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友生又对着李和道,“老乡,真的不好意思,还要你破费,本来说好,我来请的。这个真是....跌相....”

    李和道,“来日方长,等我烦你的时候,你不躲着就行?!?br />
    “那不能,那不能?!背掠焉ψ诺?,“老乡,那你留个联系方式,以后咱们也方便联系?!?br />
    张兵见李和点头,也在纸头上写了联系方式,递给了陈友生。

    这一次陈友生仔细的看一遍,然后从口袋拿出电话小本,仔细的誊抄上,来回确认好几遍,保证没错之后,才把本子和纸条收好。

    李和笑笑,然后看了一眼陈大地,陈大地冲他挤了挤眼睛。

    吃好喝足,他亲自把几个人送出酒店。

    “常联系,有事就打我电话,能帮的一定尽力?!?br />
    陈友生道,“兄弟,回许昌,我地盘,遇到嗝意人的玩意,你吱声,别管他多邪性,全让他去求?!?br />
    在饭局上这么长时间,这会才露出土豪霸主的性情。

    李和握着手道,“一定,一定?!?br />
    他同样信服多个朋友多条路。

    他刚要回转身进酒店,却发现了一波记者朝这边蜂拥过来,不过听见的都是喊吴淑屏的名字。

    “吴小姐?!?br />
    “吴经理?!?br />
    还没接近吴淑屏,摄像机就咔咔的过来了。

    “快走?!崩詈痛叽僬疟投?,很不仗义的把吴淑屏一个人留在了这里。

    他讨厌上新闻,但是不代表金鹿大厦不需要上新闻,知名度和广告还是需要打一打的,他不方便出面,那就只能让吴淑屏出来应对了。

    慢悠悠的进了酒店,路过陈大地身边,道,“让保安维持性次序,照顾好吴小姐?!?br />
    “已经安排了?!背麓蟮氐愕阃?,这些都不需要李和交代的,他们这里经常住进名人,应对记者早就有经验。

    这段时间的早报头版大篇幅刊登的都是金鹿大厦的动态,吴淑屏每天面对的都是各路记者,她现在连衣服都不敢乱穿,为了塑造李和安排的女强人角色,随时都把安全帽戴在头上,劳保鞋穿在脚上。

    裤子和衬衫,倒是无所谓,她都随自己的喜好,穿着白色短袖衫,蓝色牛仔裤。

    按李和的话说,这才是合格的社会主义的建设者,小资做派要不得。

    她面对记者侃侃而谈,希望记者们能帮助其宣传陆家嘴金融城的规划以及金鹿地产的远大计划和理想,但是记者们的宣传思路完全和她是不一样的。

    有几家报纸对着金鹿地产从国外引进的独立备用发电机组大书特书,宣称“金鹿大厦是全国唯一不会停电的地方”。

    全国能做到不停电的地方恐怕只有***。

    甚至对摩天大楼的亮化工程赞叹不已,彻夜不熄灯的金鹿大厦是镶嵌在浦东的一颗明珠。

    她简直有点哭笑不得。

    一边要随时接受采访,又要一边筹备大厦的落成仪式,她忙得脚不沾地,因为有许多重要领导出席,她简直不能有一点差错,比如简单的席位排列,哪怕秘书或者相关部门都已经安排好,可是为了保证万无一失,她都要再过滤一遍,斟酌上半天,实在不理解,她只能去找熟人请教。

    简直是不能有一点错处和马虎。

    她正在办公桌上奋笔疾书,却突然接到了市委办公厅的电话,对方只是告诉她是好事,却没有说具体。

    她一头雾水。

    可是当向她展示一副金鹿大厦的题词,再看到落款的签名,她是惊喜连连。

    这幅题词被复印之后,原件当天由特警押送放进了金鹿大厦的地下保管库。

    这座属于李和私人所有的地下保管库就位于金鹿大厦最深的地下5层,最深处深入到地下25米,与大厦一体浇筑而成,有2万多个保险箱和21间库房。

    库房的主门就有一吨多,厚度达20厘米,防火防爆防钻。

    这里主要的用处就是李和用来存放他的私人古玩字画、贵重金属、其他艺术品和企业档案等,所以他的私藏南下,已经排上日程,鉴于他和中铁的合作关系,已经包下了一整个专列。

    这里虽然比不了金库,也不敢吹说能经得住核弹攻击,但是在智能化和安全设计上绝对是国际一流的,毕竟他李老二是花的真金白银,心中滴血建出来的,尽管他不差钱。

    “好,好?!倍宰鸥从〖?,李和都是赞口不绝,心里乐的要开花,最高兴的还是他,‘金鹿大厦’简单的四个字题词很简单。

    可是最关键的就是落款,题词、题字,这不仅是个人爱好,更是一种身份的象征,是一种权力的嫁接,因为权力、地位具有的强势影响力,官场文化自有一套独立的评判准则。

    这个题字是这代表他所做的一切终于有了认可。

    这是护身符。

    “李先生,那这大厦的字牌?”吴淑屏第一件事就是想到金鹿大厦的字牌是否要变动。

    “用这个题字,一笔一划,原封不动?!崩詈拖攵济幌?,回答的毫不犹豫,哪怕是狐假虎威,他都要用上。许多单位为了沾光或者为了虚荣,都是想尽办法集字,而他,眼前有现成的,不用才叫傻。

    眼前,他有从容迈入新时代的的期望。

    “我这就去办?!蔽馐缙烈裁靼渍飧鎏獯实姆至?,哪怕前阶段请启功先生写就的书法,然后从国外进口LED,加班加点,前后花费四百多万做出来的发光字牌,也要报废。

    不过相对于眼前题词的影响力和长远的收益,这点钱简直是微不足道。

    天刚蒙蒙亮,习惯早起锻炼的人们已经三三两两结伴出现在城里的大街小巷,卖早点的店铺纷纷开门营业,许多人这个时候也出门奔波在上班的路上,若时间充裕,坐下来悠闲的吃根豆浆油条,顺便再看看报纸,也不失为一件乐事。

    而记者们却连吃早饭的功夫都没有,不约而同的赶在去金鹿大厦的路上,占据一个好位置,才有机会取得第一手消息。