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熊吧,兄弟?!蹦歉鋈说?,“你的钱我不要,自己留着买烟抽吧。要不咱们商量一下,你跟我一起,咱们再往前面搞一个,一人一半,有钱一起赚,照不照?”

    “你才耶熊吧!兄弟?!崩詈桶诎谑值?,“你先把窨井盖给按好,不然我真报警,不开玩笑的?!?br />
    “按好?怎么按好?”那个人有点生气,觉得李和多管闲事不说,还小题大做。

    “就是怎么翘出来的,怎么给放回去,就这么简单?!崩詈痛叽俚?,“快点,不然等会来人了,就不好看,倒霉的是你?!?br />
    “遇到你才叫我倒霉,你不早点说,早点说我就不费事往车上弄了,真是害人不浅?!蹦歉鋈酥坏眯牟桓是椴辉傅陌疡烤谴尤殖道锇岢隼?,重新给放到井口,用钳子一压一台,严丝合缝。

    这次有董浩在一旁帮忙,他倒是轻松一点。

    “给,兄弟,拿着?!崩詈涂此丫诤虾?,笑着把钱递给了他。

    “不要,你这算怎么回事?!蹦歉鋈怂坪踉诙钠?,不接李和的钱。

    “这个要不?”李和丢给他一根烟。

    “谢了,好烟不抽才叫吃亏?!蹦歉鋈嗣仆烦檠?,“你逗我玩呢?”

    “怎么会逗你玩,是为你好,真被抓了,你才叫没地方哭?!崩詈托ψ盼?,“信阳哪的?”

    听口音,他能猜出大概地方。

    “你是阜南的?”那人抬起头,结果是他反问李和。

    李和点点头,“是的?!?br />
    “哦,我不是信阳的,我离你们不远,皋城的?!?br />
    “啥?”李和很惊诧居然不是荷兰的,“寿州的?”

    皋城只有寿州和他们口音差不多,除了这里他还真猜不到。

    只见那个人点点头,“嗯,咱俩真是老乡呢,你还这么拷搭人?!?br />
    “哦?!崩詈筒恢朗歉每藁故切?,如何是荷兰的,算他半个老乡,如果同样是皖北,真真的是他老乡了,“你好样的?!?br />
    几地都在淮河边,口音带差不差。

    “你和阿过不去搞哄?”

    “得,这钱你拿着吧,就当我是收破烂的,这井盖子我收了,这样行了吧?”李和还是要把钱给他。

    “收废品的都是你们阜阳的,捡破烂的也是你们阜阳的,十个有九个都是你们阜阳的?!蹦侨硕岳詈突故遣辉趺锤咝?,说话的态度不怎么好。

    讲道理,杀人父母有的时候还未必有断人财路招人恨呢。

    “对?!崩詈桶亚殖档某档嫦?,对这话没有否认,一般收破烂的是他们阜南的,收头发辫子的是太和的,专注楼房漏水还兼职算命摆卦的是利辛。

    其实各个省份出来的都差不多,亲戚朋友都是扎堆住,只要有一个人出头了,那么就会带着亲戚朋友做,或者亲戚朋友主动跟着投靠,形成抱团,以至于开始接触到某个行业,会发现这个行业都是这个地方的人。

    这种抱团,有时候影响力也不可小觑,在局部的地区,他们会对一个地方的行业甚至可能形成垄断。

    及至会形成一个刻板的印象,抚州的都是卖水果的,枣庄的都是做二手车的,寿州的都是做土方车的,徐州的都是做塔吊的,扬州的都是搞装修的,成都的开饭店的,莆田的都是卖药的,安溪都是卖茶的,青海的都是做拉面的.....

    “照吧,那我拿着了?!蹦歉鋈税牙詈腿档娴那贸隼捶沤俗约嚎诖?。

    李和摆摆手,“兄弟,那你走吧,不能再来了,我在这看着?!?br />
    他估计要不是自己这边有两个人,对方肯定是要跟他掐一架的。

    “你这个人真小心眼,又不是你自己家的?!北焕詈痛疗菩⌒乃?,那个人有点不高兴,登上三轮车晃晃悠悠的走了,不过没骑几步路,又回头喊道,“这几天暂住证查的严,不要乱跑?!?br />
    “慢走不送?!崩詈统遄潘谋秤盎邮?。随即一想,自己心真大,没被遣返回去,也是运气好。

    董浩道,“说句丢人话,我刚退伍那会,熬不住,差点都想那么干了,都想那电线给剪下来卖?!?br />
    “电线杆子幸亏是木头和水泥的,要不然都留不住?!崩詈臀弈蔚男π?,勤劳‘朴实’的中国人在追求美好生活的这条道路上是永不止步的,只要能开财源,一部分人还是愿意冒冒险的,道德底线可能就止步于不杀人放火。

    “我能跟你说我偷过生产队的地瓜?”

    董浩愣了愣,随即哈哈大笑。

    “饿的想死啊,还要什么脸,大不了被揍一顿,无所谓了?!?br />
    李和也笑的开心,有时候生活把人逼到一个份上,一点也不优雅,胆子和冒险精神都是被撑大的。

    回到酒店已经是凌晨四点钟,他是睡不着了,要是睡下,估计是起不来的。因为仰勇没有搞定包机,而只能坐火车了。

    他是无所谓的,他还没奢侈到需要包机,火车其实也是一样。

    他把电视机打开,还没喝上一壶茶,突然又觉得坐火车绝对不是舒服的事情。

    他拨通仰勇房间的电话。

    “李先生?”仰勇想不到李和会起来的这么早。

    “不坐火车了,我们开车,现在出发?!崩詈驮救衔凡缓米?,而改坐火车,但是现在改变注意了,再怎么样自己开车总比坐火车好。

    “那我现在过去?!?br />
    “那尽快,我们出发早一点?!狈愿劳?,李和就挂了电话。

    不一会儿,仰勇带着秘书进门来了。

    “李先生,你还有什么东西,让秘书给你收拾?!?br />
    李和道,“把我的包拎着就行了,没什么东西要收拾?!?br />
    他只把水壶拿着手里就先出了门。

    董浩和张兵也一边系着携带,一边等在电梯口。

    陈大地正好从电梯里出来,对仰勇道,“用我们酒店的车吧?!?br />
    仰勇道,“我们就是开车来的,两辆车够了,你不用操心?!?br />
    “哦,对了,我把这个忘了?!崩詈桶岩桓鍪帐昂凶哟影锬贸隼?,递给陈大地,“你娃出生,我还没表示呢,恭喜恭喜?!?br />
    “谢了?!背麓蟮孛煌拼?。

    上车以后,李和把水壶的水喝完,就道,“没事千万别叫醒我,我睡一觉?!?br />
    说完,就把鞋子脱了,直接躺在后座上睡着了。

    董浩看看张兵,“你到后面那辆车,我来开车?!?br />
    “一看你就是和李先生的,没睡觉,你坐副驾驶,我来开车?!毖鲇掳讯仆迫玫揭槐?,自己坐到驾驶位上开车。

    董浩和张兵无奈,只能依着。

    在莘松高速路上,一路平稳,李和睡的很香,可是车子一出浦江,他就被颠簸行了。

    仰勇道,“这边320高速就快通车了,通车了就好了?!?br />
    “奶奶个熊?!?br />
    李和不在乎,调整了下姿势继续睡。

    ps:大爷们,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