣向荣的态势,李和看着非常满意,他呆在这里的意义已经不大,还是需要回去了,开学了,他得跟着媳妇孩子北上。

    临走前,他千嘱咐万交代,宝马汽车针对的还是轿车市场,一定要努力开发出自己的轿车平台。

    回去的时候,他是从笕桥机场坐的飞机,这原本是一座军用机场,只是在1971年的时候为了保证尼克松能顺利访华,扩建了笕桥机场,将原来2200米的跑道加长、加厚,新建候机楼,扩建?;?,修建杭笕公路,成了真正意义的民航机场,可以停波音这样的大型飞机。

    到家门口,发现那只杜高犬也被何芳带回来了,李览正扯着它的尾巴一起转圈子。

    “你妈呢?”李和把李览的手拍掉,然后用李览衣服袖子给他擦掉鼻涕。

    “哪呢!”李览手一指院子。

    “我的娘咧!”李和听不得李览这口大渣子味,想不到在南方过了那么长时间也没一点改变。

    “回来了,吃饭没有?”何芳在院子里抱着李怡喂牛奶。

    “哪里顾得上吃?!崩詈鸵庸肱?,“来,爸爸亲一个?!?br />
    “一边去,你洗完澡再说,我先给她哄睡着,给你弄吃的?!焙畏及雅D唐孔邮樟?,把李怡在怀里哄了一会,就把她放进了窝筐。

    说完,还是照例先给李和把茶泡好才去了厨房。

    李和在椅子上喝了一会茶,就起身洗了澡。

    洗完澡之后,何芳的菜也端了上来。

    “想老公没有?”李和搂着她的脖子调戏道,“摇头什么意思?太没良心了吧?!?br />
    “孩子在呢,手老实一点?!焙畏家涣辰啃?。

    “我可是在走深入裙中路线?!崩詈托睦锉纠淳脱餮?,他发现他现在都快成泰迪了,看到女人都禁不住。

    “没个正经?!焙畏及芽曜哟?,“你赶紧吃饭,吃完饭在家看孩子,我出给老大安排学校?!?br />
    “安排什么学校?棉花胡同上的好好的,干嘛还安排?”李和好奇的问。

    何芳没好气的道,“你一点都不关心孩子,他开学都上一年级了?!?br />
    “棉花胡同有小学啊?!?br />
    “那也不是最好的小学,我托人给安排到八一学校?!焙畏妓档睦硭比?。

    李和无奈的摇摇头,“那离家更不近了,折腾这些干嘛?他才小学,有这些必要吗?”

    “很有必要!你别管,我安排就是?!焙畏颊酒鹕硗蝗环⑾至死罾佬淇谏系谋翘?,啪啪打了他一屁股,“妈妈怎么跟你说的?讲不讲卫生了?”

    李览委屈的朝他老子一指,李和迅速低了头,吃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