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个胖子的钢管抡空,恼羞成怒,还没来得及继续挥,就被绕到身后的张兵夺了钢管,然后一脚踹下。

    这一脚张兵是下了十足力气的,直接把胖子踹个大马趴,正要起身又发现面前出现一双脚,正要抬头,立马发出杀猪一般的惨叫。

    “最恨你们这帮子不讲规矩的,好好的生意不做,出来捞偏门,真是出息啊?!毖鲇碌慕藕莺莸牟仍谂肿拥氖稚?,还把掉落在地上的钢管捡起来,狠狠的敲在对方的肩膀上,“别动,不然敲碎你脑壳子,王八犊子?!?br />
    说完又在脚上加重了力道,胖子的惨叫声更加的激烈。

    看到两个同伙没注意就被撂倒,剩下的一个小眼睛的司机忍不住的退后一步。

    “来啊,来啊,别跑?!闭疟⊙劬λ净惺?,示意他过来,“你手里有钢管你怕啥啊,胆子这么小,怎么混???瞅准了,这是我脑瓜子,朝着使劲砸,一定见彩?!?br />
    “你别过来!”小眼睛心里有点慌,浑身上下,数脸皮没色了。张兵进一步,他就跟着退一步。

    “妈的,真磨叽?!闭疟荒托暮退嗨?,一步并作两步,猛然冲过去,抓了他的手腕,把他的肘一转,夺了钢管。

    “啊,啊....大哥,你轻着点?!毙⊙劬Φ母觳脖慌さ纳?,额头直冒汗。

    张兵拿着钢管在他的脸上拍着道,“好笑,凭你这点能耐,也想混社会?记住了,混的好叫混,混不好叫混混。你别是缺心眼儿吧!”

    在旁边看热闹的人一齐哄笑。

    “你们等着!有你们好受的!”板寸头好不容易止住鼻血,可是依然不服输,趁着不注意,三两下拿出手提电话,令所有人意外的是,他居然报了警。

    “你有种?!毖鲇卤ё鸥觳怖至?。

    两辆老式三轮军用摩托车而来,人群自动让开一条路,下来二个警察,走在最前面的那名警察有些滑稽,身材高大,但是眼睛贼小,一进来没有急着说话,在周边看了一遍,第一个看到的是在那懒洋洋抱着茶壶的李和。

    然后视线阴森森地在张兵和司机的身上转来转去,半天才懒洋洋地问道:“报警的,那个…那个谁???”

    “我....”板寸头往警察身前一凑,高兴的指着张兵和仰勇道,“曾公安,他们打人!你看看,我这鼻血,我还有两个同伴在他们手里呢?!?br />
    “??!救命??!”被张兵用脚压在地上的小眼睛司机拼命的发出呼救。

    “曾公安!快点救我??!我的手断了!”被仰勇踩着的胖子看到警察,简直见到了救星一般,也是急忙的跟着扯着嗓子喊。

    曾公安很威严的看了看张兵和仰勇,“快放手!太猖狂了你们!”

    张兵和仰勇看了看李和,然后齐齐的收了脚。

    仰勇不等警察询问,便从头至尾将整件事情说了一遍。

    “就这点小事,吃饱了撑的,跟你们有什么关系?”曾公安冷笑道,“你们没有坐他们的车,是你们该管的吗?”

    “公安同志,这些人明目张胆的的宰客行为,严重影响了本市的社会和谐局面,不利于本市的招商引资和经济发展,作为一名公民我们应该阻止这种行为?!毖鲇轮遄琶纪?,语气也生硬起来,“同时,这也是你们公安的责任?!?br />
    周围顿时传来一阵附和声,公安顿时一愣,“你什么东西?公安怎么执法需要向你交代吗…”

    那个板寸头司机也在旁边大声叫道,“你血口喷人,什么叫违法犯罪行为?你们有意制造事端!你马勒....”

    他话音未落,啪的一声响,半边脸胖了起来,迎来的是张兵那凌厉冰寒的眼神,一而再再而三的爆粗口,张兵怒从心起,甩了他一个大嘴巴。

    那司机被张兵突兀的凶神恶煞吓得倒退了一步,捂着半边脸,向二位警员叫嚣,“公安同志,你们看到了,这人当着警察的面还敢打人…太不把你们放在眼里了!”

    又指着张兵手里的钢管道,“他们这是持械拦路抢劫!还有蓄意伤害!”

    曾公安笑眯眯的看着张兵和仰勇,不信这几个外地人他就治不了。

    想到这里,他冷冷的哼了一声,“抢劫?蓄意伤害……嘿嘿,严重??!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有什么话咱们回局子里再说?!?br />
    仰勇朝着人群的后面看了看,然后大声喊道,“牛局,你再不来,我可真要冤枉死了!你赶紧说句公道话吧!”

    “我看谁敢!”从人群后面又走出来七八个公安,为首的是一个高个子中年人,他对仰勇握手道,“让你受委屈了啊,仰总。我们一直在后面,看到前面有我们的同事在处理,以为会没问题,就没出来,想不到会是这个样子?!?br />
    仰勇道,“我以为你要等到我真进局子的时候呢。不过你来了就是最好了?!?br />
    “牛局,你好?!痹惨涣尘?。

    牛局问,“哪个派出所的?”

    曾公安啪嗒一下立正,“报告!是下塘!”

    “哦,回去再算?!迸>殖拍侨鏊净?,“市公安局刚接到举报,有严重的宰客甩客行为,行径十分恶劣,叫很多人对此也是敢怒不敢言。耽搁大家一点时间,还请见谅,要是还有其他遭遇宰客的乘客,可以到这边来跟我们反应情况,我们一定会严厉处置?!?br />
    不少公安已经拿出小本子到乘客中间做笔录。

    “公安同志,绝对是误会,”板寸头吓得慌了,不过他还在死撑,坚决不服,喊屈道,“我们可都是奉公守法的!受害人是我们,你看看我这身上的血!”

    “统统带回局里?!迸>殖げ缓退麊?。

    “我们怎么办???”

    “对啊,不能把司机抓走了,我们都是交了票钱的?!?br />
    “.....”

    乘客中议论纷纷。

    牛局长的手往下按了按,道,“大家稍安勿躁,稍后我们会派县里客运站的车来接大家,一定做到妥善安置?!?br />
    “真的??!”

    “那要等多长时间?”

    牛局道,“大家顶多等半小时,我们安排的客车马上就过来?!?br />
    人群中稍微安定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