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局在乘客中做了一点安抚之后,就向着仰勇这边过来,“茅市长说过好几次,你们宝马集团能来我们这,不能让你们受委屈,我们也是紧紧围绕市委政府的工作部署,积极为全市重点项目建设保驾护航,同时拓宽渠道全力推进招商引资工作,为全市经济建设贡献力量?!?br />
    “谢谢了,牛局,有时间我请你吃饭?!毖鲇伦白骱芨屑さ难?,然后指着张兵道,“这是我一个朋友,张兵?!?br />
    “你好,朋友?!迸>种鞫帐?。

    “你好,张兵?!闭疟怖趾呛堑幕赜?。

    牛局不经意的看了看张兵,笑着道,“兄弟,部队里出来的?”

    仰勇夸赞道,“牛局好眼力,这都能看得出来?”

    牛局指着仰勇的胳膊道,“怎么看不出来,你看他胳膊肘,都是老茧,还比胳膊黑,肯定是练扑坑练的。要是武术学校学散打或者套路的,顶多就是一些好看的腱子肉,一个人拼三个肯定不是对手?!?br />
    在乘客中做笔录,他很惊讶于瘦瘦小小的张兵能放倒三个大高个。

    张兵道,“牛局好眼力,你也是部队上退下来的?!?br />
    “对,对?!迸>止笮?,“不过没你这能耐,训练一荒废就不行,跑个步都喘气?!?br />
    三个人闲聊了一会,仰勇见李和没有碰面的意思,也就没有再做多余的介绍,径直和牛局告别。

    大家重新上路出发,虽然雨还是在下,可是已经不妨碍视线,开车能提前规避坑坑洼洼。

    到达宝马汽车公司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钟。

    仰勇要给李和在市区开个酒店的房间,李和拒绝了,为了方便起见,还是住在厂子附近的酒店就好。对于住宿环境,他其实没有太多要求,唯一的要求就是干净,要是逼到份,条件差的他也愿意住。

    在宾馆洗了个澡,换了衣服,衬衫领带、皮鞋,全是焕然一新。他现在大概接受了何芳的意见,在工作场合,很少有邋遢的样子。

    因为何芳和他说,他都这么随便,他手底下会不会有样学样,他深以为然。

    不过一般场合里,他还是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他刚一出房间,仰勇就道,“已经安排了晚餐,先吃一点吧?!?br />
    “肯定的?!崩詈兔亲?,空旷的很。

    进了餐厅,发现陡然多了不少人。

    见李和进来,大家纷纷起身。

    仰勇一个个开始介绍,先是指着一个白发老人道,“李先生,这是陈祖滔先生,他曾经全程参与苏联设计援建一汽,后来国家决定组建二汽,他作为五人筹备小组成员出任二汽总工程师,又先后参加川汽、北汽、南汽、济汽、沈汽、北内、长拖等大型项目的规划设计等工作。后来又参加筹建中国汽车工业公司,历任总工程师、副总经理、总经理。是从中国汽车工业联合会理事长的位置上退下来的。现在是国家科委专职委员,陈老先生始终关注中国汽车工业的发展,我们一聘请,陈老先生就不顾身体,愿意来出任宝马汽车的总工程师?!?br />
    话说的客气,总归是没错的,实际上他当初为了聘请这位老先生,可是不知道费了多少力气。

    为啥?

    就是因为他们是私企,私企开汽车公司不是开玩笑吗?

    直到后来宝马汽车搬来了阿罗汽车、dartz汽车的设备和研发资料、技术图纸的时候,这位老先生才愿意过来看一看。

    结果一来,就走不动了,这家私企要技术要技术,要设备有设备,要资金有资金,简直不知道比其它厂家要高明到哪里去!

    “陈老师,你坐,辛苦你了?!袄詈蜕偌目推?,弯着腰,俯身把这位老先生扶到椅子上。

    “客气,客气?!背伦嫣仙砹坎桓?,满头白发,七十来岁,但是精神头看着还不错。

    得到这样的恭敬,也让他很满意。

    仰勇又用英语指着一个高鼻梁的老外道,“这是原阿罗汽车的总工程师卢多维克先生,现任宝马汽车工程研究员院长?!?br />
    “你好,卢多维克先生?!崩詈托ψ磐飧隼贤纷游帐?,他挺赞赏仰勇这套以夷制夷的管理方式,宝马汽车的研发和工程师大多来自前苏联地区,让卢多维克来管理是再合适不过。

    “你好,我在乌克兰的时候就见过你?!甭辔烁鲎雍芨?,但是因为上了年龄,腰板已经没有那么笔直。

    “很荣幸再次见到你?!崩詈驼婕遣坏昧?,对于老外,他多少有点脸盲。

    “这位是保尔先生,前高尔基动力所的主任,同时也是苏联科学院的科学家,现在是技术管理部总经理?!毖鲇掠种缸乓桓鲋心耆说闹心耆思绦樯?。

    凡是仰勇介绍的,李和都是一一的客气的跟着握手。

    饭桌上,李和端着啤酒用英语道,“感谢各位的加入,感谢各位对宝马汽车的贡献,这杯我先喝?!?br />
    为了迁就几个老外,他不得不用英语,反正在这里坐着的都会英语,甚至一部分人的俄语都很流利。

    “陈先生,我想问一下,我们目前汽车生产的工作进度怎么样?”酒过三巡,李和终于问起实质的问题。

    陈祖滔道,“我们之前的试制车你也看了,仰总说你不是太满意?”

    李和笑着道,“纯属是吹毛求疵,请不要介意?!?br />
    虽然宝马汽车不是一穷二白,一无所有,但是所有组建的团队却是崭新的,又没有自己的开发平台,开发新车的难度是可想而知的。

    这个阶段是一个不断迭代的过程,即同一件事情反复做好几遍的过程,但这又不是简单的重复,而是不断的有新的创意加入,新的市场,研发,制造的输入进来,再杂糅到一起的过程,每一次迭代都是对前一次工作的挑战,甚至是颠覆,一个迭代过程我们又称为一个学习周期。

    不同的零件在这个迭代工作当中根据自身的特点,完成开发的时间是不同的,这主要是为了匹配零件验证工作的时间,同时也是为了逐步降低系统开发的变数,如果把开发工作理解为盖楼,有一些零件相当于是地基,有一些相当于第一层,有一些是屋顶。如果在盖第一层的时候,地基还在没打完或者打错地方还要改动,上面的楼层就算是白盖了,统统的的要推翻重来。

    这不是简单的零部件组装和堆砌。

    陈祖滔道,“首先我们要肯定一点,这是一个成功的卡车造型。得益于阿罗汽车和dartz深厚的技术储备,从造型开发到产品开发,我们只用了三年的时间,这也给了整个团队调整航向的机会,当然随着时间的推移,可调整的范围是越来越窄,现在这款产品基本算是定型了?!?br />
    他清了清嗓子,继续道,“我们目前在做的就是产品验证工作,大概有三轮整车级别的集成验证工作,其余的零部件和子系统级别的验证也遵守这三个轮次,运行整车的验证测试规范,测试的内容每轮都有差别,发现的问题都是不一样的,这些问题被解决后在下一轮验证中会得到检验........”

    “谢谢,辛苦?!崩詈突顾闶潜冉下?。

    大家一起边喝酒边聊天,一直到晚上九十点钟。

    ps:求个票,谢谢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