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李和美梦还是没有坐成,车子从G320下来走的是沪杭公路,路过海宁下起磅礴大雨。

    大雨从空中黑黑的乌云中砸的下来,砸的车子梆梆响,雨刮器再怎么努力也扫不清瀑布似得淌下来的雨水,已经没多大作用了,视线一片模糊。

    更糟糕的是车子掉进了坑里,车轱辘一个劲的在水泥坑里面打转就是死活不出来。

    “真想让人死??!”李和望着黑乎乎的一片天,只想骂娘!

    “李先生,你来掌方向盘,我们下去推车?!毖鲇碌热硕纪压饬艘路?,只留了一个裤衩子,准备冒雨下去推车。

    “我下去吧?!崩詈桶焉弦鲁纳酪煌?,比仰勇先一步下了车,“这路真是让人纠结?!?br />
    历史时期沪杭间的交通往来以水路运输为主,及至近代沪杭铁路的修筑,改变了这一状况,水运也增加了轮船运输。

    铁路与水路两种运输方式各有优劣,传统水运利用天然水道,但在速率、运输条件和运力方面远比不上陆运。

    所以沪杭公路1925年开始修筑,分别从沪境和浙境两地同时动工,在1932年正式开通,报业巨擘、《申报》总经理史量才在这条公路上被人刺杀的。

    但是毕竟年代久远,历年只是修修补补,路上坑坑洼洼处还是极多。

    但是他仍然很想吐槽的是两地居然没有直飞航线,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

    “我找了几块砖,大家一起使劲,我给塞进去?!倍圃诖蠓绱笥曛谐蹲派っ藕?。

    四个人冒着雨在车屁股后面合力推,折腾有二十来分钟,车轮胎还是在泥浆里原地打转,好不容易着一点力,又速度的滑下来,垫下的砖块毫无用处。

    “拉手刹,轰油门?!崩詈湍ㄈザ钔飞系挠晁宰叛鲇潞?,但是仰勇试了好几次都不成功,“二把刀啊,这是。老董,你去,把他换下来?!?br />
    对于仰勇的开车水平,李和还是不敢恭维,还得要董浩这种老司机上。

    董浩二话不说走到驾驶位边,冲仰勇招招手,把他换了下来。仰勇只能无奈的下了车,跟着大家一起推。

    “老董,手刹轻拉着点?!崩詈统平淮?,跑到车屁股后面大声道,“我喊123,大家一起?!?br />
    “1....2...3..”

    车屁股黑烟直窜,突然大家感觉手上一松,车子终于从泥坑里挣脱了出来。

    李和长出一口气,用雨水把手上和脚上的泥巴冲洗干净,才重新上车。

    李和一边用干衣服擦身子一边道,“前面有没有什么旅馆或者饭店之类的,找个地方,我们休息一会,这路还是不能走,雨大,开车也不安全?!?br />
    仰勇道,“有的,老董,你往前面路口左拐,有个饭店,我们进去歇歇脚?!?br />
    董浩点点头,依照仰勇指路,找到了一家饭店。

    看来有不少和李和等人想法是一致的,门口停了不少的大车小车,小小的饭店根本装不住这么多人,许多人来迟一步,都在屋檐底下,或者干脆坐在车上。

    李和同样穿着裤衩子拖鞋站在屋檐底下,屋檐是用雨布延伸出来的,时不时的还会漏几滴雨出来,他抽着烟还要注意别被浇灭了。

    仰勇道,“我跟饭店老板说了,让他腾个地方出来,你休息一会?!?br />
    李和摆摆手,“没那么娇气,我们就在这等着,等雨停就走。哦,对了,让老板熬点生姜汤,大家都喝一点,别整感冒了?!?br />
    感觉有点凉,他把搭在肩膀上的衬衫也穿上了。

    仰勇给他找了一把椅子,重新泡了一壶茶,他就靠在墙上迷迷糊糊的,一直等到只剩下淅淅沥沥的小雨,但是天色还是那么的暗。

    “才二点钟?”看看手表,李和诧异,从天色上以为至少要快到晚上了。

    “你没睡多长时间?!毖鲇掠指詈托韬?。

    李和点点头,“谢谢,我们现在走吧?!?br />
    大家站起身准备重新出发。

    一辆中巴客车的乘客与司机发生争执,乘客要上车,司机不准上车,僵持不下。

    “喂,怎么还要给票钱???”一些乘客埋怨起来。

    “我们身上就带了这么多钱....”

    “说好的,二十块的....”

    有乘客满脸惶恐。

    “你们给的是上一辆车的钱,我这辆车你们可没有给钱!不给钱,你们就留在这里....”司机一脸的蛮横。

    “哎,这怎么办哦,要不你把我送到,我儿子来接我,让他给你钱好不好?”僵持了十来分钟,一个穿着老粗布,满头白发的老太太熬不住,先乞求了起来,她弓着腰从口袋掏出一个手绢,打开后给伸到司机面前,“你看看,你看看,我是真没钱,家里的茶叶只卖了二十一块钱,给掉二十五毛的车费,剩下五毛钱?!?br />
    “去,去,去?!彼净话迅目?,鸡零狗碎的一毛两毛,他是明显看不上。

    老太太被拍的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但是不可避免的是,她一直挎在胳膊上的篮子却掉在了地上,从篮子里流出来黄色和白色相间的液体,里面的鸡蛋碎了。

    “这是给做月子吃的?!崩咸苯舆肿炜蘖?。

    李和冷眼看着堵在中巴客车门口的那几个人高马大的司机。

    两方的口音都很重,他听的似懂非懂,尽管听不真切,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最平常不过的宰客行为。

    只看车牌就知道了,好好的车牌油光发亮,肯定是擦了油撒了土,只是被雨水冲掉土后,只剩下油了,要不然肯定看不清车牌,这些个体车或个人承包的长途车是靠甩客为生的。

    这年头不管是坐车还是坐船,遇到的概率都很大。相对于甩客、宰客,倒客的都还算讲良心了,毕竟能把你送到目的地。

    仰勇道,“听口音是溧阳那边过来的,跟我们口音差不多?!?br />
    他自己是江阴的,两地相聚不远,他能听得懂。

    董浩道,“应该是你们那边的,车牌是常州的?!?br />
    李和笑着道,“那就是了,这年头简直是什么都不安生?!?br />
    仰勇道,“这些乘客是跟着前一辆车来的,钱已经给了,可是到这里之后,前一辆车把他们给卖现在这辆车,然后就走了。这辆车还要继续收钱,乘客肯定不乐意?!?br />
    李和冷笑道,“都是惯用伎俩,两辆车串通在一起的,无非是想多宰一点钱罢了?!?br />
    说完又朝张兵努了努嘴。

    “看我的?!闭疟嵋?,一直拿在他手里的可乐罐子直接朝着那个说话嗓门最大的司机扔过去。

    他扔飞刀准,没道理扔不准罐子,那个罐子直来直去的在那个司机的脑门上蹦跶了一下,啪嗒掉在地上。

    这一下,刚才乱糟糟的场面,一下子安静,所有人都把目光对准在张兵身上。

    李和重新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抱着茶壶。

    看热闹,他是认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